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希慕书斋 > 我在大宋斩妖除魔 > 第九十二章 长生不老术
 
  凌岳回到郡侯府自己的房间,拿出了洞蛟龙王的妖丹,神念沉入其中。

  一篇《长生不老术》浮现在脑海中,其中记载着的法门可谓是惊世骇俗,甚至让凌岳觉得这可能是真的。

  看完之后,凌岳深深吸了一口气,又长长地吐出来。

  根据凌岳的经验分析,这《长生不老术》确实是真的,即便是修真者没有成就真仙之位,也能够拥有无尽寿元,甚至天地同寿。

  此法可以说是巧夺天工,但也无比凶险。

  一旦修炼此术,修真者将会遭受九次天雷之劫,一劫更比一劫强。

  只要安然渡过九次雷劫,就能修成长生不老之身,从此逍遥三界五行之外。

  可一旦渡劫失败,就有可能堕入无尽地狱,甚至灰飞烟灭,万劫不复。

  凌岳想了想,做了一个假设。

  如果自己练成了长生不老术,可能就失去了修仙的热情,从此失去梦想成为一只咸鱼,天地能活多久,自己就能活多久。

  但如此一来,无尽的寿元反而成了一个无法突破的牢笼,周而复始,年复一年,日复一日。

  直到哪天自己活腻了,才会给自己一刀。

  由于修成了长生之体,自己的元神早就不入地府,想投胎都难了。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个代价才是最痛苦的。

  可如果因为渡劫失败,挂在雷劫之下灰飞烟灭,后果也是相当惨重的。

  权衡利弊之后,凌岳一下子就觉得这篇《长生不老术》不香了。

  凌岳可不想闲着没事被雷劈死,那样对自己的名声可不好,村里肯定会有人以为凌岳做了啥伤天害理的事情,被老天爷惩罚。

  但是经过凌岳的研究,发现其中有许多种延年益寿的方法,倒是可以试一试。

  凌岳暂时不研究这个,而是盘膝坐在地上,修炼起了《化龙剑诀》。

  数日之后。

  顾紫萱的伤势已经恢复得差不多,感激之下向凌岳道别。

  “多谢凌道友近日来的关照,救命之恩紫萱感激不尽,打扰道友已久,是时候该向道友辞别了。”

  “仙子既然已经无恙,贫道也就放心了。”

  凌岳拿出一叠符箓递过去说道:“这是贫道亲手画制,对付妖魔鬼怪有极佳的效果,用来防身最为合适不过。”

  “谢过道友赠符。”

  顾紫萱接过符箓收好,然后对凌岳深深下拜,感激之情不言而喻。

  “替我向青霞派的众道友问好。”,凌岳笑道。

  “一定,一定。”

  顾紫萱从怀里取出一块玉佩,轻轻一用力,就分为了两半。

  原来这是一对龙凤佩。

  顾紫萱将龙佩递给凌岳说道:“这对玉佩原是我阿爹送给我阿娘的定情信物,紫萱别无他赠,若是道友不介意的话,就请收下这块龙佩留个纪念。”

  说完这句话后,顾紫萱双颊绯红,竟有些娇羞。

  “这是在暗示着什么吗?”

  凌岳察言观色,哪里会看不出顾紫萱的小心思?

  定情信物,这不就是暗示着表白吗?

  相处仅数日,顾紫萱竟然对自己心生情意,这也太随便了吧!

  “这对龙佩雕工不错,如果是留作纪念的话,贫道就收下了。”

  凌岳也不推辞,直接就接过了龙佩。

  管他是不是定情信物,总之顾紫萱在家里住了这么久,吃饭全是凌岳的,还投了那么多珍贵的药材,多少也要收点利息回来。

  这玉佩虽然只有半块,但是纹理精致,一看就是个值钱的东西。

  “精雕细琢,值得收藏。”

  凌岳也不点破顾紫萱的小九九,只当作是象征着友谊的礼物。

  顾紫萱见凌岳收下龙佩,心里更是高兴。

  “道友保重,紫萱告辞了。”

  顾紫萱说完之后,迈着轻快的步伐,离开了凌岳的郡侯府。

  顾紫萱走后不久,一个读书人来到了凌岳的府上。

  此人羽扇纶巾,气宇轩昂。

  甚至还准备了一些薄礼,表示敬意。

  “小生庄瑞海,见过郡侯大人。”

  庄瑞海对凌岳作揖,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不必客气,请坐吧!”

  凌岳请庄瑞海上坐,两人面对面坐下。

  “若是贫道没有猜错的话,道友应该是大儒世家的读书人对吧?”,凌岳猜测道。

  “郡侯所言不错,小生的确是大儒世家子弟。”,庄瑞海回答道。

  凌岳端倪了一下庄瑞海,却是觉得奇怪。

  庄家读书人依仗着大儒世家之名,态度都非常的嚣张和傲慢,与上次前来东临村的庄瑞旭完全就不是一个风格。

  既然对方没有恶意,凌岳也自当以礼相待。

  “不知道友造访蔽府,所谓何事?”

  凌岳不拐弯抹角,直接询问对方来意。

  庄瑞海笑道:“十一月初一,正是我庄家老祖二百岁寿辰,届时还请郡侯大人能够赏脸来我庄家参加寿宴。”

  “原来是庄老祖寿辰,的确应该值得恭喜。”

  凌岳说道:“可是贫道与庄老祖素不相识,贵府之内更无挚友,贫道贸然前往恐怕多有不便。”

  言下之意就是,凌岳已经在婉拒了。

  庄瑞海不慌不忙道:“我庄家毕竟是大儒世家,寿宴之上请得也都是苏州鼎鼎大名的人物,郡侯虽与庄家未曾有过关系,但您的爵位同样都是朝廷赐封,说来,咱们也算是半个同僚。”

  “同僚?”

  凌岳摇了摇头,他可不想和庄家同流合污。

  上次庄瑞旭浩浩荡荡来东临村耀武扬威,被凌岳打了回去。

  今日庄瑞海上门彬彬有礼,对上次的事情自字不提,怎么想都觉得有点不对劲。

  或许只是凌岳多心,但防人之心也不可无。

  庄瑞海又继续道:“不管如何,我庄家都是苏州第一世家,境内的许多修士和读书人都会前往祝贺,郡侯若是不去,恐怕也会让我们都失了朝廷的礼仪,更会招惹非议。”

  “这倒也是。”

  凌岳轻轻点头,感觉庄瑞海说得话也颇有道理。

  每年庄家老祖过寿都会请客吃饭,读书人注重名声和面子,也注重朝廷的面子,所以凌岳这个三品郡侯,他们也是有必要邀请的,这是读书人的礼。

  否则的话,庄家就是瞧不起皇帝的颜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