翻页   夜间
希慕书斋 > 我在修仙界大器晚成 > 第625章 力压准神,成功取胜(4k2,求订阅)
 
第625章 力压准神,成功取胜(4k2,求订阅)

“此子身家竟如此丰厚?”

眼见卫图又祭出几件品质不俗的法器,正应付【五行婴】和【万擎山】的许孙伟,眉宇不禁紧皱,少了最初交手的一些从容。

以大欺小不算丑闻。

毕竟,修仙界以实力为尊。

更别说他和卫图又非同门,一者属于小寰宫,一者属于极山派。

但……以大欺小后,没能第一时间压过对方,反倒被对方占据了上风,这就是一件妥妥的丑闻了。

当然,他身上不是没有,能力压卫图的法器、神通,只不过这些法器、神通一经出手,无一例外都会证明他动了“真格”!

对战元婴后期,他这一个准化神强者动了“真格”,哪怕胜了,也不会获得太多的颜面。

换言之。

交战中,卫图这个弱者,只需对他全力出手,而他这个强者,考虑的就多了。

获胜过程中,需要尽量体面。

只是,就在他思虑之时,却见卫图祭完法器后,又袖袍一荡,祭出了诸多四阶符箓。

这些四阶符箓,闪烁着各色符光,密密麻麻的悬浮在空中,少说也有六七十张了。

看到这里,许万孙眉眼顿时一跳,知道自己对付一个四阶上品符师,刻意“藏拙”,有多么蠢了。

蚁多咬死象。

这些四阶符箓中,尽管多数只在四阶下品、四阶中品,但亦有一成以上,是在四阶上品,足可给他带来一定的死亡威胁。

不过对此,他并没有着急使出压箱底牌,而是突然爽朗一笑,气定神闲的说道:

“好!不错!很好!”

“许某在小寰宫的时候,就听说过卫殿主的鼎鼎大名了,现在一观,果然名不虚传。”

“名不虚传?”

卫图挑眉,心道这许万孙莫非有罢手的打算了?现在在强行挽尊?

但紧接着,随着其下一句话的道出,他彻底明白这位童尊者的大弟子在打什么打算了。

——其是以退为进,打算使出杀手锏,一战定乾坤了。不愿继续与他耗下去了。

“如若卫殿主,能接下许某三招,许某便就此罢手,放卫殿主和九皇女离开。”

这一刻,许万孙充满淡漠的话语,在闾丘一族的族地内,不断徘徊。

语罢,许万孙冷哼一声,准化神级法力透体而出,逼退来袭的【五行婴】、【万擎山】等诸法器,并让朝他飞袭而来的数十张符箓,在半空中微滞了一会。

下一瞬间。

只听许万孙道了一個“凝”字,他的袖袍便无风而荡,身上倏然浮现出了一个高愈百丈、气息骇人的金色巨人虚影,牢牢将他的法体包裹住了。

“法相?”

“化神法相?”

望此异景,闾丘一族族地内的众修,瞬间骇然无比,语气惊诧道。

他们看到这金色巨人的第一眼时,就有一种心脏被攥紧的窒息感,难以呼吸。

化神之威,非凡人可触!

“不,不是化神法相,是准化神境修士的半法相。这法相还是虚物,并非化神尊者的实物。”

这时,有见识不俗的修士,认出了许万孙法相的真伪,对身边的修士传音解释道。

“但不论是真法相,还是假法相。许万孙如此施为,无疑是打算真出手了。”

“卫供奉可不好应对了。”

除了一些好事者外,闾丘一族的一些族人和供奉堂的供奉亦有些忧心忡忡,担心卫图会在此战中落败的太惨。

他们虽不算卫图的至交好友,但在卫图于供奉堂任职的这些年,亦与卫图有一定交情了,算是朋友。

“第一招!”

许万孙衣袍翻飞,祭出“化神法相”的他与天神下凡无异,浑身的金光浓郁到了极致,宛如日星般璀璨。

他道出此话后,双手与法相一同掐诀,瞬间凝出一道飓风,席卷数百丈范围,向卫图的数十道符箓吹了过去。

卫图的这些攻击手段,他不施展“化神法相”的情况下,较难应对。

但有此化神法相后,这些手段,就如小孩玩弄一般了。

很快,在飓风的席卷之威下,除了卫图的一重金鼎符外,其余的符箓,尽皆在飓风内部被凌厉的劲风摧毁。

包括金鼎符,亦是灵光闪烁、明灭不定。

“定!”

