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希慕书斋 > 爱到疯狂容子谦萧阮 > 第87章 长得比我还好
 
窗外虽然下着雨,但阁楼里有火、有被褥,还有男人温暖的胸膛,我被他紧紧的裹在怀里,一夜都是温暖的,睡的特别安心。

第二天天还未亮时楼下有人叫着容子谦的名字,容子谦起身走到窗口回应着,“叔,我把车钥匙给你,你让人开过去放花环。”

“嗯,还有那辆宾利……”

容子谦偏过脑袋问我,“钥匙呢?”

我颇为无奈的伸手指了指我的挎包,容子谦过去打开拿出里面的车钥匙,随即从窗台扔下去道:“叔,待会我们洗漱了过来。”

底下的人应声道:“好,等你。”

容子谦从衣柜里拿出一件白色的衬衣换上,又系了一条蓝色的领带,他穿上一件深蓝色的西装问我,“姐,我是梳背头还是三七分?要不要化点妆?出场就惊艳的那种。”

我赖在被窝里问:“你是新郎?”

容子谦不屑的看了我一眼,“难道只能新郎才能打扮自己?我可是替姐撑场子的。”

我疑惑的问:“替我撑什么场子?”

“你是我老婆,我代表着你的颜面,我要是出场惊艳,镇上的那些少女少妇自然嫉妒你。”

老婆……

我忽而想起那天晚上签的离婚协议。

我着实无奈道:“油嘴滑舌。”

顿住,我道:“你很像一个明星。”

他微垂着脑袋扣着皮带问:“谁?”

“罗云……”

男人漠着脸打断我,“呵,爷比他帅。”

“是是是,你是天下第一帅的男人。”

他像一朵开的正艳的雨后花卉,招蜂引蝶。

他熟稔的吩咐我,“姐,给我化妆。”

自从回到这个小镇之后容子谦常有少年脾气,他不再冷酷待我,像是回到了曾经。

回到了我们刚在一起的相处状态。

“你已经帅的人神共愤,化妆干嘛?”

容子谦沉默不语,他的意思很明了,反正他就要化妆,而且还要我给他化这个妆。

我无奈的起身换好衣服道:“先弄头发吧,背头正式又稳重,你家里的吹风机呢?”

容子谦起身下楼去拿吹风机,随之拿上来的还有我上次在这儿遗留下来的衣服。

我诧异的问:“你都洗干净了?”

“明助理找人洗的。”他道。

“哦,我待会穿这身。”

我先替容子谦整理发型,发型弄完了之后弯腰在他的面前替他化妆,我包里带的化妆品类不多,只能简单的化一下,而且他压根不需要化什么妆,口红都不用涂的,因为容子谦的薄唇不涂而红润,特别招人嫉妒!

这个男人啊,真是妖孽。

我抿唇,忍不住的笑说:“爷真英俊。”

他忽而抬手攥住了我的手腕,我神色怔了一怔,他大拇指细细的摩擦着我的手背。

我有些失神的望着他这张脸。

他忽而轻轻笑开,勾唇问:“傻了?”

我瞪他一眼道:“别戏弄我。”

怕他察觉到我的心思,我下意识的解释说:“你清楚的,我这个年龄的女人经不住撩,特别是你这个年龄的,别总是欺负我。”

他起身道:“我怎么会欺负姐?”

他现在喊我姐喊的很是顺口自然。

我抿了抿唇没说话,准备换上自己的衣服,刚脱下身上毛衣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

容子谦从床上拿起看了眼,嗓音淡淡道道:“是沈御景,他对你倒是很殷勤。”

“我和他的关系……”

我打住,想从他的手中拿过自己的手机挂断,但没想到容子谦直接按了接通键。

电话那端传来沈御景的声音,“小阮。”

容子谦挑了挑眉望着我,我无奈的接过搁在耳边低低的回应着,“御景。”

“小阮,我查到了魏念……”

魏念和我的关系不难查。

“嗯,我清楚,我打算过段时间去见见他!御景,在此之前你替我盯着他,别再让他犯错,我怕查下去最后他脱不了干系。”

沈御景疑惑的问:“你怕他犯什么错?”

魏念是周默年的助理,而又是举报颜沁的人,他这样做肯定是周默年背后指使的。

周默年清楚我和颜沁的关系,他知道我的厉害,更知道我会为这个案子竭尽全力。

这件案子本就是他的算计和栽赃,细查下去肯定会有漏洞和线索,他要是想让颜沁没有翻身之地,他背地里肯定还会做一些手脚,至于什么手脚,干不干净我暂时不太清楚,但魏念身为周默年的马前卒,他自然身先士卒。

我怕周默年让他做一些不该做的事情。

到时真的为时已晚。

当然这一切的猜想都是建立在我信任颜沁的情况下,我坚定的相信颜沁不会骗我。

“虽然说这些话太主观,但我说过我信任颜沁,我怕周默年让他做一些不该做的事。”

闻言沈御景明白了我的意思,他郑重的承诺道:“嗯,放心,我会替你看着他的。”

在容子谦冰冷的视线下,我感激道:“谢谢你,御景。”

“无妨,我妈过几天到雾城。”

沈御景忽而提起这个事。

我猜测问:“她的目的是我?”

“是,她想看看未来的儿媳妇。”

我塞心道:“嗯,到时我陪你去接她。”

我和沈御景又随意的聊了几句才挂断电话,挂了电话才发现男人脸色阴沉沉的。

我眨了眨眼睛问他,“怎么这幅脸色?”

容子谦眼眸沉沉,“你倒会挑人。”

我不解的问:“你说沈御景?”

容子谦戴着腕表问:“你知道他是谁吗?”

我想了想说道:“检察院的沈御景。”

“帝都的沈家和薄家都是大家族,你攀上沈御景犹如嫁进了豪门,会比现在更风光。”

我哦了一声道:“我没想过他贪什么,只是觉得他长的好,性格好,而且事事……”

容子谦蹙眉问:“长的比我还好?”

重点是这个吗?!

我叹息道:“你可真幼稚。”

容子谦戴上腕表就转身下了楼,似乎懒得再和我说话,我换好了衣服戴了一对银色的耳链,还细细的描了眉涂了褐色的眼影。

我出门前带了三支口红,犹豫了一会选择了樱桃红的口红,这款特别高级又显白。

我抿了抿唇忽而听见楼下传来稍显年轻的声音,“我的妈,你怎么又和爸在吵架?”

我妈惊喜的声音传来道:“我家阿念回家啦!小信说你是伴郎,你还不赶紧去找他!”

是魏念回家了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