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希慕书斋 > 战场合同工 > 第三千三百零六章飞行员手表
 
笔趣阁 ,最快更新战场合同工 !

第三千三百零章 飞行员手表

沉寂的两小时又十五分钟…通讯器没有响过……

谈判在驾驶室和机场指挥塔间激烈地进行。

林锐心转过几个意念,都找不到一个两全其美方法———既能逃脱劫机者的魔爪,同时又不暴露身份。

只有静观其变了。

两名劫机者走到机舱门前,把舱门拉丁开来……

另一名劫机者大声喝道:“可以先释放一部分妇女和儿童。其余所有人都坐在座位上,记着手放在头上,没有我们的批准。所有人不可以行动……”

旅客们露出欢喜的神色,虽然未能释放人质,但谈判看来是朝着良好的方向发展。似乎,他们有点妥协了。

当然,只有林锐和叶莲娜是例外。

假若他被释放,只是由一个虎口送到另一个虎口。

七时十三分,妇女和儿童都离开了被动的航机…一辆油车泊在航机旁加油。

机上剩下了九十七名人质,包括林锐和叶莲娜在内。

天色逐渐昏暗下来。

离开劫机者的指定杀人时间只有十分钟。

所有人质被集在机舱的间部分。

持枪守卫的劫机者的面容有若岩石般严峻,使人难以猜测他们心的想法。而最令人难受的,是那种给蒙在鼓里的等待。不知事情进展至什么阶段,也不知机外的情况,只有沉闷乏味的机舱内部和机枪的威吓。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

七时三十分。

到了劫机者的最后时限……

先前矮壮强悍的劫机者面无表情地从驾驶舱走了出来,眼光冷冷地扫视众人质。

舱内的人质们大感惊怵,大半数垂下头来,林锐身旁那乘客吓得颤抖起来。

面对死亡时,他的颤抖弄得椅子“格格”作响:。

舱内的空气凝结成冰霜的冷酷。

壮汉眼光移到他身后座位的林锐脸上,后者毫不畏怯地回视。壮汉双目凶光大盛。

林锐作了最坏打算,他当然不会甘心屈服,即管要死,对方也绝不会好受得到那里去……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壮汉抑制了正欲发出来的怒火,把眼光移开,来到两排椅后一名黑人的面上,叫道:“你!手放头上,站起来。”

黑人露出诧异之极的神色,扭头四顾,发觉所有人的目光都集在他身上,不能置信地用手指着自己的胸口,傻兮兮地道:“我?”。

壮汉肯定地点头道:“对!就是你。”

另一名劫机者从后扑了过来,枪嘴对着他的后颈,喝道:“手放头上,站起来。”

黑人哭丧着脸站起来道:“你们是否弄错了,我是德国人,我和你们站在同一线上,我……”

壮汉面无表情地道:”你既是怕什么呢?难道不想离开这里吗?”

舱内各人舒了一口气,假若谈判破裂,劫机者首先要杀的人自然先是古巴的运动员,那会拿个黑人来开刀。

林锐隐隐感到不妥,这类交易通常是各走一步,一是整批人释放,没有理由只放一人,难道会是逐一释放,他也想不到找上这黑人的理由。

他对今次劫机份子要求释放的人完全未有所闻,这代表了此人的名气并不响亮。这样劳师动众的劫机,为的就是一个未为所闻的人,究竟原因何在。

他心升起一股阴云。

舱门打开。

黑人走了出去。

众人除了林锐外,都轻松了起来,没有人希望善良无辜的人被杀害……

“轰……”

机枪声震天响起。

一声凄厉的惨叫从舱外传入来。

众人大惊望向舱口,壮汉手提起的自动武器火光闪现,向舱外狂扫……

一时惊叫声和怒骂声,哭叫声响遍整个舱内。

大部分旅客缩到椅底里去,部分大胆的人愤怒得站起来。壮汉冷静地提着冒烟的自动冲锋枪,回过头来,枪嘴对着站起来的人……

站起来的人,在威吓下逐一坐回椅上。尖叫的女人停止了尖叫。

一时舱内静至极点,只有紧张急促的呼吸声此起落。

没有人明白劫机者为何要枪杀一个黑人,要威胁哥伦比亚人,自然应向那些开刀。

事情并非表面那么简单。

林锐没有像其他人般站起来叫骂,他冷静地坐在位子里,分析着整个形势。

劫机分子开始杀人了。

一开始了屠杀,杀人的狂性会像瘟疫般蔓延开去,使杀人者完全丧失了理智。

下一个会是谁?

