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希慕书斋 > 蛇婚 > 第708章 那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呼,过瘾。”大师兄喝了口冰可乐,也不怕这可乐太冷冷掉他的老牙。

  “大师兄,你跟师父今天不会是都没吃饭吧?”我看着师父也拿着一个汉堡啃的很快,我忍不住问道。

  “确实没吃,这打坐修炼起来都忘记时间了,如果不是你敲门,我们都还继续打坐修炼,之前不觉得饿,闻着这香喷喷的食物,就饿了。”大师兄点了点头,又吃了一块炸鸡翅。

  痴迷修炼,废寝忘食啊。

  我摇头叹气!

  “师祖,大师伯,猜猜我们在游乐园见到了谁?”夏小凡看师父他们吃的差不多了,就开始卖关子了。

  “钟启山?”师父已经吃的差不多了,他老人家不喝冷饮,接过秦朗递过来的热茶喝了一口,一猜就中。

  “对,那个卑鄙无耻的小人,竟然用游乐园里的游客的性命来威胁小师姑……”夏小凡义愤填膺的说道。

  “威胁你小师姑做什么?”大师兄皱起眉头,大概听到我被威胁了,他立刻吐掉了嘴里刚撕下来的那块炸鸡块,似乎觉得这札记也不香了。

  秦朗他们于是便把游乐园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都说给师父他们听。

  他们听后,神情严肃起来。

  “小师妹,你要去赴约么?”大师兄朝我问道。

  “乖徒儿,不怕,你要是想去的话,为师陪你一起去。”师父也是认真的看着我,朝我说道。

  师门,永远都是我最坚实的后盾。

  但就因为如此,所以我更不愿意用师门来试错。

  我摇头,“大师兄,师父,我不去,钟启山应该不可能来家里强行带我走,不然也不会来游乐园堵我,只要我不去,那我就是安全的。”

  “嗯,你做的任何决定师父都支持你。”师父点了点头,说道。

  “我想着先暂时稳住,等昊辰上神跟阿渊出来了,我们再从长计议。”我说道。

  除非是等阿渊出来了,说我必须要去面对解决这些事情,那就会迎难而上。

  反正走一步算一步嘛,两年的时间,现在我已经找到四灵中的两个了,我想我应该可以在两年内把四灵都找到的。

  既然如此,那就不用急于一时了。

  经过了这段时间的经历,我知道了什么叫稳中求胜。

  也知道了凡事得三思而后行,千万不能鲁莽行事。

  师父他们知道我的决定后,都很赞同。

  我看秦朗他们玩了一整天也都有些累了,便提议今晚大家早些休息。

  随后我们便各自回房。

  其实我是有点担心今晚十点我没去到黄泥塘村的话,钟启山会有什么动作。

  我去洗漱后,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穿着睡衣。

  而是穿上了外出的服装,坐在椅子上,看着手机上的时间,等着十点的到来。

  时间不知不觉到了九点半,我有点想用借物寻人术来看看钟启山在哪里。

  于是我立刻盘腿而坐,拿出莫弈寒的衬衫放到了面前。

  随后我捻诀念咒,闭上眼睛,就看到了钟启山正坐在厢房里打坐修炼。

  正好,让莫弈寒出来折腾一下钟启山,这样起码他就没有精力来操控红姑来办恶事了吧?

  这么一想,我立刻用意识唤着莫弈寒。

  而莫弈寒也很给力,我唤了他两声他就被唤醒了。

  而莫弈寒的魂魄一苏醒,就会影响到钟启山在他这副身体里的稳定性。

  所以我亲眼看着莫弈寒很给力的让钟启山脸色苍白的吐了两口血。

  心想着钟启山现在那么虚弱,所有精力都用来压制莫弈寒的魂魄了,他应该没有多余的力气再来折腾了。

  随后我看着钟启山故技重施,又喝了一大杯的符水把莫弈寒给压制了。

  不过他也已经没办法盘腿而坐,只能靠在墙上猛喘气。

  我这才心满意足的收了术法。

  一个星期来,都跟莫弈寒生出了革命友谊了。

  加上每次我唤醒他的时候,我们俩都会唠嗑那么一两句,所以我们虽然说没有真正的见过面,不过感觉也像是有点熟悉的老朋友似的。

  莫弈寒承诺我只要能把他救出去,如果我以后需要他帮忙,他定会不留余力的帮我。ωWω.GoNЬ.οrG

  这人嘛,广交善缘对自己是有好处的,所以我可不会说不用不用,为了确保他的承诺有效,我们还很幼稚的来个隔空拉钩上吊承诺不许变。

  如果说莫弈寒真的是孟青上神的元灵转世,那他跟我交好,以后他元神合一了,那叫他来帮我一起镇压古墓里的那个狗男人,那应该是没问题的。

  所以这无形中,我已经把孟青上身拉到我这边了。

  心满意足的躺回床上去,现在应该可以安心睡过觉了。

  钟启山现在在四合院苟延残喘的,就算知道我没去黄泥塘村,他应该也是无可奈何的。

  躺回被窝里,我已经有半个月没有跟应渊离说过话了。

  真的好想好想他啊。

  白天还好,毕竟身边一堆人待着,也挺忙碌的。

  但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对应渊离的思念,就越发的明显。

  看着我跟应渊离的微信聊天窗口,上一次聊天,还是半个月前呢。

  这半个月,我生怕打扰到应渊离修炼,也不敢发信息给他,免得他分心。

  我都要掐着手指头来算应渊离出关的时间了。

  他出关了,就意味着我们俩的洞房花烛夜终于可以来了。

  如果阿渊的被我禁锢的力量解开了,是不是对狗男人那边的爪牙,例如钟启山,还有那个老道士,以及那些背后的没有出现过的恶人,是不是都可以一举歼灭?

  还有半个月,就可以见到应渊离。

  这一天天的,还真的是度日如年。

  不知不觉,我就睡过去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我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煞气传来。

  我猛的睁开眼,就看到窗户外头,透过窗帘,隐约看到一个鬼影漂浮在窗边。

  幸亏我是自小被村里的孤魂野鬼吓大的,不然换做一般人,大半夜的一睁眼看到窗户外头有鬼影飘着,只怕都要吓死了。

  这个煞气,我很熟悉,正是红姑的。

  我连忙从床上起了身。

  而本来安静的屋子,这会儿也有了动静,秦朗他们自然也感受到了红姑的煞气,他们全都起了床,冲向我这个房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