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希慕书斋 > 爱到疯狂容子谦萧阮 > 第38章 你信我,便安心等待
 
“为何不救?难道你自己心里不清楚?你呢?那你有没有为你自己想过?为容家想过?我先不说你的问题,现在萧阮已经怀孕了,倘若你现在要救那个孩子萧阮肯定不会生下肚子里的这个!你觉得我会同意?!”

容老爷子知道我怀孕了?

这事他是怎么知道的?!

肯定是容子谦告诉的他!

容老爷子的这个想法太过自私!!

“所以爷爷现在谁都选,谁都保,唯独不愿保萧小妖?倘若萧阮生下的仍是女儿呢?!”

“我说过,萧小妖的病好了她就不会生肚子里的那个,何况即使生的是个女儿也比隔壁那个病秧子强,再说我绝不会选择救她。”

“爷爷,我来不是跟你商量的。”

容老爷子硬气问:“难不成你杀了我?”

“那你就愿意让那份力量浪费?”

这句话好像是威胁……

容老爷子气急败坏道:“你!!”

随即他哽咽道:“你让我怎么办?容子谦,你让我怎么选?我心里考虑的只有容家!”

谈话不欢而散。

容子谦出了病房的门看见我在面色怔了一怔,随即想了一会儿问道:“你听见了?”

“嗯,容家有办法救小妖。”

我希冀的承诺道:“子谦,只要你们愿意救萧小妖,我肯定生下肚子里的这个小孩。”

夜色沉溺,容子谦绕过我进了电梯。

我赶紧跟上去问:“其实你们一直有方法救萧小妖对吗?只是你爷爷不肯救她而已。”

我实在想不通世界上有这么恶的人!

而且萧小妖还是他的曾孙女。

男人淡道:“嗯。”

电梯下沉,在封闭的空间里容子谦沉默不语,我想开口问他有什么方法,但我又了解他的性格,倘若他想说他会主动告诉我的。

压根不用我主动问他。

他出了电梯,我跟随在他的身后,心里忘了他下午对萧小妖做的事,算不上忘了,只是比起他有方法救小妖的事而言这个更重要!

雾城的雪大部分都融化了,夜色撩人,星斗璀璨,一眼瞧着明天都像是晴天烈阳。

容子谦双手插在裤兜里走下医院的台阶,我刚跟上去两步他忽而停下道:“我出生时爷爷保留了我的脐带血,这个可以救萧小妖。”

容子谦和萧小妖是亲生父女。

他的脐带血萧小妖基本能用。

我惊讶问:“脐带血能保存这么久?”

容子谦凉凉如水的声音解释道:“一般的脐带血可以保存二十年左右,不过容家并不差钱,花了大价钱藏在了更密封的地方,这个保存四五十年都能用,现在这个是唯一能救萧小妖的方法,不过只有爷爷才知道它的下落。”

可容老爷子压根不会救萧小妖。

我手足无措的说道:“他就是担心我不会生下这个孩子,只要他答应我肯定会生的。”

闻言容子谦沉了沉眸色,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举手之劳的事爷爷怎么会不做?只是他不想将脐带血浪费在萧小妖的身上而已。”

我神情震惊问:“这是什么意思?”

容子谦疲倦的音色解释道:“萧小妖的病是遗传了容子温的父亲,他当年骨髓移植过,虽然病情得到了控制,但爷爷毕竟心疼他这个儿子,爷爷怕未来有一天他的病情会复发,所以他将我的脐带血留着是给他备用的。”

我实在想不通的问他道:“可你父亲的病情没有复发,他为了一个还未发生的事就……我知道他不承认小妖的身份,但这样未免太不近人情!而且我说过我会生下这个孩子的,我只是怕小妖等不及暂用你们的脐带血而已。”

容子谦提醒道:“那是容子温的父亲。”

我:“……”

容子谦又说道:“你和我说没有用,你刚刚听见了,我虽然不承认她的存在,但毕竟是我容家的骨血,我是想救她的,可爷爷喜欢事事掌控在自己的手中,倘若你信我……”

容子谦顿住,我着急问:“什么?”

“你信我,那便安心等待。”

我不确定的问:“你会帮我?”

“我说过,萧小妖毕竟是容家的骨血。”

我想起萧小妖下午对我所说的话,我难以置信,不确定的又问:“你没有任何条件?”

容子谦瞬间沉脸,“不知好歹。”

我知道我又惹恼了他。

我也不甘示弱道:“你下次别对萧小妖说那样的话,再怎么说她都是一个小孩子。”

“那个小孩聪明的让人讨厌。”

见他这般严肃的神情说着萧小妖的坏话,我忍不住的怼着他道:“她不是你的翻版吗?再说哪有父亲讨厌自己孩子聪明的?况且萧小妖又没有惹着你,她很听话懂事,何况这些年你都没有养过她!你知道她的生日是什么时候吗?你知道她喜欢吃什么吗?你知道她读幼儿园几班了吗?这些你通通都不知道!你唯一知道的就是她心底在渴望你,但你却装作不知道!容子谦,你始终是亏欠她的,你少在这儿挑剔!”

我口口声声的质问着他,他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容子谦寡淡的嗓音问:“你生她,问过我的意愿了吗?”

这句话堵的我哑口无言。

的确是我擅作主张。

而且他从没有想过争抚养权。

“无论怎样,她都是你女儿。”

容子谦懒得再搭理我,他迈步走到自己的车旁上车离开了医院,我转身进了医院。

我站在萧小妖的门口偏眼看了眼容老爷子的病房,此生我都没有理由能够原谅他。

好在容子谦没有那么绝情。

不过容子谦选择萧小妖我能理解。

因为他从始至终都恨着他的亲生父亲。

不然他不会一直称他为容子温的父亲。

晚上我正要休息时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我接通问她,“你是?找我什么事?”

“恭喜你,苏光年的案子你要赢了。”

这个声音异常的熟悉。

我肯定在哪儿听过。

我镇定问:“你的名字是?”

对方笑着问:“对我这么好奇?”

我故作惊讶道:“难道你没有名字?我家里的那条狗都有名字,你怎么会没有名字?”

“你找死是不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