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希慕书斋 > 我靠氪金基建拯救世界 > 第93章 第 93 章
 
第22章

他们被安排到普通的民居中, 但内部的摆设都很舒适,床铺又大又软,他们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觉。

一直睡到了第二天早上。

穿山甲敲开他们的房门,练云本以为大家是一起被叫起来的。

然而走出木屋, 她却发现大家都还没起来, 只有自己和兰纳远远站着, 相对无言。

穿山甲朝两人招招手。

他们很快被请到首领的家中,坐在那张大长桌的一侧, 对面坐着首领。

他的神色看起来有些严肃,练云不由正了神态:“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被叫醒的只有他们两个, 看来是严重到一定程度了。

福德抿了抿嘴唇, 似乎有些难以启齿:“是这样的,这件事很难说出口。也许您会觉得有些离奇。”

他顿了顿,似乎在冥思苦想组织着语言。

终于,他偏过身, 朝身后房门内喊了一声:“小琦。”

门应声而开, 从里面走出来的是一位年轻的妙龄兽人女子。

她的脸上带着急切和局促的表情, 有些紧张地攥着衣角, 两只兽耳又圆润又毛茸茸的,还附带圆形的黑色斑点。

是猎豹。

而最让他们吃惊的是,这位“小琦”,她的眼睛也是绿色的,和莉娜的眼睛一个颜色。

看见练云脸上的神色, 首领也知道他们反应过来了, 严肃地解释道:“实际上,我们兽人中很少有这种绿色眼睛的。他们大多是种族混血,比如小琦, 她就是猎豹和人类的混血。”

“其实当我看见莉娜的一瞬间,心里就有些猜测,但我不敢不确定,直到小齐急忙地跑过来告诉我她的直觉,我才意识到莉娜真的是……”

说到这儿福德停下来。

练云愣住了,她有些不敢置信地调开了自己的任务面板。

怎么回事?

种族纷争的任务里明明写了丽娜的身世之谜和南方的精灵森林有关,怎么会是在这片草原上呢?而且莉娜确实有治愈的能力……

练云一瞬间忍不住想问他们是不是搞错了,突然间,她愣住了。

福德沉重地点了点头:“是这样的。”

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似乎在调整自己的情绪。

而小琦走到门口,朝两旁张望了一眼,默默关上了房门。

福德拧着眉头,酝酿半晌才开口说道:“这件事情有关我们种族的秘密。所以我希望,我们能先知道你们带上莉娜的意图。”

他自然看的出来,练云此行带的每个人都是有目的。

兰纳和洛一个物理buff一个设计鬼才,他们还要去精灵森林疗伤自不用说。

而伊可更不必提。

就连一直不说话的,穿着斗篷蒙着脸的老人看上去也不可小觑。

那么莉娜呢?

一个绿色眼眸的小女孩儿,她能做些什么呢?

练云见他这样认真,似乎也感觉到了,事情并不是自己想象那么简单。

她和兰纳对视了一眼,还是决定说出自己此行的目的。

“想必您的部下已经跟您透露过了,我们小镇确实与众不同。”

练云还是决定延续那一套“神的说法”。

“不论您相信与否,我只能保证,我的话充满诚意。”

“我得到了神谕,被安排了各种各样的任务。其中之一的任务就是查清莉娜的身世,而线索就是精灵森林,这也是我最初想去精灵森林的目的。”

“我虽然不知道这样有什么后果和作用,但是我相信上天给予的说法一定是有重大意义的。您觉得呢?”

“竟然……还是神吗?”

福德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过了不久,只听他声音很轻很淡,仿佛陷入了回忆。

“我们兽人族也曾经是信奉过神的。那第二位神子,您知道吗?我们的上上任首领,就曾经拜倒在第二位神子的脚下。他带领着兽人跟着神子四处征战,不惜破坏与各种族多年来难得的平衡和联谊,烧杀抢掠,一切听神子的指挥。”

“那次战争,我们跟随神子破坏的不只是这片大陆,兽人族内部也产生了很多疑问和分歧。我们损失了很多同胞、家园也险些毁之一旦。精灵族的毒雾蔓延到森林边缘,我们也被迫失去更多领地,很长一段时间里,兽人族被迫背井离乡离开家园,迁居到大陆各个角落。”

那场战争不久之后,第二位神子就陨落了,也没有兑现向兽人族的承诺——公平和权力。

自此以后,大部分兽人族都脱离了对神的信奉。

“即使怀揣敬意,但却不再信奉。”

福德深邃的目光望向练云,似乎在问——您值得信赖吗?

