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希慕书斋 > 八十年代归国博士 > 第37章 第 37 章
 
何父笑了, 那么突兀地笑了,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他笑着开口:“这有什么好害怕的, 反正我也觉得工作很累,正好也能提前退休,反正我儿子也大了,以后他养我们就行了。”

听到他这话, 何母有些担心地握住丈夫的手, 自己丈夫可不是个闲得住的。

何父只是笑着冲他眨眨眼,何母立马明白了他的意思,她也紧接着道:“没错, 名声什么的根本就不重要, 有本事你们就天天来我们厂子里闹,反正我也不害怕。”

高家人瞠目结舌,居然还有这样的人,那他们自以为的威胁不就都成了空。一时间众人都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

高家这些几乎都是和何母他们闹过的, 哭闹什么的都试过了, 没有用,所以这次他们才决定下狠手,直接威胁。只是没想到这家人居然愿意工作都不要,也不愿意让他们占便宜,简直是气死人了。

突然高红霞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管怎么说,高凤霞都有赡养父母的责任, 她每个月都得给钱给爹娘,否则爹娘就可以去法院起诉她。”

何景倒是没有想到这里居然还有个懂法的,这话倒是也没有错, 即使父母再不好,做子女的也必须给予赡养费。这是谁都无法逃离的责任。

何母也看向了何景,想要询问他这话的真实性,毕竟农村里一般都是儿子赡养老人,不会有人去找女儿,除非是那些没有什么道理的人家。

见儿子点头,何母心沉了沉,难道这次又要被这些人压迫吗?

这会高家人已经高兴起来了,总算是有个把柄能让人屈服了。高姥姥更是得意非常,“你听到没有,你每个月都得给我钱,否则就去法院告你,让你坐牢。”

何母面色苍白,她坏了名声不怕,可真要是坐牢了那可是会影响到家里几个孩子的前程的,她当然不愿意落到这个地步。

何景也发现了她的害怕,手赶紧放在她的肩膀上安抚了下,十分淡定地道:“你这想法怕是不行,除非是你想所有子女都进去。”

高姥姥呆住了,这是个什么意思。

何景也不卖关子,“所有子女都有赡养老人的责任,就算是给钱也不是你想要多少就有多少的。法律上是有一定保准的,但最多不会超过一个工人的工资,而且这还是要让所有子女进行平摊的,也就是说我妈只用给六分之一。”

一个月工资的六分之一,这能有多少,就算是一个月三十块,那一个月也才五块,太少了。

高姥姥不听,只是道:“别的孩子的我都不要,我就要高凤霞一个赡养我们。”

何景的脸冷了下来,“你以为法律是你家定的吗?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高家人不高兴了,何母却是乐了,“行,赡养费是吧,我出,只要你们都给,我当然也给。”

高红霞立马就不干了,她可不是来送钱的,便宜还没占到,让她出钱,这怎么可能。

“你做梦!”

“我做没做梦不知道,但你经常做美梦,还以为美梦是真的吧?”

何景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妈说话有时候还挺好玩的。何父也有些忍不住,咳了咳,但怕自己媳妇恼怒,又赶紧忍住了。

高家几兄弟都很郁闷,他们手里哪有什么钱,家里钱都被高姥姥抓在手里,之前都给了老四娶媳妇。他们还没有闹呢,还出赡养费,不可能。

高姥爷也知道情况,最终还是叹了口气,“你几个兄弟所有钱都给你妈了,算是已经给了赡养费,你大姐刚才也给了十块钱你妈,现在就只剩下你了。”

钱都是给他们的,至于真的给没给还不是他们自己说了算,就是这钱少了些。

何母才高兴点,可听自己父亲这么一说就不高兴了,这就是要坑自己一个,正想说些什么,可何景却拉住了她,挡在了她面前。

“这钱可以出,但我们得先写个协议,当着大队的人按下手印。你们必须保证以后不能再去找我母亲,不再去打扰我们得生活。”

