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希慕书斋 > 爱到疯狂容子谦萧阮 > 第86章 明天我陪你面对
 
我妈从不在乎我的颜面。

即使我死在外面她都不会难过。

容子谦温润的问:“然后呢?”

“班主任错愕的说,大姑娘都要穿内衣的,她还小不太懂,但你作为家长要给她准备……那次班主任家访是有用的,她还是勉为其难的给我买了两件内衣,那两件内衣我翻来覆去的穿了三年!哦,也就是那次之后,班主任因为我不穿内衣上门家访的事被传开,你知道的,在班里他们那些性格还未健全的孩子不懂得什么是相互尊重,他们每天以取笑我为乐,有时候笑着笑着还上手,要扒开我的衣服看看我穿的是什么颜色的内衣,有时候还会打我,初中我被人欺负了三年,性格就是在那段时期开始懦弱的。”

容子谦没有取笑我的曾经,他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脸颊,嗓音冰冷的问道:“他们怎么知道你老师是因为你没穿内衣的事家访的?”

我叹口气继续道:“人都有八卦之心,班主任给其他的任课老师聊过这事,言语之间同情着我,实际上是害惨了我!其中生物老师的儿子是我们班的体育委员,他听他妈说过这事,他管不住嘴,所以才在班上传开!其实那个时候就埋下了抑郁症的种子,然后上高中……青春期的少男少女都有一颗蠢蠢欲动的心,即便我肮脏不堪,即便我不会打扮,即便我穿的衣服还是几年前不合体的,但我仍旧有喜欢的男孩,我喜欢那个男孩,特别的喜欢,可至今回想起来我也不知道喜欢他什么,或许他阳光帅气,或许他招女孩喜欢,反正那个时候满心满意的都是他,我还悄悄地写了日记呢,诉说着自己的小秘密,可日记被我的同桌看到……他偷看我的日记还到处宣扬,班上的那些人集体的取笑我,说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说我不自量力,还当着那个男孩的面扯?

?的头发,而那个男孩呢?无动于衷,他知道我对他的情意却连帮都不愿帮我,似乎我的喜欢对他而言是一种侮辱,我的自尊、我生而为人的自尊在当时碎的一塌糊涂!我好像就不配活着。”

提起曾经声音里都是哽咽的,我红着眼眶接着道:“我好像就不配活着,当时我的脑海里反反复复的回荡着这句话,不过那时的我也清楚,我只有考到雾城的大学才能够新生!所以我体型自己,忍一忍,再忍一忍,即便被人欺负、被人打、被人骂我都没有还手,我忍辱负重了三年,在快要高考的时候却别人猥……就是警局被抓的那三个人,你是清楚这件事的,这件事当时发生时我本就无措,我妈又是那样的态度,我的抑郁症爆发,我强撑着自己上了大学,当时想改变自己,可又不知道如何改变自己,所以就选择了法律系,在大学里我遇到了你的哥哥容子温,他在我腐朽的人生中注入了生命中第一道光,可是后来他又抛弃了我,我的抑郁症比以前更重。“

后面回到酒镇我遇见了容子谦。

外面的雨声从未停歇,我对上容子谦怜惜温柔的目光道:“我从小被霸凌,邻居因为我妈的关系对我冷漠,而镇上的孩子也是懂眼色的,他们纷纷的远离我!纵观我的年少时期,一直吃不饱穿不暖,没有生而为人的自尊,被人随意欺辱以及打骂,而且追根究底都是因为我妈,她待我哪怕只有一点点好,哪怕她稍微维护一下我的自尊,给我干净的衣服和合身的衣服穿,我也不至于被别人轻视欺负到那种境地,真的很黑暗……”

真的是很黑暗的一段日子啊!

有些人呐,真的不配为人父母。

我持续叹息,“这个小镇于我而言……容子谦,你说的对,现在的我没有必要再怕这里,可是给我一千种选择我也绝不会再回这里!我没有必要揭开自己曾经的那些腐朽过往。”

容子谦轻轻的嗓音回我道:“倘若不揭开你又如何直面它?萧阮,你的抑郁症起于这里,那就要在这里扼杀,即便做不到真正的扼杀,我希望你的情绪不会再因这小镇受困;我希望你能像雾城的那个萧大律师一样真正的意气风发。”

顿住,他低头亲了亲我的脸颊,眸光涟漪,音色温润道:“萧大律师在雾城是风光无限的,岂能被这个小镇给困住一辈子?其实你能给我讲这些事,说明你是想要战胜它的。”

我终于明白了容子谦此行的目的,“所以你把我诱骗到酒镇而且答应他们送亲是希望我再次接触他们,希望我能和我的曾经进行沟通?”

容子谦为了我真是煞费苦心!

这样的他难道对我没有半分情谊?

隐隐的,我心底开始期待!

容子谦莞尔,“我希望姐健健康康,能和过去释然,别再被这个破镇给牵绊住情绪。”

“多此一举,走到我这个高度压根不用再在意曾经,因为镇上的人都知道雾城的萧大律师就是他们曾经欺负的那个女孩!这点就足以为我自己证明,我没必要再纠结曾经。”

容子谦一针见血的问:“既然如此为何不敢面对自己的母亲,不敢面对镇上的人?”

“我没有不敢面对……”

他截住我的话,清清楚楚的说道:“没有就是第一次来的时候会拿我的围巾遮住自己的脸,没有就是刚刚生怕被他们发现是你,没有就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躲避当年那个欺辱自己的女人!”

我震住,容子谦替我细细的盖紧被子,温柔的劝慰道:“萧阮,明天我陪你面对。”

我闭眼,问他,“为何如此逼我?”

“真要和她断绝关系就堂堂正正的,告诉她你这些年的苦楚,告诉她不配为人父母。”

我胸闷,“我做不到。”

“能言善辩的萧律师又如何做不到?”

默了默,他低低的嗓音道:“明天我送你一份礼物!明天我陪你一起面对那些过往。”

我下意识的问他,“什么礼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