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希慕书斋 > 爱到疯狂容子谦萧阮 > 第32章 子谦爱我吗?
 
薄家为何要逼苏光年到绝地?

容子温点点头道:“是,薄家的男人。”

我又想起了薄云卿这个名字。

我皱眉问道:“薄云卿?”

容子温否认道:“真正算起来薄云卿不是薄家的人,她的男朋友是薄家继承人薄远。”

那容子谦为什么要提起薄云卿?

容子温替我解着疑惑道:“薄家的长辈,也就是薄远的父辈以及爷爷辈都不赞同苏光年进薄家,因为薄家讲究门当户对,苏家的门对不上薄家的户,所以他们一直打压她。”

虽然在雾城容家一手遮天,但紧随其后的苏家也是赫赫有名的,论实力也是不容小觑,但在薄家的眼里他们竟然瞧不上苏家。

而且以这样的理由打压苏光年太荒谬。

我直觉认为薄家是一个荒谬的家族。

我问容子温,“薄家是帝都的?”

容子温诧异问:“阿阮怎么知道?”

“只有帝都的人眼睛才长在头顶上。”

容子温莞尔一笑,他提醒道:“这件案子很危险,你多加小心,别再让自己伤着了。”

容子温是真心关心我的。

我也没有想过我们两个现在竟能如此平和的对话,这有点超过我之前的想象。

我以为我和他是老死不相往来的那种!

我叹口气,“不劳你费心。”

他起身道:“嗯,我会通知子谦,毕竟他现在是你的丈夫,于情于理他都该照顾你。”

容子谦刚刚还暴脾气的让我滚。

我赶紧道:“不必,我不想让他担忧。”

我现在扯谎真是信手拈来。

容子温笑道:“阿阮,你先休息。”

他弯下腰替我理了理被角,随即温和一笑离开了病房,望着他的背影我若有所思。

不该是这样的。

我和他不该是这样的相处状态。

我又忧愁的叹口气,这时胃里又泛着恶心,我趴在床边拿过垃圾桶吐了半晌才缓过神,突然想起从昨天到酒镇与容子谦分离之前我都未曾感到恶心,与他在一起真是神清气爽,而且自己笑的都比平常要多的多!!

最重要的是和容子谦在一起快乐。

是的,感到开心。

偶尔还想撒撒娇。

哪怕我大他五岁。

但我打心底依赖这个男人。

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我醒悟过来自言自语问:“这算什么?”

难不成我爱着的仍旧是容子谦?!

不不不,我绝不会再爱容子谦。

话虽这样,或许是因为受了伤的原因,我心里一直念着容子谦,还是希冀他能来看望自己,心底的那点小火苗还在熊熊燃烧。

……

萧庭詹接萧小妖回到病房后来找了我,他看见我的模样皱眉问:“怎么又受伤了?”

“没事,下次我一定注意。”

萧庭詹过来坐在我的身侧提醒道:“最近别乱跑,等苏光年的案子结束我们就离开。”

我点点头答应他道:“嗯。”

如今肚子里的孩子最为重要。

因为他是萧小妖生命的延续。

自然也是我生命的延续。

“小阮,你父亲想见见你。”

我立即拒绝道:“我不方便。”

闻言他叹息道:“现在的确不方便,等你生下孩子之后再去看他吧,毕竟都在美国。”

“嗯,我答应你。”

萧庭詹与我都是被萧家赶出门的人,我们两个回去就好似笑话,但萧庭詹毕竟是我亲生父亲养大的,他对萧庭詹有养育之恩。

而且我这个父亲……

虽然他这辈子不承认我的存在,不拿我当他的女儿,但在六年前我找上他的时候他却没有拒绝我,他给了我施舍,让我在美国留了三个月,后面还给了我一笔创业资金。

我仍旧记得他当时说的话,“原本我和你是毫无关系的,是你那个乡下的妈自作主张的生下你,但你毕竟是我的骨血,我最多让你留在这儿养胎,再给你一笔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以后你别再来找我,我不会认你。”

这是他当时的原话。

我遵守诺言甚至躲得远远的。

可他现在却说要见我。

他见我肯定没有好事。

萧庭詹陪了我一会儿就离开了,我侧身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只是假寐休息而已。

晚上七八点钟的时候有人推开了病房的门,我下意识的睁开眼看见一张英俊的脸。

我勾了勾唇喊着,“子谦。”

容子谦的脸色略为苍白。

我坐起身问:“你身体不舒服?”

他脸色一凛,“诅咒爷?”

我忙摇头,“你脸色苍白。”

房间里有暖气,容子谦脱下了身上的鹅牌米色羽绒服搁在床边,我倒是第一次见他穿这样风格的衣服,三七分的刘海此刻顺贴在他的额前,显得他比以往更为的年轻。

像是八年前初识的容子谦。

只是眼前这个男人的轮廓更为锋锐。

容子谦的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宽松毛衣,衬得他像个干净的少年,他顺势坐在了我的床边问:“怎么转眼不见又将自己搞伤了?”

我将我接到威胁电话的事告诉了他,他眯着眼,眸光里透着危险的光芒,随即取出手机当着我的面点进通讯录找到了一个备注名为薄云卿的号码,他修长的手指点了一下号码就拨打了出去,对方接通了他的电话。

“找我何事?”

对方的声音很冷,我心里略有些为他担忧,因为我清楚住在帝都的人都是狠角色。

房间里只有一盏床头灯,橘黄的灯光落在容子谦的侧脸上衬得他面部暖暖的,轮廓线条也柔和了不少,我屏住呼吸听见他淡淡的语气对薄云卿说道:“薄家动了我的人。”

容子谦说我是他的人。

薄云卿漠然的语气问:“谁?”

“苏光年的辩护律师萧阮。”

听到苏光年这个名字薄云卿沉默了,容子谦轻描淡写的语气威胁道:“我离开帝都两年,并不代表我权势衰落,一叶障目。薄云卿,告诉你们薄家的人,倘若你们要是再动我的人,我定会杀回帝都让薄家追悔莫及。”

听见容子谦的话我心底震撼。

他在帝都怎么会有自己的权势?

离开帝都两年……

容子谦之前一直在帝都发展吗?

薄云卿凝声道:“薄家的事与我无关,但我会替你盯着,薄家这边不会再动你的人。”

容子谦挂了电话,他将手机随意的扔在床上,眼神睥睨的望着我问:“疼不疼?”

容子谦问我疼不疼……

像是白天争吵的事不存在似的。

我咧嘴笑说:“疼,你帮我揉揉?”

容子谦嫌弃道:“伤口怎么揉?”

我侧身躺在床上,伸手拍了拍左边这个位置轻声说道:“子谦,陪我躺会儿好吗?”

容子谦皱眉,“萧阮你这是做什么?”

“我想和你聊聊天。”

容子谦眸光深邃的盯着我许久,随即脱下鞋子侧身躺在床上,我和他的目光面对面望着,我盯着他英俊的脸庞道歉道:“下午是我的错,我不该特意说那些话让你难过的。”

不知怎么的,我不想再跟他争吵。

我想平静的度过接下来的这几天。

就当是放纵自己几日吧。

他未曾言语,没有接受我的道歉也没有拒绝,我盯着他的眼睛问:“子谦爱我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