何景过来之前就已经想好了,这个关系是没有办法断绝的,花国法律也不支持这个,但最大限度地割裂关系还是有办法的。

高家人当然不想同意,他们这事本就做得不怎么对,他们可不想让大家都知道。

可惜他们不同意也没有用,何景可不惯着他们,只要不同意就不给钱,不然就让他们直接去法院起诉。这群人识字的都没有几个,哪里有人真敢去什么法院。再说了他们也对起诉这件事有些拿不准,这事最终还是按照何景的想法来了。

高姥爷让家里几个儿子去请了大队的干部,说了说赡养费的事情,在这里让女儿出赡养费那可是个稀奇事,没一会不少闲着没事的人就都聚集到了高家的屋门口。

高姥爷只觉得真的是没脸见人了,对惹出这些事的何家三个人也更生气了。

大队长过来的时候十分不高兴,对于总是给大队拖后腿的高家人真的是一百个看不上,想到他这次被找过来的园艺局,脸色就更难看了些。

这家这么多壮年男人,都是懒货,没有用还尽想没事,总盯着出嫁的姑娘,烦死人了。

虽然不高兴,但大队里这些事情他还是得管。

“高老头,你真的确定要这么做?”大队长看着手中的这份协议,无奈地看着高姥爷。

高姥爷点点头,他也不想签啊,可不签能有钱吗?

这份协议是何景写的,明确地规定了双方的义务,何母每个月支付高家老两口八块钱的赡养费,直至两位老人去世。以后两位老人生病何母承担六分之一的费用,不负责和老人一起生活,也不负责照顾生病的老人。

而高家人不得主动上门去找高母,否则协议取消,何母不再支付任何赡养费用。

协议一式三份,大队这边留一份,高家和何家分别拿一份,虽然这份协议法律上没有什么作用,但最起码自此之后高家人不能在道德上占据高地。

不仅如此,何景还让高家所有大人都按了手印,毕竟好处他们都得了,保证还是要给的。

事情办完何家人也没有继续再在这边待着,赶紧回家了,倒是何父在回去之前给老队长塞了包好烟,也算是拉了下关系,毕竟在村子里大队长的权利还是比较大的,先拉一下关系,之后有什么事他也会看点面子情。

回去的路上,何母仔细地看着手里的纸,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终于是了了件事,即使付出了些代价,但对比心中的轻松他觉得值了。

何景看得好笑又心酸,有些亲人有还不如没有,有些人连孤儿都不如。

“妈,你可小心点,别一不小心让这东西被风给吹走了,那就没有证据了哦。”

何景这一提醒让何母慌了下,捏着纸的手紧了紧,也不敢再看了,赶紧收到了衣服口袋里面,暗暗想好,回去可一定要放在个好地方。

等回到家,几人也将在高家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下,何家人都很高兴,不是因为摆脱了谁,而是何母看着十分高兴,所以他们也跟着高兴。

放假的日子应该是过得很快,何景却觉得有些难熬,可能他已经习惯了忙碌,这样的清闲日子让他不知道该如何渡过。

这个时代他并没有多少朋友,合适原主的朋友不一定适合他,再说了他们之间也没有多少可以聊的东西,他还担心自己一不小心就说出些什么这个世界不存在的东西。

这也是他为什么不愿意结婚的原因之一,枕边人,心上人,她几乎是陪伴着你意志最薄弱的时候,人总有需要休息的时候,不可能永远提着一颗警惕心。他不想承担这样的风险,将自己的安全赋予个未知的人。毕竟能够穿越时空,可是一个多么神奇的科研项目啊,如果不是经历的人是自己,他也可能想要研究吧。

探寻未知有时候是件很危险的事情,因为你不确定你揭开的潘多拉魔盒还是美丽的百合。

漫长的假期时光终于过去了,何景也回到了实验室,没等他计划好自己下一个项目要做些什么,何景便被安排了个任务。

对撞机那边需要进行检修和升级,作为在加速器方面有突出研究的人之一,何景和秦岭被点名邀请过去帮忙。主要是因为超导材料方面的重要突破,他们需要对里面的材料进行更换,并改变一些必要的结构部件。

两人也没有多耽搁,拿着些资料就往对撞机研究所去了。

经历严密的检查,两人终于被带到了进去,来到了对撞机面前,那粒一群人正在忙碌着,地上到处都是零碎的零件,看着有些乱。

带着他们过来的人不好意思地冲着他们笑笑,“实在是有些忙,两位估计要等一下。”

