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希慕书斋 > 新任河神日常 > 第61章:
 
  “去啊,有这好事为什么不去。”两人约定好明天去工地见面。

  那矮个子在回家路上,听到几人聚在一起闲话,他一贯什么都爱听一听,当即凑了上去。

  他们议论的便是第二件事,有关那捕头。

  那些人当中,有个穿青色短打的男人说,“我昨天又看见捕头蹲在那边。”

  “又去了。”另一人接道:“我从那边路过,也经常见他蹲在那里,他是不是天天都去啊。”

  “可不是,我也经常看到,我有一回还特意在那边留久了些,结果我走的时候,他还没走。”

  “他这是干什么呢?”

  “谁知道啊。”

  “哎。”刚凑过来的那人忍不住道:“我听人说,就是因为捕头在那边看着,所以才没有官府的人敢去闹事,会不会是这捕头改了性啊?”

  几人听他这话,纷纷表示不可能,特别是那穿青色短打的男人,他就在工地工作,所以了解的比较多,“我听二工头说,我们吃的粮食,都是从捕头手里高价买来的,你们知道他那些粮食卖给我们是什么价钱吗?”

  “什么价钱?”

  “一斤粗粮三钱。”

  “嚯!可真敢开口啊。”那人跟着问:“那你们的工头给还到多少了?”

  “还?我们工头一分钱都没还,就按他说的价钱买。”

  “什么。”听的人震惊,“用这价钱养活你们这么多张嘴,你们那工头后面的人什么来历啊,这得有钱成什么样啊。”

  “那么有钱的人,怎么会到我们这里来修庙?”这人问:“你们修的庙供什么神仙啊?”

  短打男子答道:“好像是供奉河神。”

  “河神?”有人不解,“这里连条像样的河都没有。”

  “谁知道那些有钱人的想法。反正咱们有活路就行。”

  不光是县城的百姓在议论,那些衙役私下也在说,搞不清楚这里头到底有什么事,不过他们自认为官府中人,心中多有猜测。

  就这样过去了十几天,工地那边井然有序,已经小有规模。

  江淼和千重已经巡查完上一河段,又返回到这里。

  她脚边的花狗对此地印象极不好,刚落地边开始嗷呜嗷呜的叫。

  千重将其捉过一把捏住狗嘴。

  他知道河神之所以返回,是因时机已到,特来验看成果。

  这天,捕头照常在阴凉处待着,他看着庙建的跟他梦中所见越来越像。

  便知道时机差不多到了,他正想着明天回府衙去把胖子骗来,结果他还没出动,那边胖子就怒气冲冲的朝着他来了。

  “哟,太爷,您今天怎么出了府衙……”捕头一句话还没说完,那边胖县官一巴掌就打在了他脸上。

  捕头顶着一张厚脸皮也经受不住这个力度,半张脸当时就肿起来了。

  说话都有些不清楚,“您这是怎么了?”

  “好大的狗胆!”县官劈头盖脸的骂过来,“什么时候这地方轮到你当家做主,你要建这东西我点头了吗?啊!”

  捕头眼中闪过寒光,心想正是时候了,他赔笑道:“太爷啊,这地方可不是我建的。”他装模作样道:“这……这么大的阵仗,我还以为是你家里人要建,这才每天来看着。”

  “放屁!你天天就在我跟前当差,是不是我的东西,你会不知道!”县太爷可不是那么好糊弄。

  “我也不知道啊,就是他们那些人说是太爷家的。”捕头把责任全推给了工地上的人,“我也没想到有谁胆子那么大,敢借太爷您的名头啊。”

  这时候,江淼已经在工地上看了一会儿热闹。

  工地上也有好几个人停下了手里的事情,都在想,要不要跑?等会儿衙役不会来抓他们吧?

  负责人正担心的朝那边张望,他知道有县太爷这么一闹,这庙估计就建不成了,到时候还不知要怎么跟工头交代,他心中焦急不堪,却转头就看到了许久不见的工头。

  他赶忙跑过去,“出事了,县太爷亲自闹上门,看来这庙是建不下去了。”

  “别慌啊。”江淼淡定道:“你们继续做你们的,放心,他闹不了多久。”

  听江淼这样说,负责人只当她有什么背景,强按着心里的不安,让工人们接着干活。

  那边捕头再三强调,“我真的是被他们骗了,要不您跟我去那边问问,他们真的就是这样骗我的。”

  仙官用肿胀的手指着捕头,食指快要戳上捕头的鼻尖,“好,我亲自过去问,要是有一个人跟你说的不一样,我要你好看!”

  等那县官朝工地走去,捕头跟在后面露出冷笑,你怕是没有这个机会了。

  看着县官过来,工人们又要停下动作,江淼再一次道:“不要停,继续做你们的事。”

  工人们虽说惧怕县太爷,可江淼又是他们目前的衣食父母,不敢违背的江淼的话,于是仍继续手上的动作。

  那县官见这些人胆敢无视他,怒火直冒,一走进场地内,便大叫道:“别干了!给老子住手!”

  工人们犹犹豫豫的停下手,他们这一犹豫,那县官彻底火了,一脚踢开面前横着的木头骂道:“谁给你们的胆子,连本太爷的话也敢不听了!”

  负责人正想着要怎么应对,捕头却忽然道:“太爷,你看那是什么东西,那柱子后面,还在冒金光啊。”

  “什么?”县官顺着捕头指的方向看去,什么都没看到,“你昏头了吧。”

  “真的。”捕头快速道:“许是有什么宝贝落在那里,太爷过去看看吧。”

  “要是没有,你就等死吧。”县官挪动肥大的身躯朝那边走去,一路上碰到什么就踢掉什么。

  终于来到捕头梦中所见的那根木头之下,县官什么都没看到,正要回头骂人,捕头却乘人不注意,一脚踹上了那根不稳的支撑木,那木头果然如梦倒了下来,恰好就砸在县官的头上。

  当场把县官砸的脑仁开花。

  周边目睹他死状的人,不管是工人还是衙役,吓得惊叫出声。

  “太爷!”捕头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作势伤心道:“你怎么就这么走了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