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希慕书斋 > 极道武圣:肉身无敌的我手撕诡异 > 第175章 雾界,人脸飞蛾!隐门,道光门
 
“你的问题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围,我现在要进去救人,你帮忙守在外面。”

孔大圭没心思继续回答问题。

张灵山道:“孔监守以前经历过此事都失败了,可见你一个人进去没用,不如我和你一起进去。”

“那他们怎么办?”孔大圭问。

张灵山道:“将东方华叫醒,让他守着。”

“这——”

孔大圭迟疑了一下。

其实以东方华现在的状态,就算叫醒,也顶不上多大用处。

但眼下这个局面,也没有其他的好办法了。

于是孔大圭只是犹豫片刻,就拿出一枚丹药,塞到了东方华嘴里。

接着,盘腿坐下,双手印在东方华后心,为其渡气帮忙炼化丹药。

而趁着这个功夫,张灵山徒手砸出一个深坑,将颜正罡、何千手等人都丢了进去。

“唔。”

一声轻吟,东方华终于醒转。

孔大圭将他放到深坑外面,嘱咐道:“帮忙照顾大家,我们去去就来。”

“发生什么事了?”

东方华身子还有些软塌塌的,疑惑问道。

孔大圭脸色沉重,道:“你暂时别管这么多,总之不要离开这里,无论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不要移动一分一毫。你的职责只有一個,就是守好大家。”

“是。”

东方华一脸郑重,知道事情十分大条,要不然孔大圭不会这么严肃。

只见,孔大圭和张灵山二人,齐步前行,最终一起踏入了山神庙的大门之中。

哗。

天地为之一变。

仿佛进入的不是什么山神庙,而是一个新的世界,到处都是雾蒙蒙一片,入目处看不到一米之外。

“孔监守,这里莫非已经就是雾界之中?”

张灵山疑惑问道。

无人应答。

“孔监守?”

张灵山又唤了一声,伸手抓了抓右边。

空无一物。

看来那山神庙的大门就有问题,一进来就把他们两人分散了。

‘早知道就应该手拉手一起进来?’

张灵山心头暗忖。

孔大圭还是不靠谱啊,他明明进入过诡异深处,却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

两个人一起进来,结果还是孤军奋战,那一起进来有何意义?

‘算了。不用管孔大圭了,他对诡异的了解看来也不多,还是我自己探索吧。’

张灵山屏气凝神,激发了天眼通。

唰。

双眼有精光在瞳孔中流转,只见入目处不再是一米范围,而是三米范围。

虽然提升的范围不大,但相比于一米来说,这可是提升了足足二倍。

而且三米的距离,如果出现意外,足以让自己反应过来,生存能力得到了大幅度提升。

但问题是,就算可以看到三米之外,此地也没见到任何标志性的建筑物,完全就是一片空荡荡的空地。

如此,根本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

‘随便选个方向吧。’

张灵山沉吟片刻,脚下发力,将地面踩出深坑,而深坑之中的土地被他的气血燃烧,生出一片焦土。

这便是标记。

就这样一路走过去,地面上都是他留下来的标记,如果孔大圭什么时候也走到这里,一定会看到。

‘咦,不对劲。’

走了半天,张灵山忽然眉头一皱。

回头看向地面的痕迹,确确实实存在。

但是,当他沿着痕迹返回,走到三米开外,所有痕迹就全部没了。

‘看来只有看到的地方,痕迹才会残留,一旦看不到,痕迹就会自动消失。’

张灵山暗暗摇头。

看来这个方法没有用。

既然如此,就不做无用功了。

于是他放弃继续踩出痕迹,而是将心思都放在前进上面,加速前行。

可无论如何走,四周无论天地,都是白茫茫一片。

“你妈的!”

张灵山顿时失掉了耐心,伸手在空中一撕,疯狂激发切割意境。

第四重的切割意境,将本世界的空间都能撕出一道切口。

这里无论是不是雾界,他就不信还能比本世界的空间还要稳定?

嗤啦嗤啦嗤啦!

在张灵山无休止的切割之下,终于,一道切口出现在面前。

这道切口的出现如同鼓励,告诉张灵山切割意境果然有用,于是让张灵山的切割意境施展的更加疯狂。

如此,不到片刻,一个可供一人通过的巨大裂缝就被切开在张灵山面前。

嗖!

