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希慕书斋 > 先尊归来莫海谢雨桐李欣雨 > 第946章 故人孙女
 
你们还是不懂?

从秦筱月嘴中说出的这句话轻飘飘的,但却让燕东飞等人,捉摸不透。

“呵呵,看来你们连一百亿美金都瞧不上啊。”燕东飞阴阳怪气地说道。

“说得没错,别说一百亿美金了,就算是一万亿美金,我家公子也看不上,我家公子喜欢懂事的人,李牧风要不是因为懂事,我家公子也不会要送他一场造化。”秦筱月淡淡说道。

“就算……”燕东飞还想争辩,但李牧风已经抬手,打断他的话。

“这件事情,到此为止,莫公子已经是宽宏大度了,我们一年拿出十亿赔偿,还是可以接受的,减免或者延期,都不需要再提了。”李牧风沉声说道。

再说下去,自己的造化都要飞了,这可不是钱能比的,李牧风这种级别的人,对于钱,自然也没有什么概念。

“呵呵,就听牧风兄的,不说这件事情了,我们喝茶喝茶。”燕仲柏无奈地举起茶杯,装作喝茶,转移话题。

“爷爷,李伯伯,我知道你们的意思,但,这钱我们真的没有能力负担了,现在门中已经有很多人心生不满了,而且这几年我们的几笔投资都失败了,每年还要拿出十亿美金赔偿,到最后,我们恐怕连我们的房子都要卖了。”燕东飞咬牙,大声说道。

“谁心中不服,让他们来找我,现在,东飞,你住嘴,不要再说了。”李牧风脸色一沉,如笼罩了黑云,满是阴翳。

李牧风是真的生气了,燕东飞这孩子,怎么一点没有眼力劲呢?

见李伯伯动怒了,燕东飞只好不甘心地低头,压制着呼之欲出的愤慨,沉默不言。

“砰!”

莫海突然放下茶杯,茶杯落在梨花木茶桌上,发出一声轻微的碰撞声,声音很轻,但落在每个人的心中,却异常洪亮而尖锐。

李牧风连忙抬头,看向莫海,心弦紧绷,惴惴不安。

“年轻真好啊。”

莫海开口,用感慨的语气随意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但,年轻人若是不懂事,生命可能在最灿烂的年华里凋零,燕门主,既然带着自己的小辈,就要管住小辈们的嘴巴,小心祸从口出。”莫海再次说道。

燕仲柏心中一紧,后背都不由冒出冷汗,莫海平淡的眼神,如有魔力,让燕仲柏的神经如琴弦一般,越来越紧,莫海若是多注视一下,燕仲柏感觉自己的神经都要崩断。

还好,莫海只是看了燕仲柏一眼,就移开了目光。

“好了,李牧风,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我帮你突破瓶颈吧。”莫海站起。

李牧风大喜,连忙带路,前去别墅后山他练功的地方。

而秦筱月,杰森·查尔德,燕仲柏等人,则是留在原地。

看到莫海和李牧风走了,紧张的气氛,才稍微放松下来。

“东飞,别意气用事,你刚才说话要是客气一点,也不至于把事情闹得这么僵。”燕仲柏训斥道。

“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他本来就是狮子大张口,再赔偿下去,我们洪门都要倒闭了。”燕东飞不满地说道。

燕仲柏低叹,倒闭倒是不会倒闭,但往后的日子肯定不好过,此刻莫海不在场,孙子发发牢骚,燕仲柏也懒得再管了,而是看向了秦筱月。

毕竟同是华夏人,看到秦筱月,总比看到老外亲切,而且看秦筱月和莫海的关系,似乎不一般,燕仲柏心思一动,是不是可以从秦筱月身上寻找突破点呢?

“姑娘,看您的年纪,应该和我这孙儿的年纪差不多大,不过您能跟在莫公子身边,真是让人羡慕啊,不知道姑娘和莫公子是什么关系?”燕仲柏笑呵呵地问道。

“我是公子的婢女。”秦筱月淡淡说道,表情冷漠。

“那不知道姑娘如何称呼?听姑娘的口音,应该是京城人士吧?我和京城的许多人都认识,或许我们还有些渊源呢?”燕仲柏也不在乎秦筱月的冷淡,依旧笑呵呵地问道。

“秦筱月。”秦筱月依旧淡淡。

“秦?京城有一个秦家,我和秦家老爷子秦卫东当年倒是认识。”燕仲柏说道。

“你认识我爷爷?”秦筱月微微一愣。

“你还真是秦老弟的孙女啊,真没有想到时隔多年,还能见到故人后代。”燕仲柏一副惊喜的样子。

既然燕仲柏和自己的爷爷认识,秦筱月自然不好冷漠对待了。

“燕门主,看在你和我爷爷是故人的份上,我提醒你一句,千万,千万不要对我家公子有任何不满,或者不敬,你们洪门曾经再三冒犯我家公子,只让你们赔偿一百亿美金,你们应该庆幸了。”秦筱月认真地提醒。

“秦侄女,这,这莫公子,到底什么来头啊?”燕仲柏问道,一声秦侄女,拉进了和秦筱月的关系。

只是,秦筱月可不领情。

“燕门主,你虽然和我爷爷是故人,但毕竟超过五十年没见面了,你这一声侄女,我可不敢担,你还是直接喊我名字吧,至于我家公子的来头,你就别打听了,有些事情,你知道多了,对你没有什么好处。”秦筱月淡笑说道。

燕仲柏有种热脸贴冷屁股的尴尬,不过很快自我调节过来。

“那,那还是喊秦小姐吧,秦小姐,我们洪门这几年,资金实在有限,您能不能跟莫公子说说,我们也不想减免,只求多宽限一些日子,剩下的七十亿美金,每年赔偿五亿,一共14年还清怎么样?”燕仲柏恳求道。

“这件事情,我恐怕无能为力。”秦筱月淡淡说道。

燕仲柏无奈,心中有些气闷。

“燕门主,你也不用不满,以后,你就会明白,这对于你们洪门来说,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这世界上,想给我家公子送钱的人多得是,可是他们却没有机会。”秦筱月笑道。

燕仲柏无语了,嘴角微扯,尴尬地笑了笑,燕仲柏此刻,真是脸上笑眯眯,心中MMP,自己洪门节衣缩食地赔偿,日子都要过不去了,何来庆幸?难道还要感谢莫公子格外开恩,少要了赔偿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