练云收敛神色,表情肃穆。

她知道那场战争,对任何种族来说都意义非凡,仅仅是听着他的描述,就知道即便是看上去占有全部力量优势的兽人族,经历也惨痛无比。

而练云能保证什么呢?

作为目前背负着所谓“神谕”的人,她见识过了这片大陆的贫瘠与歧视。偏见和刻板伴随着上一代人的印象流淌进了这一代的血液中,那是充斥着各种原罪的控诉和不满。

可这一代的人已经迈向了新的阶段。

他们骨子里对自由和平等的向往比上一代的刻板印象更加强烈,驱使着所有人不自觉地放下仇视和偏见,叫嚣着一起冲向不公做对抗。

练云意外发觉到,自己早就不仅仅是想完成任务了。

这个世界远比她想象、比他经历的要真实的多。她深知自己绝不会想将这样一个世界,因她而再次陷入痛苦的纷争之中。

“如果您想问我能保证什么,昨天我已经说过了,实际上我和我的小镇还能带给兽人族很多很多,它们现在来自于我的‘神谕’,但终有一天,它们会超脱这些力量。”

从练云的眼神中,福德感知到了一股无比坚定的力量,微小却震撼。

他预见得到,未来的一天,或许真如面前这位少女所说?

他轻轻一笑,继续讲述:“事实上,我们兽人族很少和人类通婚,上一位首领也极其反对这种行为。多年来在草原生下的混血也只有两位,一位是小琦,她是猎豹的混血,另一位则是和她从小到大的姐姐。她叫米娅。”

“姐姐是雪狼和人的混血,她的头发很漂亮,是雪白的,它的眼睛是宝石一样的绿色的。她很温柔、很善解人意。”小琦眼含泪光,声音哽咽。

“我们只分开了一年。她失踪了一整年。整个草原都找不到她,我们以为是怪物杀掉了她。”

可是一年后,米娅又出现了。

她从精灵森林的方向回来,雪白的头发被编成好看的模样,头上带着精心编织的花环,上面缀满了鲜花。

她说,就在那片森林里,她遇到了她的真爱。

就在那片森林里。

二十多年来的点点滴滴还历历在目。小琦缓缓闭上了眼睛,强忍着悲痛,继续回忆道:“一年后,她的身子逐渐消弱,可是肚子却凸了出来。她说她有了孩子,是和爱人的孩子。”

“她想要和孩子离开,可是上任首领不允许,还说她怀的是孽种。我气极了,我要带她走。可是我没有能力……我太弱了。”

一颗颗滚烫的热泪从她的眼角流下砸在地上。

小琦的声音中透着悲戚:“姐姐说过,那是她和爱人的孩子,对方留给了她避开毒雾的方法,让姐姐能进出森林,而他却只能等待她归来。”

“姐姐恳求我带她走,可是我一次次地失败了。最后首领强迫我们分开。”

小琦深深呼出一口气:“她难产了,产下了一个女婴,自己却死掉了。”

说完最后一句话,她再也忍不住泣不成声。

练云的一颗心快被吊了起来,她不由自主地攥紧了拳头,轻声询问:“那米娅的女儿呢?”

