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希慕书斋 > 我的邻居叫柯南 > 第609章 全部有嫌疑,死者还真会拉仇恨值
 
第609章 全部有嫌疑,死者还真会拉仇恨值

“是声音啊!”平正辉自信的说道。

青木松闻言轻笑一声“这就奇怪了,你之前不是才说,强盗犯的声音并不特别吗?所以没什么印象吗?”

平正辉闻言立马解释道:“不是强盗犯的声音,我是刚才看见的啊,有个声音跟这位蒙面人先生一样的刑事声音一样。”

青木松继续问道:“能不能请你详细说说,在哪里遇到他的呢?”

“我记得应该是在这栋建筑里!应该不会猜错。况且我也不觉得我的朋友中,会有人和我开这样恶劣的玩笑。”平正辉解释道。

“话是这样说没错啦,他的确是我的手下。”青木松示意蒙面人揭下头罩“不过……这位齐藤刑事,可是刚刚才从警视厅赶到这里的,而且由始至终都没有参与进这个案子里。”

说到这里,青木松眼神锐利的看着平正辉“我再问你一遍,你是在哪里看到他的!”

平正辉闻言一愣,脸上得意的笑容,突然笑不出来了,额头挤出汗水“这个……”

“那我就再问你一次好了,你为什么会知道他不是那个强盗杀人犯呢?”青木松死死的盯着平正辉厉声问道。

“不是,是因为……”平正辉支支吾吾起来。

“另外,我也想请问你,在那个没有注明寄信人的箱子送到修休息室的时候,之所以敢那么大胆的去把它打开的理由。”目暮警部从另外一边走了过来,冷冷地看着平正辉。

“在那种情况下,竟然不做任何确认,就直接打开内容不明物体的礼物盒子,怎么想都很不合常理。除非,你可以肯定,不可能有什么危险的东西被送来,不可能有那种危险人物出现,这种肯定的把握……也就是说……”

“你已经抢先一步动手把人给杀掉了,就在提无津川沿岸的空仓库里!”青木松乘胜追击的说道。

平正辉闻言脸色大变!

青木松紧盯着平正辉继续说道:“杀死了那个连续强盗杀人犯!”

“什么意思?”平正辉看着青木松和目暮警部,强撑着怒气冲冲的说道:“你说我把那个强盗犯给杀了?我只不过是觉得在这一一个受到警方严密警戒的场所,强盗犯什么的就根本不可能来而已。

为什么你们会因为这个,说我杀了他!而且你们在怀疑我之前,不是应该先调查一下小丽觉说她没什么印象的那三个人才是对吗?”

“不,他们都是清白的。”青木松看向平正辉说道:“你可能不知道,他们三个人在婚礼开始之前,全部都曾经把担任替身的那位刑事误认为益户小姐。

如果当中有人是在杀害了谁之后抢走邀请函冒充身份的话,应该在行动开始之前,都会避开新娘才对,而不是主动上前打招呼。因为犯人根本就不知道他假冒的那个人物之前跟新娘聊过什么事情,贸然跟她说话未免太过冒险了。

况且他闯进新娘家抢劫的时候,还被听到声音,对方是不是记得自己声音的这件事,犯人自己根本就不可能知道。”

平正辉闻言眸光冰冷了不少,但还是在做垂死挣扎“那么,左手的无名指呢?他们三个都试着想要遮住它呀!”

“那只是单纯的巧合而已。”青木松嘴角扬起冷笑看向平正辉说道:“要是他们三个人之中真有谁是强盗杀人犯,而凶器菜刀上的指纹属于犯案时戴着手套的那个犯人的话,那也是犯案前沾到的指纹。

基本上那是由左手还是右手留下来的指纹一般人根本就记不起来。尤其是在紧张的时候,人对于细节的记忆往往会出现疏漏,也就是说,强盗杀人犯就算知道自己遗留了指纹,如果想要隐藏,应该两只手都隐藏才对。

倒是你,平先生,事发后你有机会从警方口中得知有关指纹的事,所以你就刻意伪装成左手拇指以及手腕骨折的样子,故意打上石膏的对吧!为了避免粗心留下指纹,以免被警方查到。

