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希慕书斋 > 这本小说很健康 > 第1567章 老馆长的后人
 
第1567章 老馆长的后人

“主公,同人学会的千鸿大神来了,希望能够见您一面!”在自家的洛阳宫里面,正在享受着蔡文姬按摩的刘旭,忽然听见一个侍女走了进来,向刘旭报告道。

“来的倒快呀!”刘旭嘴角微微一笑,然后道“去把千鸿大神请到会客厅里面坐一坐,就说我稍后就到!”

“是!”侍女领命而去,而刘旭这一把将身后的蔡文姬给抱在怀中,用力的在她身上香了一口后,然后摁着头就往下压,同时喘粗气道“小姬姬,我二弟有些不听话了,你用嘴巴教训他一下!”

“主公,你不是要见那个千鸿大神吗……”蔡文姬一愣,然后疑问的问道。

“见要见,但不是立刻见,不等一等,怎么体现出我的辛……哼……苦呢……”刘旭说着,突然就开始哼哼了起来。

不知不觉之间,千鸿大神已经喝了足足三杯茶水了。

不得不承认,洛阳宫里面的茶叶就是非同凡响,千鸿大神喝过不少的茶叶,有不少还是被誉为新世界里面的珍品,但是和洛阳宫里面的茶叶比起来总是感觉差了一些味道。

不愧是小天尊家里面的东西,就是非同凡响呀!

正当千鸿大神准备细细的品味第4杯茶水的时候,一阵脚步不缓不慢的走了过来,然后就听见一阵慵懒的声音道“抱歉抱歉!我这几个月一直都在虚空里面奔走,精神很是疲惫,不自觉的就多睡了一会儿,小家伙切莫生气呀!”

“哪里!会长您老人家日理万机,愿意晚辈一面,晚辈就非常感激了,不过就是等一会而已,这算得了什么!”一见到刘旭,千鸿大神就立刻站了起来,笑着向刘旭说道。

“行了,任随在这里被晾了两个小时都会生气的,不过你也不要怪我,实在是你来的太急了一些!”刘旭淡淡的说道。

“会长,这事情由不得我不急呀,会长您一次出行就要几個月的时间,如果晚辈不厚着脸皮快一些的话,那都不知道要排到猴年马月去了。”千鸿大神苦笑着说道。

“哦!”刘旭不知所谓的点点头,忽然又道“你都知道了?”

“知道了,晚辈的儿子和罗大神家的孩子是好友,晚辈看到了他们的朋友圈,便第一时间赶过来求见您了!”千鸿大神没有任何的隐瞒,就直接把整个事情都给说了出来。

因为他清楚,在刘旭面前最好不要隐瞒任何事情,只要说实话就好了。

“所以我说你太急了!”刘旭叹了口气道“不错,罗老师家的那些孩子没有说谎,我确实帮罗老师突破成为了小天世界之主。但罗老师是我什么人,和你们自然是不能比的。”

“这里面要耗费的力气和精神不知道多少,光是在虚空中寻找合适的奇点就要几个月的时光,罗老师还是运气好,要是运气差点的话可能要熬上几年的时间,这实在是太辛苦了。”

“我是不想再做第二次了!”刘旭最后赖赖咧咧的说道。

不过刘旭虽然这样说,但千鸿大神却知道事实并非如此。因为如果刘旭大神他真的不想再做第二次的话,那又何必和罗大神的那些瓜娃子合照,让整个事情没有任何阻碍的传扬出去呢?

<div class="contentadv"> 其实刘旭大神肯定是愿意帮助他们的,只是那个被帮助的对象不是自己罢了,只是自己脸皮厚,抢先一步跑了过来而已。

千鸿大神猜对了一半,刘旭确实是在假装不愿意,但原因并非是他千鸿大神的身份不合适,而是他单纯的想要装一装B罢了。

“好了,我现在才刚刚回来,你总要让我休息一阵子再说吧……好了,这件事情伱先回去,等以后再说!”刘旭面无表情说道,甚至都已经开始送客了。

不过在心里面,刘旭却道“你求求我,你再求求我,你再求求我我就答应了!”

但千鸿大神也明白,自己如果这一次走了,那下一次要再轮到自己,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去了,同人学会里面有一大批资格更老,同时和刘旭也有不少交情的老会员,他们肯定是会抢走我墙面的。

于是千鸿大神忽然跪在刘旭面前道“会长大人,晚辈的父亲留给了晚辈一件东西,希望能够送给会长大人,还请会长大人过目!”

“你父亲!”刘旭一愣,然后就看到千鸿大神忽然从自己的口袋里面掏出了一把钥匙交给了刘旭。

“这是……”刘旭看见这把钥匙,瞳孔就猛然的缩了一下。这把钥匙虽然已经在自己的日常生活中消失很久了,可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却能立刻想起它的来历,因为这是景清市图书馆的钥匙。

“这把钥匙怎么会在你这里?”刘旭下意识的问道,只是不等千鸿大神回答,刘旭就直接看穿了千鸿大神身后的因果,同时时光法则发动,围绕着千鸿大神的诸多时光变迁也都在刘旭的眼中快速的浮动了一遍。

“你是……老馆长的儿子……”刘旭说出了千鸿大神的身份,这也能解释为什么这孩子手中居然握有景清市图书馆的钥匙了,因为这把钥匙总共有两份,一份就被当初的老馆长带走了做为纪念,还有一份留给了刘旭,让他每天日常给图书馆开门。

可以说,如果没有老馆长的话,就不会有刘旭的今天了。

“老馆长他怎么还有一个孩子,我居然从来不知道!”刘旭有些弱弱的问道。

“因为父亲他不是很喜欢我的母亲……”千鸿大神低着头,小声的说道“我的外祖是祖父的好友,两个人指腹为婚的,只是我父亲觉得我母亲各种不好,在母亲生下我之后,两个人就离婚了,我一直跟着母亲生活的。”

“那老馆长他现在如何了?”

“父亲二十几年前就走了,给父亲看病的医生说父亲年轻的时候伤势太多,而且有好几次甚至动用神魂的来强行爆发力量,伤了根本,所以病来如山倒,根本档不住,就连复活也不顶用。”

“不过我父亲说他死之前能够看到世界平定,而且还是他的接班人平定的,他就已经心满意足了,所以他老人家走的很安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