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希慕书斋 > 入虚 > 第167章
 
第二天早上,江铁向威龙族长辞行。
威龙族长告诉江铁,或许在深渊秘境中可以找到焚金,但那里十分危险,要江铁千万小心。
江铁诚挚地向威龙族长道谢,然后出了亚龙秘境,准备返回陆地。
就在江铁驱动水蛋前行之时,忽然在远处的海面上驶来了一艘大船,船桅上飘着一面大旗,上书两个大字——船族。
江铁从水蛋中向前望去,这艘大船行进的方向恰好与他相同。他驱动水蛋跟了上去,准备和这艘大船一起回归陆地。
不料,刚走了不大一会儿,前面的大船缓缓地停了下来。江铁用灵识查看了一下,原来是空中有几十个人阻拦住了大船的去路。看来,这艘大船是遇上海盗了。
江铁驱动着水蛋,从水底悄悄靠近了大船。然后收起水蛋,从大船的尾部跃了上去。
这是一条远程货船,船上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箱子。江铁隐去了身形,从箱子中间向前靠去。
就听船首方向传来了打斗之声,夹杂着一声声惨呼,看样子是有人受了伤。江铁从两排箱子中间看过去,就见甲板上有一群人正在混战。
江铁向来对强盗行径看不上眼,但几十个海盗并没有全部在船上,还有三位像首领之人停在空中监视着,他不好现身参战。于是,江铁从储物袋内取出三支自己炼制的微型短矛,右手一弹,三支短矛如流星般飞出,由下而上,直接没入了空中那三个人的丹田。
空中三人的丹田被短矛搅得粉碎,惨叫着从空中栽入了大海。船上的海盗被吓了一跳,惊傻在了那里,船族的人趁机一阵砍杀,众海盗全部死亡。
船族为首的老者对着江铁的方向喊道:“何方朋友助力?烦请现身一见!”
江铁从箱子后面露出身形来,那个老者惊喜道:“朋友是不是铁江铁少爷?”
江铁知道自己的这个面容已经被很多人知道,于是也就不再隐瞒:“正是在下。”
船族的人大喜,急忙过来邀请江铁进舱。
江铁随着船族的人进入船舱。
船舱虽然不大,但布置的却很奢华,可见船族人真的如传闻一样常年以船为家。
江铁曾听说过,船族人从来不屑飞行。他们从古到今传承下来的造船术和航行术无人能比。无论在大海上航行多远也从来不会迷路,所以他们一直痴迷海上航行。而且他们这个族群非常神秘,除了运输之外,一般不会轻易与外人接触。
船族占据了很多岛屿,所以他们的物产非常丰富。尤其是一些独特的水果之类颇受陆地人欢迎。在每年的特定时期,船族都会把这些水果运输到贸易商那里,用以赚取一些必要的生活物资。
船族老者邀请江铁坐了下来,有人送上来了一些水果。那些水果个个都有人头大小,非常罕见。
江铁自从到了灵域之后,还没有见过这种个头的水果,包括在小仙界域主那里,也没有见过这种水果。由此可见,这东西是非常珍贵的。
那个和江铁说过的话的船族老者自我介绍叫班尼特,是船族的二长老。他非常热情地帮江铁掰开了一个大个水果,把其中的黄色果肉递给了江铁,让他品尝。
江铁小口尝了尝这个水果,果然入口香甜、灵气浓郁。手里的果肉很大,他又不好意思放下,那样显得很不礼貌。江铁只好一口气把果肉吃了个干干净净,这才用手巾擦了擦手,准备和班尼特交谈一下。
而班尼特见江铁把偌大一个水果全部吃完,还以为江铁对这种水果有特别的偏爱。于是,他不由分说,又掰开了一个递了过来。
江铁连连摆手,表示自己已经吃不下了,班尼特这才把水果放了下来。
江铁知道班尼特有话要说,他没有作声,只是望着班尼特的眼睛,等待着他开口。
班尼特先是欲言又止,但最后还是咬了咬牙开了口:“铁江少爷,你在大比中的威名我们可是都知道了。尤其是你的炼药术,那真是炉火纯青、无人可比啊。今天有幸遇到了少爷,老朽斗胆恳请少爷救命!”说罢,班尼特双膝跪地,向江铁磕了两个头。
江铁一时不察,班尼特已经跪了下来,江铁急忙搀起了班尼特:“二长老不必如此,但凡有什么差遣,您尽管吩咐就是。”
班尼特老泪纵横,连声音也有些哽咽:“铁少爷大恩,船族永远不忘。”
旁边的那些船族人也跟着一起喊道:“少爷之恩,永不敢忘!”