其实菜刀上的指纹,是你在跟那个强盗犯扭打的时候,沾上去的你的指纹。而凶器上只发现左手指纹的原因,那是因为当时你的右手没办法使用。

益户小姐之前这么说过,说她在黑暗中依靠摸索逃跑,然后在玄关被强盗杀人犯给抓到,当你进到屋里救她的时候。他发现强盗杀人犯的右眼长了针眼。

在那种一片漆黑的情况下,还能看得到强盗杀人犯长了针眼,就表示,进来解救她的你,当时手里拿着手电筒。也就是说你呢,早在赶去救人之前就已经事先知道,益户家电源线路全部都被人给切断了。

所以说,你其实就是那个强盗犯的同伙!只不过是因为你和他在玄关那里扭打,所以其他指纹都因为印在地毯上无法采集。而你之所以会背叛同伙,救了益户小姐。

是因为你原本只是为抢劫目的接近益户小姐,结果没想到她竟然对你动了真情,抢劫那点东西,哪里比得上你娶了她后,得到的益户家的那些公司股份和股票值钱。

而遭到你背叛的同伙,对你撂下狠话之后离开,一直宅等待报复你的机会,于是你故意引诱那名同伙进入你家。让他看见你电脑里更正为今天这个日期之前的资料。

好让他误以为婚礼是在昨天举行,昨天你找到为了报复你而穿着正式礼服在这里四处寻找是哪个会场的同伙,随后上前假装要他听你解释,将他诱骗到提无津川边的空仓库去,然后杀了他。

我应该说的没错吧,能不能麻烦你,把手套摘下来,让我们鉴识科的警员比对一下指纹呢?”

“呵呵……”平正辉突然发出冷笑“当然,一定会检查出来,我的指纹和菜刀上的指纹一模一样啦。事情差不多的确是那个样子啦,我娶她比杀了她更有赚头。

我针对这点跟同伙解释了好几次,但他就是听不进去,我觉得很麻烦所以干脆宰了他,谁叫他是个除了开金库之外,什么事都不会做的笨蛋了。对,就好像是你们这些警察一样……”说到这里平正辉突然迎着齐藤一马冲了过去。

但青木松早就防着平正辉这一招,所以特意吩咐齐藤一马站在自己身后。

见平正辉冲了过来的时候,青木松直接拔枪,朝着对方射了一枪“砰……”

平正辉只是想要抢齐藤一马手上的刀子,没想到青木松反应这么快不说,还开枪,顿时惊了一下。

不讲武德!

嗯,好像没中……

就在平正辉恍惚的时候,青木松已经冲了上去,用力一脚,把平正辉踹到了地上。

旁边的刑事见状,连忙扑了上去,开始了“男上加男”“左右为男”的叠罗汉模式,一举将平正辉制伏。

<div class="contentadv"> “青木,你怎么直接开枪了,还要追问对方偷窃的财物下落了。”目暮警部回过神来后,有些不赞同的说道。

他们这么多警察都在这里,还怕对方跑了不成。

要是青木松知道目暮警部心里的话,肯定会吐槽,因为事实证明在场的刑事的确都是酒囊饭袋之徒,还真让平正辉跑了,最后还是来找柯南的毛利兰,一脚将平正辉制伏。

“警部你放心好了,我装的橡胶子弹,而且没对准他身体开枪。”青木松笑着回答道,也就是因此才没有击中平正辉。

不然这么近的距离,怎么可能不中呀,完全是因为青木松根本没有瞄准平正辉。

平正辉被押出教堂的时候,益户丽站在一旁情绪有些崩溃的看着他。

益户丽没想到那个骑着白马来营救自己的人,竟然就是那个连续强盗杀人犯,自己没有被杀,只是因为她家钱多。

看着平正辉被刑事押出来,看都没有看她一眼,显然对方根本不爱她,只是爱她家的钱而已,益户丽实在是受不住了,扑在爸爸的怀里哭了起来“呜呜呜……”

