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希慕书斋 > 本是红尘客,何处惹长生 > 第七十九章:瘴气疫气,跂踵疫鸟
 
  随着越发深入,陈炁却感不对。
“鹤兄,你这位朋友,住在云梦泽的深处?”
白鹤点了点头,接着往前而行。
陈炁若有所思,他心中则是在想,什么人会住在这里面,云梦泽其中岛屿纵横,深处更有瘴雾,就算进到这里面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徐诚元远远望去,开口道:“道友,当心瘴气!”
陈炁回过神来,抬手催使风去。
眼前瘴气被风吹散开来,由此打开了一道豁口。
徐诚元想着,随即开口说道:“仙鹤的这位朋友有些不一般啊。”
在那一片雾气与瘴气混杂的梦泽深处,却忽闻一阵笛声传来。
陈炁与徐诚元对视了一眼,而仙鹤也随着笛声飞去。
这数多白鹤,却是不惧瘴气。
古有传言,鹤为仙家之友,有灵为瑞,逢凶化吉,又或是鹤兄已然有灵,得了先天神通,故而才有此缘。
笛声越发凑近,眼前大雾似是逐渐散开一般,露出了眼下光景。
却见一位身着白纱长裙的女子坐在岸边,手握一支竹笛坐在岸边。
“呜……”
那悠扬的笛声响起,周遭的瘴气却好似随着这笛声逐渐化去一般。
似是察觉到白鹤飞来,那女子顿了一下,笛声也随之戛然而止。
白鹤落地,两位道人也随之落下。
“小鹤,你带了朋友来?”
女子的声音柔和婉转,空灵之中,似又夹杂着些岁月沧桑。
当那女子回头。
正要打招呼的两位道人却都是脸色一变。
“疫气?!”
这女子的身上,竟在散发着疫气?!
女子收起了笛子,说道:“吾名南枝,为跂踵鸟,还未请教二位仙长。”
“贫道姓陈,单名一炁字。”
“贫道徐诚元,道号五木。”
眼前女子彬彬有礼,可那身上散发出的疫气,却不由得让徐诚元不由退后了半步。
南枝随即说道:“去年时小鹤带来了书信一封,美酒一壶,却不知是哪位仙长所赠?”
陈炁上前,拱手道:“还未谢过姑娘当初救了鹤兄一命。”
“仙长客气了,举手之劳,不足挂齿,再者说,若是没有小鹤到来,我也不知要在此地孤单多久。”
“二位道长里面请吧。”
徐诚元略微有些忌惮,大抵是因为这女子身上不详的气息。
走在后面,他便问道:“道友,此人……”
陈炁小声说道:“贫道曾听师父说起过,这世上有一鸟兽,名曰跂踵,见则其国大疫,多年前,便有一场疫灾在梅州肆虐,无药可解,死伤者近有十万之数,便是因为跂踵鸟而起。”
当年的时候,他师父正在山下游历,正好经历了这件事情,故而陈炁才会有所听闻。
道人的声音微弱,却不想那女子却听清了些许。
顿住步子,回过头道:
“……那场瘟疫。”
“便是因我而起。”
忽然的话语,让两个道人都是一愣。
……
南枝居住在这云梦泽中已有多年,一间竹屋,一支笛子,便是她的全部。
“大概是一百年多年前的事情了,具体到什么时候,我也记不清了……”
“那时,我还生活在岭南五岭。”
那里,算是她的故乡。
跂踵鸟多数都生活在南岭之地,那里瘴气横生,鲜有人至,多年以来,这里都是跂踵鸟赖以生存之地。
徐诚元听后问道:“那里瘴气横生,你们如何生存?”
南枝解释道:“跂踵鸟与生俱来就有一种能力,我们能以瘴气为食,将其化解,只是最终瘴气会被凝合,化为疫气吐出,方才仙长所言,见者其国大疫,也是因此原因。”
她转头说道:“却是没想到,到如今竟还有人知晓跂踵鸟的存在。”
陈炁听后顿了一下,说道:“跂踵鸟所剩不多了吗?”
“我应该……”
南枝抬起头来,说道:“是这世上最后一只跂踵鸟了。”
徐诚元听后一怔。
“那岂不是说……”
南枝说道:“如今的天下,想来也不需要跂踵鸟了。”
徐诚元有些没听明白,但南枝也没有解释。
陈炁则是若有所思,好似是想起了什么。
徐诚元开口道:“梅州的瘟疫又是怎么回事?”
南枝抬起头来,说道:“当年我被南岭之中的水泽鳄妖所伤,虽逃过了一劫,但未曾想,却被一位深入南岭之中的采药人捡到,并带到了人间坊镇。”
“我那时身受重伤,尽管心中知晓后果,却也无从阻拦。”
“那场大疫,也由此而起。”
南枝接着说道:“后来我也就离开了岭南,躲在这云梦泽中,借着云梦泽中的瘴气为生。”
徐诚元听后微微点头,说道:“……原来如此。”
南枝微微点头,随即给面前的两个道人倒水。
徐诚元本还想问些什么,但话语却被身旁的陈炁打断。
陈炁看着面前的女子,却忽的开口道:“关于跂踵鸟的事情……”
徐诚元与南枝相继抬头,听那道人继续说起。
“贫道有所耳闻,不过跟姑娘所说,似乎有些出入。”
徐诚元眨眼道:“道友知道?”
陈炁说道:“长辈曾跟我说起过一些往事。”
南枝目光看去,开口问道:
“不知仙长的这位长辈……”
陈炁说道:“贫道师承紫霞山,这位长辈,正是贫道的师父,道号莫愁。”
南枝听后微微一愣,那握着茶杯的手臂,也为之一颤。
她抿了抿唇,说道:“原来如此……”
“只是这过往之事,如若浮云,不如不提了吧。”
陈炁听后也没有再继续往下说起。
“既是这般,那便不提这些旧事了。”
徐诚元见这话语,却是心中好奇的厉害,但此刻却也不好发问,便只有憋着。
南枝点了点头,随即问道:“却不知莫愁道长如今可好?”
“师父他老人家,前不久仙逝于山。”
“这样啊……”
南枝恍惚了一下,脑海之中不由得浮现出一道身影。
当初那场瘟疫过后,天地视她为邪祟,修士念她为恶妖,好像整个天下,都要拿她问罪。
而那个时候,却有一道身影挡在了她的面前。
直至如今,这一幕都还时常出现在她的脑海之中,难以忘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