张灵山二话不说,立刻往前一扑,就从那裂缝钻了过去。

嗤嗤嗤。

刚一落地,浑身上下就发出奇怪的声响,仿佛有无数只小虫子疯狂扑到了自己身上,开始兴奋地啃食自己的皮肤。

“滚开!”

张灵山一声厉喝,浑身气血高涨,皮肤表面立刻浮现出一层赤红色的火焰气膜,将身体结结实实的包裹在其中。

嗤嗤嗤。

啪啪啪。

无数的小虫子好像还在悍不畏死的冲至,但还没靠近就被火焰气膜烧成焦肉落在地上。

‘这里是什么地方?’

张灵山眉头紧皱,以他如今的灵识,不停的激发天眼通也已经快到极限了。

而在这个地方,天眼通看到的范围只有一米不到,可见比之前白茫茫的地方更危险。

至于那些小虫子,乍一看有些像灰蛾子。

但仔细端详,就会看到灰蛾子的脸皆有人类五官,一个个神色怨毒无比,好像张灵山是他们的杀父仇人,哪怕明知必死,也要飞蛾扑火地扑击到张灵山身上。

‘什么鬼东西,他妈的!’

张灵山心里暗骂一句,只觉得恶寒无比,脑门上都忍不住渗出了冷汗。

可能那些人脸灰蛾伤不了他丝毫,但让人生理上感到极度的不适。

就好像密集恐惧症患者看到“莲蓬乳”“空空指”的图片一样。

那种感觉,让人头皮发麻,浑身为之一紧,脑子在一瞬间都停止了思维活动。

必须尽快远离这里。

要不然,不被这些人脸灰蛾冲刷死,就得被恶心死。

还好气血如火焰可以烧死这些家伙。

要不然一想到会被这些家伙淹没,或是被钻入自己的毛孔里,张灵山都忍不住要恶心的发抖。

切割切割切割!

和之前在白茫茫之地一样,张灵山如法炮制,继续疯狂的施展切割意境,想要切出一道可供自己通过的裂缝。

但是。

这里显然和之前那地不同。

空间强度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

无论张灵山如何切割,都不能切出哪怕一丝一毫的空间裂缝。

倒是无心插柳,将身前的人脸灰蛾逼出了一条通道。

张灵山大喜。

不管前面有什么,至少要比坐以待毙要强,便施展行云法的急速。

砰。

整个人身如奔雷,眨眼间就冲了出去,消失在了人脸灰蛾的包围圈。

扑棱棱。

那些人脸灰蛾突然失去了目标,一个个愣了一愣,便齐齐四散飞去,落到了一棵通体漆黑的大树上面。

那大树的树皮上本来有一个个坑洞,但被人脸灰蛾填补之后,立刻变成了完整的树皮。

忽然。

树皮一闪,变得五彩斑斓起来。

原来是人脸灰蛾的翅膀在发出光芒,吸引着四周的一切。

簌簌簌。

不知道过了多久,果然有动静声音响起。

乃是一男一女两个青年,看年纪应该还不到三十岁,身穿淡蓝色的长袍,哪怕在荆棘满布的树林中,长袍依然干净如新,可见不是凡品。

两人的衣裳略有差别,但只是男女差别而已,总体来说,乃是统一的服装。

应该是哪个宗门出来历练的弟子。

只见那男的英俊高大,长发飘散在脑后,身后背着一杆长枪,行动如风。

女的英姿飒爽,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她腰间悬着一把长剑,手中掐着法诀,周身有一把把宛如匕首的物件飞舞,帮她将拦路的一切都粉碎掉。

“郭师妹,你这样浪费法力不好。”

那青年男子提醒道。

郭师妹道:“多谢夏侯师兄提醒,我知道,但是这里太恶心了,如果不这么做,我会被恶心死。”

“确实恶心。”

夏侯师兄叹了一声:“虽然已经做足了准备,却没想到雾界比咱们想象中还要诡异恶心。桐师妹和简师弟也莫名其妙的不见,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如何了。”

郭师妹道:“简绍十分机灵,应该不会出什么事。他一向喜欢小桐,肯定会护着她,夏侯师兄不用太过担心了。”

“希望吉人自有天相吧。”

夏侯戈摇了摇头,虽然希望简绍和叶一桐能顺利度过难关,但世事难料。

以他的实力现在都无法找到连接点的出口,简绍和叶一桐又如何能做到?