何景点头示意没事,这会正忙,要是被他们一打扰出了什么差错就不好了。

他们并没有等待太长时间,为首的男人很快就看见了他们,他手上满是脏污,只是用衣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之后便半举着手走了过来。这位年纪应该和韩教授差不多,头发也已经白了大半。

“哪来的人?怎么带到这里来了?”他面色凝重,看着何景他们的眼神带着浓浓的防备。

带着何景他们过来的人赶紧解释,“□□工,这两位是于所从q大那边借调过来帮忙的,都是加速器方面的专家,最新的超导回旋加速器就是他们项目组研究出来的。”

听到这个回答,刚才还有些漫不经心的□□工不由得挑起了眉,面上的神色也认真了些。

“超导回旋加速器是你们研究出来的?”

指望秦岭回答那是肯定不行的,何景只能自己开口,“超导回旋加速器是由q大这边和s市原子能所联合研究出来的,我们俩是主要参与成员之一。”

□□工打量了了他们俩一会,才缓缓道:“名字?”

“何景。”

“秦岭。”

这位看着并不是很好打交道的样子,而且似乎并不是很欢迎他们的样子,何景有些奇怪,要知道可是对撞机这边邀请他们过来的,按说有求于人,怎么也应该热情一些吧。

点点头,□□工也没有介绍自己的意思,只是对着带着何景他们过来的人道:“行了,人就在我这了,你就先回去吧!”

那人点头答应,犹豫地看了下何景他们,才终于道:“□□工,于所说了,这两位是专家,你们有问题一定要多向他们请教。”

□□工沉默着并不想答话,但那人一直看着他不肯走,他没有办法,只能不情愿地道:“知道了,知道了。”

那人最终还是离开了,临走前还又交代了何景他们两句,说是有什么事可以去找他。何景笑着点头,暗暗记住了这位的办公室地址。

等人离开,□□工看着两人啧了一声,之后便对着人群中招呼了一声,“刘昌平,赶紧过来。”

“哎,来了。”一个高个子年轻男人赶紧跑了过来,他身上手上都是油污,连脸上都沾上了不少。

“你两个是过来帮忙的,你带着他们。”他随意的吩咐了一声,就像是何景他们只是要干活,而不是来做技术指导的一般。

刘昌平看了看何景他们,心中有些疑惑,这两个看着就没有那么简单,但还是十分听话地点头,“知道了。”

□□工就这么吩咐了一下,也没有多和何景他们说话的意思,直接就转身走了。

虽然不明白这是个什么情况,但既然来到人家地盘了那就听人家的话呗,至少是有人告诉了他们要干什么。

刘昌平摸摸自己的头,露出一副憨笑,“你们好,我是刘昌平,还不知道你们叫什么呢!”

这人看着就是那种没有心机的,何景也笑了,“我叫何景,这个秦岭,都是过来帮忙的。”

“哦哦,那你们之后就跟着我吧,我们现在正整个仪器进行全面的检修,观察上一次运转有没有发生什么损耗,后续还有不少的改进任务,工程量十分大,所以大家都很忙。□□工人真的很不错的,就是太累的,所以看着有些不耐烦”

刘昌平滔滔不绝地解释着,就怕何景他们对他们□□工有什么误解。

何景只是笑笑,不过就是冷漠了些,对他们不重视,何景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高兴。他还没有到走到哪都要被人捧着的地步。

秦岭则是沉默着不说话,整个心思都放在了那巨大的仪器身上,半点都没有听这人说了什么。更别说什么介意□□工的态度了,这样的人都活得很自我,不会将不重要的人情世故放在心上。

“哎,我先给你们介绍一下我们的大家伙吧,这可是花费了好些年才弄出来的。整个对撞机由长202米的直线加速器”

“正负电子将被注入存储环并且进行大量的积累”

“下半年对撞机将进入多项测试”

“预计会在明年完成验收”

没错,眼前这台对撞机还没有进行验收,这个项目从被提出到现在已经经历了十七年,历经波折,花费了巨大的财力、人力和物力。上百个科研单位、工厂还有院校共同合作,其中涉及到的技术无数,所以它的验收也是十分麻烦和重要的。