益户先生见状叹了一口气,他本来就不看好两人,总觉得平正辉不怀好意,但也只是以为对方就是穷小子想要迎娶白富美少奋斗十年,没想到对方竟然是连续作案的强盗杀人犯。

现在只能庆幸,他钱多,对方贪钱,保住了自己女儿一命。

这个案子之后的收尾情况,青木松没负责,只是听说益户先生给警视厅捐了一大笔钱来,这个月他们又有奖金可以拿。

抓到了平正辉,好几个案子都能宣告告破,还追回了一些财物回来,补偿给受害者家属。

又过了几天,青木松刚刚陪从疯魔写作状态出来的新名香保里吃完晚餐,就接到了警视厅的电话,通知青木松出警。

真是……可恶!

新名香保里倒是善解人意让青木松快点去。

于是青木松就去了。

案发地点是米花大厦,死者是一位叫做冬城幻阳的魔术师,主打一个惊悚刺激,和星河童吾一样是一位超人气魔术师。

让丸田步实和相原洋二领着其他人走一遍办案流程,青木松自己走到了毛利小五郎身边询问事情的经过。

“毛利侦探,这一次又是怎么个情况?你从头说起。”青木松说道。

毛利小五郎点点头然后说道:“事情要从前两天说起,我接到了冬城先生的委托邀请,所以今天白天来到这里和他详谈委托的内容。

据冬城先生自己说,他觉得在他的团员当中,似乎有人企图要取他的性命。希望我能替他找出来,所以才委托我。我当时就问他,是有人威胁还是什么?

冬城先生的回复是:最近有两次是在排练的时候,有机械材料从上头掉下来,他差点就被砸到……如果只是一次的话他还会当成是意外,可是接连发生,他没办法当做意外。”毛利小五郎一脸严肃的说道。

青木松点点头,如今看来,冬城幻阳的感觉没错,的确有人要害死他,而且还真成功了。

“那冬城先生有没有说他和几位团员之间的矛盾?”青木松问道。

毛利小五郎点头“冬城先生说了。除了他以外团员总共有五个人。首先是两位在舞台上参加表演的美女助手。

长发的那位叫做上原美佐,冬城先生说,对方原本是他女朋友,但三年前冬城先生单方面坚持要解除婚约,所以对方到现在还是很恨冬城先生。

另外一位美女助手,叫中川千明。她是冬城先生的前妻,但他们在去年办了协议离婚,冬城先生说,对方对于他多次外遇的事,到现在还一直无法释怀。”

【渣男!】青木松在心里忍不住想到。

在柯学世界当渣男,你不被刀,谁会被刀呀!

青木松觉得这两人有嫌疑,因为柯学世界因为感情刀人的凶手不止一两个。

接着毛利小五郎又说道:“随后,冬城先生介绍了负责录影工作的石田一马,说对方是他的爱徒,为了让对方好好学习魔术,冬城先生还特意让他负责录影工作。还对石田先生大加夸赞,说他颇有魔术的天份个性很直的好孩子,不过……”

说到这里,毛利小五郎小声说道:“我之后听说,冬城先生一直不让他以魔术师的身份登台,所以……”毛利小五郎给青木松一个眼神——你懂的。

断人前途和钱财,犹如杀人父母。

因为这事杀人的凶手,也不少见。

青木松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之后毛利小五郎又介绍道:“那位同样留着长卷发的男子,是担任企划的庄司真吾,据冬城先生说,他们本来是师兄弟,但因为他没有魔术的天份,所以做不了魔术师。

于是冬城先生,就雇佣他做企划工作,可是他安排的内容一直都跟冬城先生的想法有一些出入,所以冬城先生打算这次演出后就请他离开了。”

又一个!

青木松在心里摇头,死者还真会拉仇恨值。

最后一人,毛利小五郎介绍道:“最后一位是负责重机的长谷川实,据冬城先生说他很喜欢赌/博,还欠了冬城先生好多几笔债,要是冬城先生死了,他就全部不用还了。”

青木松听完毛利小五郎的话后,挑眉。

全部有嫌疑,这可很少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