除非他们运气爆棚。

“师兄伱看,好漂亮啊!”

郭美君踏过灌木,来到那五彩斑斓的大树跟前,赞叹出声。

夏侯戈微微一笑,经历了那么多恶心的场面,此时见到这美妙的一幕,心情也为之一舒。

“这棵树如此奇异,定有宝物。这释放光芒的果子,肯定有奇效,此番总算没有白来。”

相比于郭美君沉醉于那色彩斑斓的奇景之中,夏侯戈更理智一些,首先想到的是摘取宝物。

不过不用他说。

郭美君就已经伸出手来,想要将那宝石一般的果子摘下来把玩。

“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动那些怪物。”

一个沉重的声音忽然幽幽响起。

郭美君和夏侯戈心头齐齐一跳,迅速背靠背站着,查看四周。

只见,一个身穿破烂红袍的壮硕男子从深林中走出。

看他的样子,风尘仆仆,衣袍破烂,定是经历了一场大战。

但此人眼神明亮如火,浑身上下也没有丝毫血迹,可见连皮外伤都没受,仅仅只是衣服破了而已。

“你是谁!?”

夏侯戈警惕问道。

那人道:“问别人之前,是否先要自报家门?”

夏侯戈道:“好,那我就告知你。我们是道光门弟子。我叫夏侯戈,这是我师妹郭美君,此番出来历练。你是谁,何门何派,又为何出现在这里?”

“道光门?没听说过。是玉州门派吗。”

“你没听过?”

夏侯戈反而更加惊异。

“很有名吗?”那人道。

夏侯戈沉吟了一下,分析道:“你不知道道光门,可见并非隐门之人。看你的样子,不像会法术的样子,乃是专修武道的武师。能够进入雾界,肯定是顶尖出身,红袍,镇魔司赤衣卫?不对,赤衣卫不可能进入雾界……”

“这里果真就是雾界?”对方突然出声打断了夏侯戈。

夏侯戈一愣:“你不知道这里是雾界?那你怎么进来的。”

“遇到了一个山神庙,似乎是什么诡异,进来后就莫名其妙来到了这里。”

说罢,他郑重拱手道:“玉城镇魔司赤衣卫张灵山,见过道光门两位高人。现在我想离开这里,不知两位高人有何高招?”

“你真是镇魔司赤衣卫?”

夏侯戈感觉脑子有些跟不上。

什么时候镇魔司赤衣卫都这么强大了,可以一个人进入雾界里面乱闯。

如果镇魔司赤衣卫都这么猛,早就一统整个玉州,哪儿还有他们道光门什么事儿。

“正是。”

张灵山道:“夏侯兄,这些旁枝末节,还是不要纠结了。如果我是你,绝对不会靠近那五彩斑斓的大树。一旦你惊动此树,便有人脸灰蛾扑面而至。”

“人脸灰蛾?”

夏侯戈心头一惊。

张灵山道:“就是长着人脸一脸怨毒的蛾子,十分恶心……”

“不用说了,我们见到过,这些东西似乎到处都是,而且在不同地方的形态不同,防不胜防。”

夏侯戈拱了拱手:“若非遇到张兄,此番怕是会被这些蛾子淹没。就算不死,也要大动干戈,消耗不少啊。”

一边说着,他观察了一下地面,发现果然有不少焦黑的飞蛾尸体。

之前被那五彩斑斓大树吸引,没有注意到。

现在得到张灵山提醒,顿时明白对方并非骗他们,而是真的见到过人脸飞蛾。

而且,对方破烂的红袍衣衫,应该就是人脸灰蛾的杰作。

可问题是。

人脸灰蛾向来团体行动,密密麻麻扑面而至,对方一介武夫,如何能抵挡?

就算能抵挡,为何能一点儿伤痕都没有。

除了衣服破烂,其人完好无损,而且观其气息雄壮厚重,可谓毫发无伤。

他是怎么做到的?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