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希慕书斋 > 爱到疯狂容子谦萧阮 > 第59章 他给孙陌的承诺
 
容老爷子直接道:“我要萧栀墨。”

我沉默不语,电话里的容老爷子咳嗽了两声解释道:“萧栀墨是子谦的女儿,虽然我不同意子谦救她,但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已经没了孙子,容家的血脉断送,我只剩她。”

“她并不是容家唯一的血脉。”

容家还有一个容子温。

容老爷子清楚这点,他耐心的与我解释说:“容家是子谦的容家,而且子温对事业没有心思,连他父亲的产业他都拒绝管理的。”

容老爷子现在需要萧栀墨,就像我爷爷需要我一样,两个老头子都在渴望继承人。

但容老爷子和我爷爷不同。

容老爷子曾经对我做的事历历在目。

他心底越渴望萧小妖,我越不会让他得逞,我要让他明白一个风水轮流转的道理。

“放心,我不会让她回容家的。”

“萧阮,这是白得的财产,子谦所拥有的比你我想象的更甚,丝毫不亚于你的萧家。”

我直接挂断了容老爷子的电话,直到这时我才感到一丝快感,可这抹快感快速的消失,就只剩下无尽的悲怆以及深深地绝望。

“小爷,你爷爷需要你呢。”

“爷,姐姐也需要你。”

我将脑袋靠着墓碑,似乎这样就能与他依偎着,渐渐的身体有了温度,我异常温柔的说:“我讨厌你爷爷,可我更讨厌自己。”

我和容子谦的错过很大部分是因为我。

我又想起容子谦写的那几篇日记。

言语之间他已经不再爱我。

我如今在这里不过是自我安慰。

对他而言仍旧是负担。

“为何你要死了都不愿意撒谎?”

你为何要一直推开我?!

哪怕骗骗我也是好的啊。

……

“萧阮,你怎么在这?”

耳侧突然传来讨厌的声音。

我缓缓的抬起脑袋看见孙陌。

还有孙陌身侧的明助理。

我泪眼朦胧的问:“你怎么在这?”

她没好脸色道:“我来祭拜容子谦。”

“明助理,为何是她?”

明助理是容子谦的人。

他跟在孙陌的身边犹如容子谦跟在她的身边一样,这是对我莫大的讽刺,但这却是现实,因为容子谦之前都决定带她去法国。

对,法国。

容子谦一而再再而三的提起法国。

他对那边似乎有某种执念。

明助理客气的解释道:“萧小姐,容先生在生前提醒过让我照拂孙小姐,而她要到美国看望容先生,我不过是遵从他的遗愿而已。”

明助理义正言辞的护着孙陌。

我的心底有一股无名火。

我冷声道:“赶紧带她离开。”

明助理一怔,孙陌知道斗嘴斗不过我索性默然,明助理顿了顿客气的说:“萧小姐,强人所难并非君子所为,再说容先生并不希望看到在自己的墓前你和孙小姐起争执。”

明助理的这张嘴真是无敌。

能客气的将人说的无地自容。

所以与他绝不能讲道理。

“我是女人,没想过做君子。”

双腿已经冻麻,衣服也湿透了,我艰难的站起身体,淡淡的望着孙陌精致苍白的脸庞问道:“你以前那般嚣张跋扈,现在又怎么哑巴了?明助理,你说强人所难并非君子,可孙陌做的又何曾是君子?她曾经打过我,还拿掉了我的孩子,这笔账我还没有算但并不代表我不算!抱歉,还有一句话,唯女人小人难养也,我是女人且我是记仇的女人。”

明助理突然明白和我讲道理讲不通了,他叹息说道:“我没想到萧小姐如此……”

我打断他道:“你们走吧,你们不走我待会打电话找人赶你们走,别待在这儿碍眼。”

孙陌终于憋不住了,她冷声说道:“萧阮,你还分不清状况是不是?你将容子谦当自己人,可你从始至终不过是个外人,倘若他将你当自己人,他不会和你离婚、不会让明助理帮衬我、更不会得病了还瞒着你!”

我错愕问:“你知道他生病……”

“是,我知道!他对我从未有过隐瞒,他说他不会娶我的原因也在这儿,他说他拿走我的孙家……他说他先是一个父亲,他说我做错了事就要接受惩罚,他说没关系的,他说他拿走我的孙家他会保证我衣食无忧!他还承诺我要带我离开,可是他现在……都怪你!怪你突然带着孩子出现!怪你抢走了我的子谦哥哥,要是没有你我现在定不会……”

孙陌哽咽住,她对我的控诉犹如魔音缭绕盘旋在耳侧,我心底嫉妒的快要发疯了!

真的,我真的嫉妒孙陌。

他怎么可以对孙陌如此坦诚?

他怎么可以给孙陌这么多承诺?!

我的脚步有些发虚,脸色突然冰冷的厉害,感觉寒意一下侵遍全身,我颤抖着身体离开了墓地,刚走了两分钟就栽进了雪里。

眼角撞到了石头。

痛的身体全身麻痹。

我躺在地上望着阴沉的天空,正飘着雪花,雪花是什么样子的呢?

好像是容子谦的模样。

是容子谦绝情冷酷的模样。

“萧阮,你怎么总是糟蹋自己?”

这声音跟我急眼了!!

我望过去喊着,“容子温。”

他将我从雪地里挖出来抱着我离开,下山的路又远又长,我轻轻的喊着他的名字。

容子温回应我,“我在这里。”

“容子温,你跟以前的变化很大。”

以前的容子温绝不会跟我急眼。

“阿阮,我很讨厌容子温。”

我震惊,“你…你说…你说什么?”

哪有自己讨厌自己的?

“阿阮,你有必要重新认识我。”

……

容子温带我到了医院,眼角处没有破口,但有硕大的淤青,我刚消肿完我爸给我打了电话,“接你的人在门口等着你的。”

他说的门口是医院门口。

他清楚我在美国的一举一动。

挂断电话后容子温问我,“是谁?”

“不算亲戚的亲戚。”我道。

他坐在我身侧问:“要过去吗?”

“嗯,刚刚谢谢你。”

他温润的问道:“你一个人可以吗?”

“嗯,别担忧我。”

他没有必要对我这般好的。

“阿阮,到了给我发短信。”

我起身道:“好的,谢谢你。”

“不必如此客气。”

我和他都没有提起容子谦。

可不提并不代表不存在。

我正要走时他突然拉住了我的胳膊。

我轻声问:”怎么?“

”阿阮,其实我对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