何景两人随着刘昌平将整个加速器都看了一圈,除了这个大东西之外,它还有很长的加速器管道,以供粒子进行充分的碰撞。

“我现在负责的任务就是对储存环进行拆解,你们就跟我一起帮忙吧?”站在圆形加速器边上,刘昌平介绍了下他的工作。当然负责这一块的不仅只有他一个,而是一个小组。

何景他们当然没有意见,这正是他们十分熟悉的部分。对撞机本质上也算是加速器,被加速过的粒子会被注入储存坏,在储存环运动、回旋、加速,并且不断地碰撞。这是很重要的一环。

检修是一件很繁琐的工作,需要对之前的数据就行比对,需要集中注意力。刘昌平并没有多说什么,就是带着两人干活。刚开始他还想指导下何景他们,可是没过多久,他就发现这两人可要比他熟练多了,也就终于放心了。

第一天的工作十分充实,就是拆拆拆,然后进行检测对比,再然后就是重新组装上去。

对撞机所这边也是国家重点单位,虽然很忙,但后勤工作也做得十分不错,食堂里面菜的种类就不少,不比大学那边的食堂差。不过现在这边还有很多人在,虽然对撞机已经建得差不多了,但还有许多的配套设施要建。

高能加速器是高能物理研究的重大科技基础设施,以后很多的研究成果都需要用到这样的机器,而未来这个地方也会对着国内各大单位开放,所以配套的办公楼还有一些设施需要建不少。

食堂里的人很多,有科研人员,有技术工人,还有一些就是工程队那边的人。不过彼此间很容易就能区分开,科研人员都是白色大褂、技术工人则是蓝色工夫,而那些搞工程的则是复杂不少,身上不少灰尘。

在刘昌平的带领下,两人领了餐盘打了饭,之后便坐到了科研人员比较多的地方。

吃饭时间也算是休闲时间,一群人吃饭之后也没有马上走,而是坐在那说着话。

就在何景吃饭的时候,坐在他边上的几个人聊了起来,正好他能听得一清二楚。

“唉,忙死了,这过年都没时间回去。”

“谁说不是啊,可这时间紧张得很,马上就要到验收时间了,我们不仅要检修,后续还有很多部件都要进行重新更换。你们检修组还算轻松了,技术攻坚组那边才是要逼死人呢!”

“是啊,本来都设计得好好的,所有东西都是配套的,结果突然说是出现了什么新材料,新技术,直接就要更新技术,更换重要部件哪有那么容易啊!”

几个人都是摇头叹气的。

“要是只换材料还好,但配套的不少东西都要换,还要尽量减少损失,这才是最麻烦的。”

“要我说,那搞出新材料的人也是没眼色,你要不就早点,在我们总装之前就弄出来,要不就晚点,等我们验收通过之后再弄出来,弄到这个时候,这不是让人忙死吗?”

“是啊,是啊,也不知道是哪个神人弄出来的。”身为神人的何景不由得缩了缩脖子,这里面居然还有他的事,心虚一下子。

“好像是q大那边的吧?”

“是q大和原子能所那边,两家一起合作,弄出来的超导重离子回旋加速器,听说已经是世界顶尖水平了,真是有本事啊。”

“这算什么有本事,低温超导材料早在国外就有了,只是我们国内一直没有技术罢了。听说贡献最大的那个是从国外回来的,说不定就是他从国外弄回来的技术呢?”

“那也是人家有本事啊!”

“那不一样,国外弄出来的就不是同一种合金材料。”

“反正还是怪那个人,早点搞出来不好吗,我可有两年都没有回家了,本以为今年能回家过年的,谁能想到又闹出这一出。”

“谁说不是呢,我都四年没有回家了。”

“唉,我姑娘现在肯定都上小学了,也不知道还记不记得我这个当爸的。”

“呵,你还好吧,我媳妇当初生的时候我就来基地了,一直到现在都没见过孩子长什么样的。”

一群人越说越郁闷,他们其中不少人单位都不在首都,而且从其他地方借调过来的,家人都不在这边。而对撞机项目又是国家超级重点项目,回去一趟最少要大半个月,除了本地人之外,这边很少有人过年能回家。

“行了,行了,一个个都给我精神点,下午还有事忙着呢!”