他一定要制止这批狂人。

救人要紧,把自己会否落在哥伦比亚人手,这一考虑置诸一旁。

时间逐渐溜走。

壮汉狞笑数声,眼光在旅客群巡视,可怜的人质纷纷垂下头来,有人忍不住哭了起来。

林锐霍地站了起来。

一时机舱内近百对眼睛齐集在他身上。

林锐傲然道:“不用找了,就是我吧。”

壮汉愕然,沉默了数秒后,冷笑道:“好!要充好汉,就让你提早报到。滚出来,记着把手放在头上,不要有任何动作。”

林锐侧身离座,当他经过那教练时,后者眼透射出对他的佩服和崇敬。

林锐的义愤激起了一个老人的勇气,站了起来,高喝道:“要杀便把地们全杀掉吧!

““轰!”

老人整个人给抛回椅背去,软泥般滑落椅上,两眉间血肉模糊。

惊人的准确枪法。

惊人的残酷手段。

壮汉右手持着冲锋枪,左手紧握着一支手枪,枪口仍在冒烟。

林锐的手放了下来,准备前扑,可是壮汉的枪嘴转向他的眉心,使他把动作像电影的凝镜般停顿下来。

枪声的余响仍在众人耳际内轰鸣。

没有人敢吭一声。

没有人怀疑或挑战他们杀人的决心。

壮汉嘿然冷笑,道:“把手放回头上,乖乖地走过来。”

林锐深深吸了一口气,把手放回头上,缓步向守着舱口的壮汉走去。

林锐终于来到舱口。

机外新鲜空气和微风拂进,使他精神一振。

壮汉移到他身后,低喝道:“滚出去。”

腰脊处微风袭体。

他知道对方想伸脚把他撑出舱口,让他滚落舷梯,加以射杀。

这是他的机会。

他的身边猛然下缩侧跌,手臂一夹,恰好把壮汉的脚挟在肋下,跟着腰劲一带,壮汉失去平衡,向前仆过来。

林锐一手劈跌他的手枪,另一手锁喉,搂着壮汉向驾驶舱的方向圆球般滚去,壮汉亦是技击高手,拼命反击。

其他大汉喝骂连声,却不敢盲目射击。

纠缠间林锐一下膝撞,命壮汉下身。

壮汉闷哼一声,全身痛得痉挛起来。

林锐一手抢过他的自动步枪,枪嘴抵着他的下颚。

所有事发生只在数秒之内,其他劫机大汉赶到前时,形势已逆转。

林锐这时面向着舱尾的方向,和舱内五名的持枪人成为对峙的局面。

林锐喝道:“不要动,,你……”

话犹未已,背后驾驶舱门传来一下轻响。

林锐大叫不妙,待要把壮汉拖迸座位,以应付腹背受敌之局。

颈项一紧,异变已起。

林锐连骂自己窝囊的时间亦来不及,眼冒金星,呼吸顿止……”

一股无情的大力把他一拖,失去平衡,侧跌地上。

跟着肋协间一阵猛痛,手的枪脱手而去。

拖力来自绕颈的长索,肋胁则是受到壮汉的反击。

冰冷的枪管抵着他的太阳穴。

另外一个匪徒首领冷静地道:“不要节外生枝,我们要的人快放出来了,跟着道:“太鲁莽杀人了。”

林锐肚腹重重了一脚,滚了开去,差点滚到座位的椅脚,势子才停下来,这当然是壮汉在拿他泄愤。

张开眼,恰好见到叶莲娜,为了避免被发现,叶莲娜穿了一身黑色的宽大衣裙,俏面也藏在脸纱里,林锐升起揭开她脸纱的冲动。

之前那个匪徒脸色阴沉站在另一边,一面不忿之色,显是绝不服气。

劫机者头目淡淡道:“先放其他人,只须留下飞机师。”

看来他对手下刚才的手段,并不满意。

林锐一颗心直往下沉,只望哥伦比亚方面没有人认得他,如果祷告有效用,那他每一句祷都将会和这个希望有关。

壮汉低喝道:“站起来!听到没有,我说站起来。”

林锐装作很艰辛地站起来。没有人知道他惊人的体质和抗打力量足可使他发动最强力的反击。

这次他的目标将是那个头目。”

