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希慕书斋 > 爱到疯狂容子谦萧阮 > 第25章 容子谦为我打人
 
“酒镇笼统就这么大,一两个小时就能走完,附近的邻居基本上都是相互认识的,你想要找人要么就是询问当地人,要么就是去当地的公安局查最近一年在这儿办理……”

容子谦适时的打住,但后面的话不言而喻,我由衷的说道:“你一直都很聪明。”

他不以为然的挑眉,“显而易见。”

我还没遇到过这么夸自己的人。

我抿唇微笑,这才瞧见容子谦换了一身墨色的休闲外套,里面配了一件浅绒的白色毛衣,鞋子也换了双黑色的马丁靴皮鞋,脖子上还系了一条藏青色的棉质长款围巾。

容子谦额前的头发三七分,腕上戴着一块黑色皮质的手表,这身衣着和打扮显得他这个男人青春富有活力,与在梧城时穿着西装打着领带且不苟言笑的他有着天壤之别。

这样的容子谦更令人容易接近。

盯着他的模样我突然忍不住的失口说了一句,“你这样的打扮让我瞧着像你姐。”

主要是我平时的穿衣风格比较成熟。

身上这套衣服亦尽显气质。

闻言容子谦眸光含笑,不知道哪儿惹得他愉悦了,他音色柔和道:“可不是瞧着像,原本就是,再说我们走出去让人知道你老牛吃嫩草不好吗?这样显得你更加有魅力。”

我:“……”

他这个歪理倒不得不让人佩服。

见我沉默不语,容子谦过来搂住了我的肩膀出门宽慰我道:“年龄有什么好在意的?我越年轻证明你越吸引人,这样不好吗?”

容子谦说的好似有道理。

清晨的酒镇雨停了,但天空仍旧是阴沉沉的,出门瞧见远处的山峦白色云雾缭绕,朦朦胧胧的煞是漂亮,很久没见这种景色。

隔壁的楼里突然传来争吵声,“你个死人又藏在这里抽烟!魏念明年要出国留学,费用要好几十万,你赶紧出去挣钱!到时候钱不够我就把你这房子卖了让你睡大街去!”

我妈对魏念是极好的。

甚至舍得卖掉她的房子给魏念凑留学的费用,而我当年上大学连生活费都没有!!

经常性的饿一顿饱一顿。

“钱钱钱,你一天都在提钱!”

这个声音是我继父的。

“不然呢?难不成提你?!你看看你自己这个窝囊样,这个家没有我撑着早就……”

里面的争吵声越来越激烈,我怕我妈发现我就赶紧拉着容子谦的手掌离开了那儿。

见我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容子谦皱着眉说道:“难道这些年你从没有回过这里吗?”

我摇摇脑袋,“从未。”

“如此恨你妈?”

说不上恨,毕竟是生了我的人。

但这辈子都无法再原谅。

我没有回答容子谦的问题,而是带着他到了当地的公安局,到的时候看见明助理还在,他见到我和容子谦过来时怔了怔,忙起身恭敬的对着我身侧的男人汇报道:“容先生,昨晚抓的那些人我已经连夜调查了他们的案底,他们之前犯过不少的事,但因为其中一位是酒厂老板王建的儿子……王建贿赂了这里面的人,所以他们每次进了警局都能完好如初的出去,久而久之就对法律失去了敬畏之心!我已经派了律师起诉他们,连同他们以前的案底都翻出来,包括王建的,这次按照你昨晚的吩咐彻底击垮他们身后的保护伞,让其再也无法胡作非为。”

昨晚的吩咐……

容子谦昨晚说要给我一个公道。

没想到公道来的如此之快。

这事藏在我心底八九年,被他一朝之间解决,此时我情绪略有些激动的望着他,望着身侧这个虽小但值得人依靠信赖的男人。

“嗯,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王建那个酒厂子不怎么值钱,你找个时间给收购了。”

明助理恭敬道:“是,容先生。”

“萧阮你去查吧,我在这等你。”

说是在这儿等我,但容子谦随着明助理到了警局里面,我拿出我的身份证、律师证以及其他的资料递给警察,他们下去核实身份。

核实完之后他们将当地一年之内办了居住证的名单和地址给我,里面没有一个姓陈的。

或许是改了名字隐藏了身份。

苏州城送苏光年的母亲到酒镇这个热闹的地方藏匿非常不明智,除非苏州城和酒镇之间有什么关系,现在需要从苏州城查起。

我让警察配合我调查了酒镇的人口,里面没有叫苏州城的,但镇西有一家姓苏。

这是镇西唯一一家姓苏的人家。

不过苏家十几年前就已经搬迁了,如今只剩一座空宅子,线索突然断在了这里。

但很有必要跑一趟镇西。

我待会过去问问当地人。

没查到想要的资料我没有感到失落,坐在这儿等了会才等到容子谦从里面出来,他满脸冰冷,拳头上都是血迹,白色的毛衣上也沾染了不少,像是刚跟人打过架似的!!

我起身诧异的问他,“你做了什么?”

答案在心底不言而喻。

后面有警察追出来高声呵道:“小子你在警局里打人胆子不小啊?赶紧过来认个错。”

容子谦的身体屹立不动,似乎对这话充耳不闻。

闻言明助理赶紧赔着笑脸解释道:“同志,昨晚那三人侵犯的是我家容太太,容总刚刚看见他们心里气不过就动了手,同志你大人有大量,有什么事我和律师在这儿解决。”

容子谦面色阴沉的离开了警局,我默默的跟在他的身侧,他拳头上的血迹特别晃眼睛,我掏出包里的纸巾过去握住他的手掌替他擦拭,擦拭完之后抬头看见他正微微的垂着脑袋盯着我,眸光里是暗流涌动的情绪。

我抿了抿唇还是说道:“虽然你是替我出气我不该说你的,但你下次别再这样鲁莽行事了,即使想打人也别挑警局那样的地方。”

容子谦抿唇,终究沉默不语。

我收回手道:“走吧,去镇西。”

我和他走了半个小时才到镇西。

镇西临江,江流延绵几公里,刚好从镇东拐了个弯离开,这也是镇西老一辈最骄傲的地方,也因为这事镇东常常被镇西打击。

我在学校里读书的期间,因为老一辈的教育问题,镇西的孩子普遍瞧不起镇东的。

镇西繁华,街上人来人往,我不太想人看见我的模样,主要是怕有熟人认出我。

我踮起脚熟稔的从容子谦的脖子上取下他的围巾系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还遮住了大半的脸,弄完之后我偏过脑袋看见男人面色微怔。

我皱眉问:“怔着做什么?”

容子谦不轻不重的语气说道:“姐对我似乎太过随意了,我们之间有熟悉到这种地步吗?”

我反应过来傻笑道:“借用一下你的围巾伪装自己!嘿,你这小孩别那么小气好吗?”

容子谦冷哼道:“我可不小,姐又不是没试过,你要是觉得不满意我们晚上再试试。”

听出他话里的暗示,我脸红的说道:“容子谦你别不正经,我们赶紧找线索吧。”

他恢复正色问:“下一步做什么?”

“镇西有苏姓人家,虽然他们搬走了多年,但从邻居那里应该能问到一些事情。”

“你想知道苏州城是不是这儿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