“是啊,是啊,赶紧收拾下走吧,早点将活都给干完了,也能早一些回家。”

“对对对。”

一群人都振作了起来,赶紧收拾东西离开,不管怎么样,最多还辛苦个一段时间就能回家了,毕竟这几年都撑过来了。

何景看着人离开,手上的筷子已经停住了,按道理来讲,这应该是和他没有半点关系的,毕竟他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受到影响了也和他没有多少关系,毕竟后世一个研究成果被证明而导致其他人项目中止,毕业论文废掉的事情也不少。

可是何景听到了这些话,这不由得不让他有些感触,毕竟如果不是他的研究成果,这些人过年就能回家了。但事情又不能这么想,如果都这么想的话,那世界就不用进步了,为了大家都轻松,那大家就都不要发展了吧。

只不过何景并没有上去解释,他们只是想要找一个宣泄的方向吧,何景过去了也只是让大家彼此都尴尬。

就在何景沉思着的时候,他身边的刘昌平也叹了口气,“唉,还是压力太大了,突然改技术,里面就有很大风险,大家都担心之后的项目验收会有问题。”

何景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就不能等验收通过之后再进行技术升级吗?”

“那当然不行,我们要建成的就是顶级的对撞机,现在有更先进的技术在这,大家怎么可能将就落后的技术,在说了上面的领导也不是傻子,好东西谁不想用,这个项目可是花了那么多钱的。”

“而且验收通过之后就要进入常态化运转之中,几乎很长时间都有任务,哪里有那么长时间停下进行重新组装更新,还不如趁着这次要进行全部检修一次性解决问题,就是大家要辛苦很多。”

何景这下算是明白为什么之前那位□□工对他们的态度不是很好了。毕竟他们可是加大了他们工作量的元凶。

这会何景也不好说自己是q大那边过来的,而且就是新材料的发明者之一,毕竟他听了不少话,让人知道了彼此都尴尬。

明白了缘由的何景两人干活就更有力了些,当然了,他们本就是十分认真的人。

因为从这里来回实在是太麻烦了,路程也远,所以何景他们也就直接待在了对撞机中心,这里有统一安排好的宿舍。生活用品什么的都是安排好了的,宿舍里也通了暖气,所以何景二人就直接住下了,最多就是让人去家人通知了下,随便带过来些书和衣服。

两人很快就融入到了工作之中,也认识了不少人,习惯了每天大容量的工作强度。

检修工作进行得十分顺利,毕竟是花费了那么多人的心血,经历了无数次的论证和讨论,整个机器都不存在什么大问题。而时间也过去了近一个多月。

q大那边已经开学,秦岭不适合教学工作,所以本就没有教学任务,至于何景,这学期也没有安排课程,两人能够安安心心地在这里干活。

□□工还有于所他们似乎已经忘记了何景他们还在这边,一直就没有人过来找过他们。两人就和所有普通的研究员一样。

“哎呀,我的腰啊,总算是检查完了。”刘昌平直起身体,揉了揉自己酸疼不已的腰,也顾不上自己身上满是油了。

何景赶紧帮着拧好螺栓,将所有的部件恢复原样,而秦岭则是在所有核对过的项目上记录具体的数据。三人各司其职,总算是忙完了这些。

秦岭在报告上写下最后一个数字,确认道:“所有数据都已经记录完毕,没有太大出入,不存在需要进行更换的部件。”

刘昌平赶紧接过报告来仔细看了下,“没有问题。”之后他边上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随后何景和秦岭也在上面写上的自己的名字。这表明三人对这上面的所有数据和结论负责。

刘昌平将报告收好,对着两人道:“报告我等下就交上去,你们今天就回去休息吧,估计这两天应该没有多少事情要做了,技术攻坚组那边研究进展十分不顺利,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开始进行更换部件了,我看够呛。”

何景并没有多少消息来源,自然也不知道那边进展这么样,突然听到他这么说还有些惊讶,“十分不顺利吗?”