壮汉指着他喝道:“你,将手放在头上,坐到座位去,你将是最后被释放的人。”

林锐心一喜,只要不把他交给哥伦比亚人,他仍有逃生的机会,这下他又暂时打消了反抗的念头,他暗忖那个壮汉对他动了杀机,故意骗要释放他,其实只是如猫捉鼠般玩弄他。

他艺高人胆大,淡淡一笑,乖乖在一角孤零零地坐下。

那个匪徒头目,沉默地凝视着他,不知心转些什么念头。

人质逐一离开机舱。

现在只剩下二十多乘客、两名机师、林锐和几名劫机者。

当然,还有叶莲娜。她并没有跟随其他人离开。其他劫机者也没有问,因为一般情况下阿拉伯妇女不会离开她们的男人。

她在机舱的前端椅子上,修长苗条的身躯里在宽大的黑色阿拉伯黑裙里,面藏于薄纱。

虽然她一动不动,可是林锐却从她轻轻波动知道她呼吸在加速。

一直以来,她显示出无与伦比的沉着和冷静。

这一刻的紧张,因为接下来将是最关键的时刻。

那个匪徒首领接了一个电话,转过身去,冷冷道:“他们已经放人了,通知外面的军警,要他们清除机场所有障碍物,我们放最后一批人。只留下两个机师。“其他的劫机者领命而行。

令人焦虑的等待。

林锐有点火大,在长时期的佣兵生涯,他从未曾试过像这眼下的进退维谷,不知所措。

还有最头痛的,就是站在他背后那凶悍的壮汉。

他察探到那个壮汉的杀气和敌意。

“轮到你了!”

手持自动步枪的其一名劫机者,挥动枪嘴向他示意,命他步下舷梯。

林锐谨慎地踏出两步,来到舷梯顶端的平台。

“卡嚓”。

背后传来枪嘴上膛的声音。

林锐立时想起那个壮汉的大口径手枪和给他枪杀的那老人血肉模糊的脸。

他脑迅速定下对策。

唯一机会,就是靠他敏捷的身手,翻到舷梯底下。

那是避开壮汉准确如神的枪法的唯一福地。

“走下去!”

劫机者不耐烦地发出指令。

林锐环视四周。最后一个人质,身朝二百米外一群全副武装的军警走去。

林锐全身一震,怕什么来什么。一旦他下去,那些哥伦比亚军警,肯定会彻底调查他。

“滚下去!”身后的劫匪壮汉大声道。

林锐缓缓举起左脚,装作向下一级踏去。

实际上全身的力量凝聚在右脚,当左脚尚未落地的一刹那他将会利用右脚蹬之力,整个人弹起,翻下舷梯。

左脚向下踏去。

身体微弓。

这下弹跳翻腾,将全以腰力带动。

在这千钩一发的刹那。

“轰!轰!”

机头驾驶室处传来两声闷响。

哥伦比亚军警方面的人蹲了下来,举起机枪。

林锐迅速回头。

只见舱门内的劫机者露出紧张的神色,扭头望向机头的方向。

林锐暗叫天助我也。

他快速地向后猛退,闪电般来到两劫机者间,两肘猛撞两人的肋骨。

两名大汉侧跌两旁,他一手捞着其一人手持的冲锋枪,待要奋力夺过,岂知对方非常了得,虽在剧痛,仍一口咬着系在颈项的枪带,一时争持不下。

林锐暗叫糟糕。

一技冰冷的枪指着他的背脊。

那个壮汉劫匪冰冷的声音喝道:“停止!举起手来!”

林锐暗叹一声,无奈举高双手。

劫匪沉声道:“小子!你死期到了。”

另一个大汉却拦住他道:“别杀他!他应该是个退役军人,而且会驾飞机。”

“我?”林锐愣了一愣,随即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自己的手腕,瞬间明白了。他手腕上戴的手表是一款飞行员手表。

这是一款军用的飞行员表,还是在安莫尔的时候,卡桑送他的纪念品。这种表是市场上买不到的,除非是空军飞行员。

联系到林锐之前问过航向问题,加上飞行员专用表,所以另一个大汉认定此人应该是个退役飞行员。

这时两名正副机师的尸体正在被拖出舱外。他们身旁有两柄手枪。估计两名机师受过反恐怖分子的训练,驾驶位上藏有自卫手枪发难时惨被枪杀。

而这个时候,这些劫匪需要飞行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