见此,卫图连忙掐诀,彻底激发金鼎符的符力,挡住了这道飓风的残威。

在巨大的紫金巨鼎之下,席卷数百丈地域的恐怖飓风,逐渐消弭于无形。

“仅是简单法术,就有如此威力?”

“这就是化神之威!”

一招比拼完毕,卫图向后退了数百步,与许万孙拉开一定的距离,他眸光微闪,暗暗心惊道。

以他的瞳术造诣,适才不难看出,许万孙仅是掐诀,使出了一道名为“聚风术”的小法术。

要知道,如聚风术这等小法术,可是连练气修为都会的简易法术。

但现在,许万孙借“化神法相”使出这一门简易法术,其威力就比他的数十道四阶符箓还要强大。

这等对法术的威力加成,是他以前借《小北斗星神术》制造出来的“伪法相”,根本难以媲美的。

“不过,许万孙的法相,似乎只能施展出这种简易法术?”

惊讶于许万孙“化神法相”威力的时候,卫图也瞬间意识到了,许万孙这等准化神强者“化神法相”的缺点。

——难以施展更高级的法术。

不然,他可不会认为,这是许万孙撕破脸皮后,对他的故意仁慈。

“王叔,现在卫图符箓被毁,身上估计也没有后手了,是时候出面拦住许万孙了。”

同一时刻,闾丘一族的族地深处,闾丘夜明对闾丘人王急声提醒道。

他担心,许万孙下手没分量。

万一卫图今日折戟于此。

那么,闾丘一族势必要承受极山派的怒火。到那时,闾丘一族哪怕被童尊者庇护,不至于族灭,但他们几个领头之人,却绝对难以身免。

闾丘人王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听到此话后,他没有迟疑,当即瞬身赶往战场,准备拦住准备第二次出手的许万孙。

只是——

就在此刻。

他忽然瞅见了,从卫图袖中而出的,散发着骇然气息的两道紫色符箓。

“是刚才的金鼎符?不!是比那金鼎符更加强大的金鼎符……”

闾丘人王惊讶不已,他没想到,卫图手上竟有如此强横的保命底牌。

他不知道的是。

<div class="contentadv"> 这两道二重金鼎符,并非是他人赐给卫图的保命底牌,而是这十多年来,卫图自己亲手绘制而出的符箓。

不过,卫图身上也仅有这两道了。

这还是得益于朱宗主给他委派的,尽快绘制二重金鼎符成功的任务,让他得到了极山派符道资源的优先供给。

在众多符道资源之下,有一重金鼎符基础的他,绘制这二重金鼎符并非太过困难之事。

或者说,在传承有序的情况下,绘制二重金鼎符,可比绘制其他四阶顶阶符箓简单多了。

只不过——

卫图本来是不打算,暴露出他能绘制出二重金鼎符的这一件事,毕竟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太过高调不是好事。

但现在,相较于暴露其他灵宝,还是暴露他手上的这两道“二重金鼎符”还是更为划算一些。

……

在闾丘人王看到卫图手中“二重金鼎符”的瞬间,维持“化神法相”形态的许万孙亦第二次出手了。

这一次,不再是“聚风术”。

而是杀伤力更强的“木藤术”。

嗖!嗖!嗖!

刹那间,地面拔起无数粗壮藤木,宛如木龙一般,带着滚滚尘土,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卫图冲压了过去。

“疾!”卫图瞬身而动,以炼体修为撕裂包围而来的藤木,再以“咒鬼血遁”接近于许万孙,然后一翻右掌,取出早已准备好的二重金鼎符,骈指向许万孙飞射了过去。

“雕虫小技,不值一提。”

许万孙看到熟悉符箓,心中随即升起轻蔑想法,准备以周身的藤木,碾灭这两道符箓攻击。

但很快,他的脸色就不禁一变。

因为他从这两道符箓中,嗅出了远比先前金鼎符更强的符力气息。

嗡隆!嗡隆!

下一刻。

带着空气巨颤的声音,两道上百丈大小的紫金巨鼎从空而落,砸向了被“化神法相”所包裹的许万孙。

“四阶顶阶符箓?这卫图,身家怎会如此富裕?”