刘昌平面上满是愁绪,“是啊,说得简单,只是换个材料,可实际上哪有那么简单啊,材料特性完全不一样,附近的机构都需要改,而且还要添加低温冷冻装置,耐压性能也需要重新设计,粒子束流能量过高的话,现在有很多部件都可能承受不住,要说我,这个时候更新技术就是自找麻烦。”

他似乎对眼前的局势并不是很看好的样子。

何景默了默,这的确是问题很多。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毕竟他现在对他们进展到哪里也不是很了解。

几个人也没有多说,刘昌平去提交报告去了,何景两人则是回了宿舍,身上很脏,两人轮流洗了澡,之后便无所事事的躺在了床上休息。当然躺床上无所事事的是何景,至于秦岭,只是在看书,虽然这本书他已经看过不少次了。

“哎,秦工,你说我们是不是回去算了。”何景想了一会,突然抬起头看向秦岭。

秦岭闻言看向何景,“你打算回去了。”

何景无奈地道:“本以为过来是搞研究的,结果过来只是做工程检修,虽然也学到了些东西,但我还是想多研究些新的东西。”最重要的是他觉得那位□□工应该是已经将他们给忘记了。

秦岭淡淡地看了何景一眼,“去找□□工。”

秦岭居然发表自己的意见了,何景一时间还有些惊讶,不过这是不想走。

“你觉得能有用?”那位可不像是好说服的。

秦岭却很坚持,“试试。”

“行吧,你说试试就试试。”

□□工当然不是那么好早了,那可是个大忙人,但只要是有心思,总能找到机会的。两人问了些人,总算是找到了□□工的办公室,只不过他们过去的时候人并不在办公室,两人也没有着急,就在附近等了起来。

一直到快傍晚的时候,人终于回来了。看着从不远处走过来的人,何景两人赶紧迎了过去。

“□□工,您好!”何景上前打招呼,脸上带着笑意。

“你是?”□□工打量了下眼前的两个人,他的确已经将何景他们忘记了。

“我们是q大那边的研究员,一个多月前过来帮忙研究超导材料的两个人。”

一提到q大和超导材料,□□工总算是想起来了,点点头,面上倒不像第一次见面时那样不好看,这倒是让何景惊讶了下,他还以为这位又会冷脸呢。

“找我有事?”他一副很平淡的样子,就像何景他们只是很普通的研究员而已。他这样当然是有原因的,开始这位的确是对何景他们有些迁怒,所以将人交给了刘昌平。后来他也问过刘昌平,知道这两人工作很认真,手上技术也十分不错,一直没有抱怨过什么,也就打消了怨气。不过他实在太忙,又知道他们做得不错,就没有再管了。

能好好交谈何景也高兴,见周围没有人,他也不介意直接在这边说,“是的,我们现在的检修工作已经完成了”

□□工挑眉打断何景,“那你们是打算回q大?”

何景赶紧摆手,“当然不是”

□□工看了看手表,“行吧,跟我来办公室说吧!”

说着他就大跨步往自己办公室去了,何景两人赶紧在后面跟上。

进了办公室,□□工招呼两人坐下,茶水当然是没有的,能坐下就是好事。

“说说看吧,你们之后是怎么打算的?”才坐下,□□工就先开口了。

何景也不卖关子,直接道:“我们对超导材料方面有比较多的研究,所以想申请加入技术攻坚组。”

□□工笑了笑,“你们很有把握,怎么?已经有想法了?”

这怎么可能,何景摇头,“没有,但是我们在冷却系统这一块有经验,说不定就能起到些作用。”

秦岭也难得开口,毕竟这是要争取的时候了,“何景是低温超导材料的主要研发者,最起码他对低温超导材料的特性是最有研究的,我想当初你们邀请我们过来也是出于这个原因不是吗?”

□□工沉默了一会,没有说话。

秦岭继续道:“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你空置我们这么久,但你们到现在也没有多少进展,反而是浪费了我们两个月。”

真的是不说则已,一说就是一鸣惊人啊,何景根本就没有想到秦岭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这真的是十分不给□□工面子了。

□□工突然冷笑一声,“你的意思是我们这么多人都研究不出来的东西,你们两个人就能研究出来吗?那你倒是自大得很啊!”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13 21:28:44~2021-09-14 17:19:2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amandaxing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47615365、玉玉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