江铁连连摆手:“二长老先不要如此,你说说是怎么回事吧。”
二长老平复了一下心情,这才把来龙去脉讲了出来。
原来,船族族长班德尔身患怪病,已经有两年多了。虽然遍寻名医诊治,却每况愈下,不见一点好转的迹象。眼看着族长病入膏肓,如果再无良药诊治的话,就要一命呜呼了。所以船族上上下下都非常焦急。
这次二长老乘船出来,就是为了继续寻找良医。谁料在这里遇上了海盗,更巧的是,这个赫赫有名的药族少爷还自动来为他们助力,使他们很快就战胜了这伙海盗。于是,二长老立即就动了请江铁去救族长的心思,只是听说这个铁少爷一直喜怒无常,所以便有了些犹豫。

直到听铁少爷答应了自己的请求,才彻底放下心来。药族的丹药疗效奇特,据说可以起死回生。如果这个铁少爷能随自己回去,那肯定就会救回族长的性命。
二长老把前因后果讲了一遍,江铁点了点头,并没有多问。要想诊病须见到病人才行,只听二长老的讲述是无法判断病因的。于是,江铁缓缓说道:“是这样的二长老,我必须要先去看一看族长的具体情况,才能决定是否能够医治。”
二长老激动地说道:“那是当然,那是当然。咱们现在马上动身。”
二长老说罢,吩咐了身边的族人几句,然后带着江铁走出舱外。舱外的甲板上早就停着一架小型运输灵器。二长老邀请江铁登上运输灵器,两个人立即起飞向船族而去。
江铁坐在船族的小型运输灵器内,不由得对那些传言嗤之以鼻。什么船族不屑飞行,只愿在海上航行?看看人家这个小型运输灵器,并不比其他族群的差,似乎还有些提高。最起码这个防护灵阵就非常不错,在气流中非常平稳,没有一点颠簸的迹象。
江铁趁着这个机会,用灵识把这个小型运输灵器的结构原理,灵阵材料等都细细地观察了一遍,全部牢牢地记在了心里。想等着以后时机成熟,自己再尝试炼制。
其实,一般家族的运输灵器是不会让人随便观察的,人家在主要部位上都设有防护阵,用灵识看上去白茫茫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楚。
但船族对飞行灵器本来就不是那么注重,再加上现在有求于人,所以,二长老并没有开启防护阵,让江铁随便观摩。
小型运输灵器飞行的很快,不到一日时间,就看到了船族所盘踞的那些岛屿。
运输灵器在最大的一座岛屿中央降落下来。江铁和二长老走出了运输灵器,向山顶上的一座木屋走去。
这座木屋共有三层,整体设计成了船型。既可让人居住,同时也作为了船族的图腾。这是一种古老的家族传承,也是新一代船族人的精神。
江铁迈进了宽敞的大门,迎面是一座挂满风帆的大型船模。船模甲板上雕有许多迎风搏浪的船族人,他们在惊涛骇浪中坚若磐石的形象令人肃然起敬。
二长老把江铁带上了二楼,进入了一个房间,房间中还有一个内室,二长老和江铁走到了门口,就见内室中有一个面黄肌瘦的老者躺在床上,床前有三位像是医者的人正在为床上的老者诊疗。
躺在床上的老者正是船族族长班德尔。而那三位诊疗的人正是船族刚从外边请来的医者。
这三位医者是船族通过秘密途径打听到到的高人。他们三位从师于神秘先辈,自成一派,据说是可医治刚死三日以内之人,可令其已开始消散的灵魂重新归位而起死回生。
正是因为如此神奇的疗效,船族才花了大价钱请来了这三个医者。但是这三位医者非常傲慢,而且脾气特别暴躁,稍不注意便打骂下人,所以船族人十分小心地伺候着他们,生怕三位医者生气离去,耽误了对族长的诊治。
三位医者看完了族长的具体情况,然后退出到外室,开始分析族长的病情。
江铁见三个医者退了出来,就想听一听他们对病情的具体判断。如果人家能够诊治,自己也就不用再插手了。
江铁刚才虽然未到班德尔的床前,但他通过灵识观察,心里已经有了一定的判断。他走到了外室,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侧耳倾听三位高医的见解。
三位医者并没有在意江铁。江铁看上去还是个孩子模样,估计也就是个船族的少年子弟,对他们并没有什么影响。
三位医者倒也非常谨慎,他们从班德尔的表象开始分析,试图推断出班德尔的病因来。
不过,三位医者的意见并不统一,他们都认为自己的推断是正确的。渐渐的,三个人开始吵嚷起来,并且吵嚷的愈来愈凶,甚至已经开始动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