“被上任首领抱走了。我想救下她,却被关了起来。出来后孩子已经不见了,我不知道她被送到了了哪里,可是据首领的部下们说,她被扔到了森林边缘处,凶多吉少了。”

小琦抬起手擦了擦眼泪:“就是莉娜,我不会认错的,她那双眼睛和姐姐的眼睛一模一样。虽然她和姐姐的性格不同,可从她的眼睛里,我看得出来她现在生活得很开心。眼睛里时常会闪着光亮,就像姐姐跟我说,她遇到了爱人那时候的眼神一样。”

“所以说……”练云顿了顿。

莉娜是兽人和精灵的混血。

种族纠纷的任务描述没有错,这确实牵扯到了两个种族。

福德神色冷凝:“我和小琦还有米娅是一起长大的。也是因为这件事,他的所作所为引起了很多人不满,我带人反抗,最后夺得了首领了位置。”

“继承首领位置后,我试着很多方法去找她,可是都没有结果。我真的以为她已经……”

练云神色复杂与兰纳对视,彼此心中百转千回却说不出话来。

这件事该不该现在就让莉娜知道呢?

这是他的身世,他们是一定要告诉她的。可是又该怎么说呢?

小琦见他们不说话,又迫不及待地问道:“你们是怎么遇到lina的?她现在过的怎么样?她……见过她的父亲吗?”

果然还是问到了。

练云望向小琦:“莉娜是被他们村子的商队捡到的。他们的村子还没覆灭之前,相比她生活得一直很快乐。”

来到小镇后,可以说被迫成长了很多。

小琦语气磕巴了起来,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村子怎么了?”

练云抬眼看了一眼福德的眼神,轻声说道:“是一伙兽人劫匪,大概是受了某些坏人的指使……血洗了他们村子。他们的村长,也就是我现在的行政官,带领着部分村民躲进了地窖逃过一劫。”

只听“啪”地一声,长桌猛地一震,桌面上的杯子都被震得倒下。

小琦站在对面,怒气冲冲:“居然还有这种人?!莉娜该吃多少苦啊?等我找到他们,看我不把他们全都撕掉。”

小琦咬牙切齿,恨不得现在就掘地三尺把那些人翻出来。

福德表情更加严肃:“竟然会有这种事。一定不是我们草原上的人,这些年离开的兽人也不少。你们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追查到底,即便是为了部落。”

这些年他早就有意将兽人族重新聚集到一起,不仅是为了整个种族的团结凝聚,这些年确实多了许多兽人做不法勾当的事情,为兽人族抹黑太多。

现在这个问题更加迫在眉睫。

“既然首领已经在打算做了,那我就放心了。这件事情的答案关系到我们余下那些村民难以放下的心事。作为小镇的领主,我承诺过他们,一定要为他们查个清楚、讨回公道。就麻烦您了。”

“至于莉娜的这件事?你们觉得是现在同她说清楚身世好,还是等我们从精灵森林回来再说比较好?”

小琦摇了摇头:“只要莉娜平安开心,我怎么样都好。你们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她都坚持这么多年了,终于见到了米娅姐姐的女儿,她可以等。

福德则思考了一会儿,说道:“现在说比较好。毕竟按照你们的计划,如果你们有能力进入森林,一定会遇到精灵族的人。我想无论是莉娜还是我们,都不希望让她错过与自己的亲生父亲相认的机会。”

听了这话小琦连忙点了点头:“是了,首领说的对。米娅姐姐说过,她的爱人性格和她差不多。我相信姐姐的话,如果他能和莉娜相认,一定会对这个孩子倍加珍惜的。”

闻言练云也点了点头:“好!那就现在说吧,他们也该醒了。”

福德站起身,敲了两下桌子,门外的穿山甲立刻打开了门:“大人,你们谈完了?”

福德点了点头:“麻烦请你再去叫一叫他们。”

不一会儿,余下的人都聚集过来了,他们看见练云和兰纳等人早就坐在这儿了,心里难免有些惴惴不安。

见大家的视线都落在自己身上,还多出来一个难掩激动的怪姐姐,莉娜打了个冷战,小心翼翼:“怎么了?”

练云温和开口:“是这样,首领大人和这位小琦姐姐跟我们说过了你的身世,下面的事情有关你的秘密,你想一个人听一听吗?”

莉娜呆住了。

她想过有这么一天,却没有想到这么快到来,还是在这里。

她记得姐姐同自己说过,她要跟着他们一起去精灵森林里,那里会有关于自己身世的答案。

不知如何应对,莉娜笑着挠了挠头:“是不是有些提前了呀?”

