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希慕书斋 > 爱到疯狂容子谦萧阮 > 第90章 飞上枝头变凤凰
 
“我和萧小妖都有血液病,我这样做不过是因为自己感同身受,想尽份绵薄的心意。”

我疑惑问他,“为何要用锦华的名义?”

容子谦没有隐瞒,他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解释道:“锦华是我名下唯一的娱乐性公司,在锦华之下也有多家分公司,而圈内有很多一线明星也都属于锦华。我将这三千万嘱托给锦华就是为了帮他们打名气,更是为锦华造势,因为我未来想将锦华搬到帝都。”

随即他道:“在娱乐圈里资源最丰富的就是帝都、安城、云城这三个城市,锦华在容城的发展始终受限制,所以我想移到帝都。”

容子谦的商业眼光很长远。

我敬佩道:“你还是挺厉害的。”

“别拍彩虹屁,先去随礼吧。”

我跟在他身侧问:“你随多少?”

“小信和我之间的关系虽然一般般,但我妈住在这儿的时候他爸妈经常帮忙,我善于记恩,仔细的想了想,想随一个八万八。”

我惊叹问:“你这么土豪?”

容子谦淡笑一声道:“我就是要让他们知道,谁待我容子谦好,我容子谦就待谁好!”

“那你怎么不写八十八万八?”

我这话纯粹就是打趣的。

闻言他斜我一眼,“我们写一起。”

我诧异问:“为什么?”

“我们是夫妻,自然写一起。”

他说的倒是理直气壮。

“那你写八万八,我岂不是不用花钱?”

容子谦叹息问:“你这么抠?”

我微微一笑道:“他们都以为我们是夫妻,你写八万八,我写一千两千或者八千八都说不过去,但我又实在舍不得写太多,毕竟我挣得都是辛苦钱,而且我和他们不熟。”

闻言容子谦微微勾唇,他握住我的手心道:“我写便是,走吧,写完我们就回家。”

他带我到写礼薄那里,记录的人正是我继父,我继父写字挺好看的,而且在这个镇上的关系还算是不招人嫌,不像我妈那样!

继父抬头看见我一怔,他有些慌乱的问着,“阮阮回家了怎么不说一声?我这……”

继父哽住,因为他实在不清楚该说些什么,我倒能理解,因为我和他一直是没有感情的,更没有过深的了解过,我们之间很陌生,陌生到再次见面不知道该如何寒暄。

我从容的笑说:“前天是我婆婆的生日,我随子谦回来陪陪她,正巧遇上小信结婚。”

继父点点头问:“你和子谦写在一起?”

继父已知道了我和容子谦的虚假关系。

因为容子谦的出现,周遭围了不少人,我心里蛮忌惮的,我怕我妈看见这里人多围过来,忙扯了容子谦的衣袖道:“你写吧。”

闻言继父看向容子谦,“你们写多少?”

男人财大气粗道:“八十八万八。”

继父握笔的手指一顿,他有些难以置信的望着容子谦问:“你们真要写这么多?”

这时小信的父亲到了这边,他有些期待的目光盯着容子谦,嘴上还客套道:“子谦你没必要这么客气的,你这令我不好意思啊!”

在我视线的余光中我看见了我妈,她正靠近这里,我有些紧张的握紧容子谦冰冷的掌心听见他解释道:“叔,我原本计划写八万八的,但我家萧阮姐让我写八十八万八,既然我老婆都开口了,我自然是要听她的。”

我:“……”

我刚刚不过是随口一说。

无论是八万八,还是八十八万八,这都是天价礼金,特别是这八十八万八,这钱在酒镇附近的市里可以买一套全款的房子!!

小信的父亲忙对我说道:“阮阮你真是太客气了!刚刚小信说你在我还不信呢,特地过来瞧瞧,谢谢阮阮啊,你对叔是真不错。”

阮阮……

他曾经从未这样喊过我。

钱真的是一个好东西。

继父正要在礼薄上写下容子谦的名字,我妈迅速的跑过来喊道:“萧阮你有钱烧得慌吗?你就写个几千块将剩下的钱给我不成吗?老头子,你先别写,我和萧阮先聊聊。”

我抬手挽住容子谦的胳膊,他知道我的恐惧将我搂进怀里,客气的喊着,“阿姨。”

我妈赶紧道:“你都和萧阮结婚了就别喊我阿姨了,你跟着她喊我妈就是了!而且昨晚我遇见的是你们,萧阮你怎么没和我打招呼还躲着我啊?是不是你不认我这个妈了?”

我望着她沉默不语,心底是忌惮的,害怕说话,此时此刻只想完全的依赖容子谦。

容子谦仍旧客套的说道:“阿姨,萧阮姐没跟我提过你,我以为你们之间……”

我是在这个镇上长大的,镇上的人都了解我的曾经,都清楚我妈是如何待我的,此言一出大家都纷纷明白容子谦是什么意思。

这时刚刚被赶下车的那个小A又走过来,她抱着胸讽刺我道:“大家瞧瞧,萧阮现在发达了有钱了就不认自己的妈了!你们看看她的神情,一副高冷拒人以千里之外的模样真是绝情,那眼神里对自己的妈透着不屑呢。”

我本就是御姐范的长相,甚至称得上冷艳妩媚,再加上这么多年因为工作的原因我不说话脸色都能透着一股莫名的强势威严。

这是我的常态,我并不是针对我妈。

我的态度是不与她再相认。

但是并无不屑。

我抿了抿唇问她,“你是谁?你又在这儿当什么出头鸟?这与你有什么关系吗?”

“你真是招人厌恶!曾经是,现在也是,麻雀始终是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也改变不了现状,萧阮,你还是以前那个穷酸样……”

周围又响起了议论声。

嘈杂到我听不出她们说什么。

闻言容子谦蹙眉问:“你在酒保长以前的那个酿酒厂里工作对吗?”

我记得容子谦以前让明助理收购这家酒厂,我突然明白他的用意,我握紧他的胳膊嗓音平静的对小A说道:“我以前是穷酸样,那是因为我的出生以及我遇见的父母,我没有选择自己父母的权利,但我可以努力改变自己的未来!的确,我是飞上了枝头做凤凰,但我凭借的是自己的本事,我自己打拼开的事务所挣的钱,钱的确挣了不少,别墅跑车公寓,我样样不差。可你呢?你出生不差,打小有父母疼,可你又变成了什么样?尖酸刻薄的在这儿对别人的生活评头论足,而且上高中的时候还伙同其他同学欺负我,说我穷,说我脏,说我不该活在这世上,这就是你的善良?倘若这就是你的善良,与其像你这样的活着,那我更宁愿做个穷酸的麻雀!”

小A的面色霎时苍白,我妈在一旁帮腔道:“萧阮,我不疼你?你说话就太过了!”

她现在怎么好意思说这话的?

我妈真的是完全不讲道理。

我猛的看向她,“你何时拿我当过你的女儿?”

小A质问道:“难道养你长大送你上学的的不是你妈?你现在风光了就开始不认人,你这样的人良心狗肺比我差的远,凭什么那般说我?再说有几个臭钱尾巴得翘上天吗?”

我深吸一口气问:“你在酒保长以前的酿酒厂里工作?我记得我们之前刚收购了酒厂。”

小A震惊道:“你什么意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