许万孙面色巨变,他堂堂的尊者弟子,手上都没有这等高阶符箓。

不过此刻,也不是他多想此事的时候,他连忙催动法力,把“木藤术”催生而出的藤木牵扯到身旁,用以抵挡这两尊“紫金巨鼎”。

此时,他不是没有手段,能抵挡卫图的这两道灵符攻击,而是他此前夸下了海口,要以三招解决卫图,不然就罢手放卫图和闾丘青凤离去。

所以,倘若他现今,再以其他手段,抵挡卫图的二重金鼎符,那么“三招”结束后,他就会被算作“落败”了。

许万孙赌,赌卫图除了这一压箱底的手段后,再无手段,能抵挡他的第三招攻击。

因此,他必须把这道攻击,拦在他的“第二招”之内。

片息后。

两尊紫金巨鼎终于落下。

珰啷!珰啷!

紫金巨鼎砸在“木藤术”的藤木上,顷刻间便把这些藤木砸成了齑粉,随后毫无阻碍的落在了许万孙的“化神法相”之上。

“嘶!”

许万孙闷哼一声,顿感自己此刻像是背了两座巨山,难以移动分毫。

他暗道自己有些大意了,两道四阶顶阶符箓,岂是他能轻易硬抗的?

“以化神法相,还能承受这紫金巨鼎十息压力,趁着这个机会,先解决卫图……待卫图认输后,随即再用神通,卸去这两尊符力巨鼎的压迫……”

许万孙心中定计,抬头寻找卫图的踪迹。

但这一看,他立刻吓了一跳。

无它,此刻的卫图,竟然手持【万擎山】,硬生生的踩在了一尊紫金巨鼎之上。

在此磅礴之力下,他本来还能硬抗的“法神法相”,立刻就有些灵光黯淡了。

“木盾术!”

见此,许万孙不再迟疑,连忙双手掐动法诀,使出了第三招——木盾术。

他知道一时的胜负和一辈子的道途比起来,谁更重要。

下一刻。

“化神法相”便凝聚厚实的苍绿木盾,牢牢抵住了两尊紫金巨鼎的压力,以及卫图的趁隙攻击,使“法相本体”不再进一步折损。

“本座输了。”

数息后,待紫金巨鼎消散,许万孙随即解开“化神法相”,他神色略显落寞,对卫图拱手一礼后,按照约定,让开了挡在卫图和闾丘青凤二人面前的道路。

他是化神尊者的弟子,有自己的骄傲。

他可以“以大欺小”,对卫图这个潜在敌人出手,但绝不能把自己说过的话当成屁,食言自肥。

看到许万孙如此守约,还在心存戒备的卫图,心里稍稍讶然了一下。

毕竟,他在道途中,可是见过不少不守誓言,“小事化大”的小人。

“许道友客气了,此战是卫某侥幸,以符道之利获胜。”

卫图也没有咄咄逼人,他随口道出这一句谦逊之词后,便带闾丘青凤离开了。

听到此言,许万孙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他看了一眼卫图的背影,一甩袖袍,化作一道遁光,消失不见了。

而在暗处,看到这一切的闾丘人王,并没有跳出来做和事佬。

这世间,虽说有“不打不相识”这句话。

但显然,不太适合今日的卫图、许万孙二人。

许万孙心胸虽非狭窄,但也绝非到了肚里能撑船的地步。

因为,此战过后,卫图是必然,要踩着许万孙的脑袋,而扬名归墟海修仙界的。

名利之争,最是残酷。

闾丘人王可不认为,自己有此本事,能让许万孙放下成见,与卫图交好。

这等事,一旦没做好,本来在场外的他,说不定亦会惹上腥臊,被许万孙所记恨上。

所以,在感应到许万孙的遁光已经离开了元君岛后,闾丘人王这才主动现身,向卫图和闾丘青凤的方向追了过去。

“卫殿主,卫殿主……”

“还请卫殿主留步。”

闾丘人王疾呼道。

今日一战,虽是卫图和许万孙的交手,但如他这明眼人,岂能看不出,其与“闾丘青凤”有莫大的关系。

因此,此战过后,去见卫图一面,几乎是他的势在必行之事了。

他可不想,让闾丘一族卷入极山派和小寰宫两大化神宗门的漩涡之中。

其外,此战之中,卫图使出的“二重金鼎符”也吸引了他的兴趣。

此等四阶顶阶符箓,可是堪比准化神强者的全力一击。

这一符箓,在化神宗门内,只能算是战争利器,但在闾丘一族内,绝对算是镇族之宝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