而不用别人多说,她也很快正了正神色,飞快做了几个深呼吸,眼睛睁大:“真的吗姐姐?真的知道我的身世了吗?”

从小到大,她不是没有想过、没有怀疑过的。即便盖林舅舅同她说,自己是是他们从怪物手中救下的。

可和所有的孤儿一样,莉娜也觉得自己就是被抛弃的那个。

所幸在村子里面,没有人会笑话自己嘲笑自己,出身一样的大家更多的是互帮互助,相亲相爱。

她这些年不知道自己的身世,活的也很快乐,不是吗?

只是突然关系到身世,自己就有些迷茫了。

练云姐姐告诉过她,这件事她想知道就就知道,不想知道也可以无视。

而自己又在纠结什么呢?

莉娜用力咬住下唇,咬得唇色泛白,眼中泪花闪烁。

她不想知道吗?真的吗?

莉娜无法说服自己。

小姑娘最终抬起头,下定决心地望向练云:“我想知道。姐姐,让大家跟我一起听吧,这没有什么可藏着掖着的。”

她就是她自己,无论身世如何,也不可能改变她现在的模样。

无论她是不是被抛弃的,都无所谓,她现在有家人,有伙伴,有朋友,有爱她的人。

这就够了呀!

对于神秘的生命来源,没有人是不好奇的。

练云无比理解。

从最开始人的牙牙学语到真正地开始思考问题。

孩子们总会向大人提出疑问:我是从哪来的?

在练云的那个世界,家长们总是难以启齿真正的科学答案。

可对于莉娜来说,听那些科学起源或许比这些故事要简单的多。

福德和练云平缓说着,屋子里大部分时间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声音,小琦也时不时补充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莉娜神色恍惚,看了眼练云又看了眼首领,视线一会儿又移到满腔热切的小琦身上。

这位是她的阿姨。

她眼中的热爱与殷切是做不得假的。

她对自己身世的补充,大部分也是对米娅的回忆。

就像小琦一眼看得出自己是米娅的孩子一样,莉娜也感受得出来,自己那个从未谋面的母亲对小琦的感情也延续到了自己的身上。

对于这位阿姨,她很亲切。

“所以……我的父亲在森林里吗?他是精灵,对吗?”安静的屋子中只有莉娜清脆的声音在轻声询问。

“是的。”小琦说道,眼里闪着光:“我想他会很高兴看到你的。只是他没办法走出森林,因为他把这样的机会留给米娅姐姐了。”

莉娜缓慢地吞咽了一下口水,接着以极慢的语速问道:“所以,我没被抛弃。对吗?”

小琦突然再次热泪盈眶:“是的,莉娜。你从来没有被抛弃。无论是你的母亲、我,还是你的父亲,我们从来没有抛弃过你。你离开的每分每秒,我们都在迫切地寻找你。”

上天知道,她真的快要失去希望了,可这些年她从未放弃。

没想到莉娜现在真正地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如果米亚姐姐看到……如果她能等到今天……我的莉娜!”她绕到莉娜面前,紧紧的抱住了莉娜,止不住地流泪。

“相信我,她一定会为你骄傲的,你这样勇敢、又继承了她一有的善良。你比我们都优秀得多。”

莉娜静静地感受着这个突如其来的拥抱。

这个拥抱和她从前所得到过的截然不同。

热烈而沉重,伴随着一股奇妙的感觉,让莉娜说不出话来。

一切的不安和怀疑,都在这个拥抱中烟消云散。

自己的母亲只比小琦阿姨大一岁。原来她们的怀抱是这样的温暖,是她没有体会过的。

但她知道,其实在生活中,她不曾缺少过爱。

它们分成了零碎的片段,依旧在温暖着自己。

莉娜轻轻地闭上了眼睛,融化在这个拥抱中。

练云几人对视一眼,轻手轻脚地撤离了这间屋子。

作者有话要说:  这几天事情实在太多了,家里有些乱。

小菜鸡作者心情也跌到低谷,不过别担心,更新量会很快补上来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