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希慕书斋 > 爱到疯狂容子谦萧阮 > 第85章 倾诉
 
我错愕的偏头望过去,容子谦的眸心深处波涛汹涌,似乎就在等我同意,我咽了咽喉咙打量了下这个阁楼房间,很小,灯光又很暗,这儿还有温热的火光,窗外还有着夜雨,而此情此景很适合情侣在床上躺着聊聊天玩玩手机,不理外面的纷纷扰扰,倘若兴起之时还能做一做令双方都愉悦的事情,很显然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男人都是易冲动的生物,他现在很渴望我,即便他对我没爱,但这不耽搁他享受。

我起身放下碗转移话题道:“饱了。”

我这是变相的拒绝,可容子谦很显然不想这样轻易的放过我,他大刺刺的躺在床上用双手枕着自己的脑袋问:“记得我们的赌约吗?萧阮,你爸昨晚答应将孩子还给我们。”

他说的我们,而不是我。

我坐在床边烤着火道:“嗯,他昨晚联系了我,但我没有答应你那个赌约,是你……”

话还未说完我就被男人从身后搂进了怀里,我略有些诧异问:“难道你打算用强?”

他薄凉的唇瓣落在我的脖子上,嗓音低低的引诱道:“未尝不可,姐,我想要你。”

他说,姐,我想要你。

这五个字彻底压垮了我。

我虽没有答应但也没再拒绝,我被他带到了床上,一场欢愉之后我躺在他的胸膛上微微喘息着,他半阖着眼,掌心轻轻的揉着我的脑袋问道:“萧小妖的身体恢复的如何?”

“嗯,脐带血移植的伤口特别小,她恢复的很快,你呢?你的身体状况又怎么样?”

闻言他这才淡淡的语气坦然说:“前段时间做了骨髓移植,很明显是有效果的。”

我故作惊讶的从他胸膛上爬起来问:“你什么时候做的手术?怎么都没有告诉……”

他搂回我的身体问:“重要吗?”

顿了顿,他转移话题道:“你爸已经将萧小妖送到了爷爷那儿,他想给她改姓氏,但被我阻止了,毕竟萧小妖是你一个人生的,同我容家没有太大的关系,倘若你同意我倒乐意。”

我轻声问他,“你会将她还给我吗?”

容子谦睁开眼斜兜我一眼,批评的语气问:“你是不是有点得寸进尺?当初是你说的,倘若我要回孩子你就同意将抚养权给我,我倒并不一个人在意她跟谁,可爷爷不愿意放过这个健康的孩子。”

容子谦将健康这两个字咬的特别重。

我声音轻轻的念道:“萧栀墨,容栀墨,其实没有太大的区别,你要是想改就趁着孩子还小就改吧,现在她算圆满了,有了爸爸……容子谦,那个孩子聪明又敏感,她要是在容家成长你就要用心的引导她,你不能压抑她的性格,不能厌恶她的聪明,要定时的带她去医院看心理医生,一定要引导出她的主人格。”

外面的雨声淅淅沥沥,阁楼里的灯光晕沉沉的,容子谦寡淡的声音响在我头顶道:“我听说小孩子有精神疾病在很大程度上是遗传的父母,我是没有问题的,你是不是瞒着我……”

我脑海里突然想起一段零碎的对话,好像是在医院里,好像有两个男人讨论着我的病情,我以为是梦,现在想想应该是他和容子温。

容子谦已经知道我有抑郁症的事了。

他现在这样不过是套我的话,希望我坦诚!

我叹息,忽而翻身平躺在床上,这时对面的楼房里又传来争吵声,还有东西打砸的声音,我疲倦的闭上眼睛,淡淡的说道:“她是遗传的我,是我的问题,我有抑郁症,你总是问我为什么怕这个小镇,因为我的抑郁症是在这儿获得的。”

男人翻身搂住了我的身体,嗓音低低沉沉的问:“可是现在的你又何必再畏惧她呢?”

他口中的她指的是我妈。

“是啊,何必呢?”

曾经的那些事太残忍,我顿道:“倘若在你的眼中仅仅是因为她骂我几句……我原本不想自哀自怨的,可是我打心底恨我妈,恨到对她一点生我的感激之情都没有,你能体会那种有人生,没人养,没人疼的感觉吗?你不会的,你从小生活在大家族,有人宠有人爱,即使被人赶出容家你也有母亲撑着,而且你没有体会过穷到连……”

我突然说不下去,情绪异常低落,我睁开眼看见容子谦的手掌撑着脑袋,眼眸正定定的望着我,他弯唇鼓励我道:“继续,给爷吐槽吐槽你妈当年怎么待你的,明天我帮你报仇。”

或许是现在的环境似乎倾诉,或许是他的温柔给了我勇气,我吐了口气道:“我从记事开始,我妈对我总是又打又骂的,我从很小的时候就羡慕其他的孩子,比如明天要结婚的那个小信,他从小就被他爸妈保护的很好,我还和他打过架呢,不过那是很小的时候,那个时候我的性格还没有那般懦弱!还懂得反抗!”

“唉,魏念出生之后我的日子更惨,我妈有好吃的都给他留着,过年也只给他买新衣服,我以前是吃不饱穿不暖的,不过那些都是小事!真正导致我性格懦弱的是刚上初中的时候,那时我发育的比同龄人要快,前面已经显到班主任都忍不住提醒我的地步,我那个时候非常难堪,因为我穿的也都是一些不合身的旧衣服,班主任以为我家里穷的揭不开锅,她还带我回家家访,可是她到我家看见我妈穿的干干净净,魏念的手中玩着小赛车,她怔了半晌,对我妈说道,萧阮已经是大姑娘了,为了孩子的身心健康你作为大人还是要顾着她的颜面,我妈当时懵逼的问,什么颜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