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希慕书斋 > 败家人鱼小崽崽 > 第138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
 
男子愣了下, 想追。

不过,繁瑟学院巡逻队的人到了,是一行十八人的队伍。

男子说道:“有一个看起来三岁左右的小朋友应是迷了路, 你们把他送回去。”

巡逻队的人应“是”。

他们按照容秋秋逃跑的路线,追了过去。

与容秋秋一同行动的人, 还有旅游团的人。

容秋秋虽然跑了,但是他逃跑的速度并不快, 毕竟他的目标就是进入繁瑟学院。

他在发现正门无法进去后, 他现在就在思考,是否要从围墙的方向进去。

容秋秋身后最开始跟着的一批人是旅游团的人,没过多久,身穿繁瑟学院巡逻队的人也过来了。

容秋秋感觉到动静, 趴在高耸的墙下,朝着他们看了过去。

容秋秋原本就小小一团,出去经常会被认为是还不到三周岁的小宝宝, 现在他站在白墙下,视觉上小朋友看起来更小了。

容秋秋眨巴眨巴大眼睛,看了看旅游团的人,又看了看巡逻队十八位异能战士。

以小家伙的敏锐度,他第一时间发现, 这些巡逻队的人从表面上展现出的实力来看, 并不如刚刚那位男子,也不如伦恩老师。

但是……

容秋秋再一次想到了妈妈说的话。

在帝星, 任何地方都有可能出现一个实力强大的隐藏大佬。

容秋秋眨巴眨巴大眼睛, 向后退了好几步。

他们朝着容秋秋靠近。

容秋秋思考了下,没忍住作死的熊孩子心,他看着他们, 两只拇指放到脸颊上,对他们扮鬼脸。

巡逻队的众战士们愣了下,表情微妙的看着容秋秋。

容秋秋:“略略略。”

巡逻队众战士:“……”

旅游团众人:“……”

人群中有人说道:“之前看这个小朋友,就觉得她应该是个熊孩子,之前她可能是和那个老师发生了不好的事情,但是又明显无可奈何,他现在应该是在发泄。”

众人觉得,这话说得特别有道理。

另一人说道:“但是,小朋友也打不过巡逻队的人啊。”

“虽然打不过,但是小朋友还小,没有真正接触过外面世界的浩大,他就不知道人生的艰难。”

“也是……”

巡逻队众战士感觉,他们被小朋友挑衅了。

倒也不生气,就是觉得小女孩挺有趣。

其中一位战士为了吓一吓小朋友,故意加快了步伐朝着容秋秋靠近。

那一刻,视力好的战士们清晰地看到了容秋秋那一张小鬼脸瞬间变成了惊悚脸,然后他转过身……

众人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容秋秋小朋友原地蹦跶了一下,最开始蹦跶的两下高度很低,但是,第三次时,一下蹦到了高于白墙的高度。

旅游团很多普通人惊呼出声。

他们意识到,容秋秋小朋友似乎并不是普通人。

但是,直到这里为止并不是终点,容秋秋小朋友脚下浮现出冰花,他一个麻溜的弹跳,踩踏着冰花,一!二!三!

跳跃,一步步向上蹦跶,等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容秋秋小朋友已经完美跳跃上了电流层,变成了一个高空扒在玻璃层上,七彩色纱衣飘飘荡荡的小宝宝。

众人震惊了。

人群中有人说道:“哇,那个小朋友绝绝子。”

别说其他人,巡逻队的人也感到震惊。

然后,直到这里还没有完。

视力好的人看得到,视力不好的人立刻拿出望眼镜等设备观察,顺便还拍了一个视频。

镜头中的容秋秋小朋友小小的身体扒在透明玻璃墙上,他的小胖脸紧紧贴在玻璃罩上,小胖脸被压下去了一点,他从玻璃罩内看向里面,看起来非常好奇的模样。

也就是这个时候,巡逻队的人一起行动了。

他们之中有人变身为第二形态,有些人弹跳而起,众人一同抓向容秋秋。

他们成功惊扰到了容秋秋,小朋友一双琥珀色的大眼睛惊悚地看着他们,然后,他一只小胖手握紧成拳,朝着玻璃罩狠狠敲了一下。

玻璃罩没有碎,但是滴滴滴——

警报声围绕整个繁瑟学院响了起来。

繁瑟学院空中玻璃罩,经常有一些飞行鸟兽会撞上玻璃罩,再加上繁瑟学院内部每天都有一群试图逃课的熊孩子,因此普通的攻击很难让警报声响起。

从这点足可见,容秋秋小朋友那一个拳头的力量有多么的强大,导致警报声响个不停。

巡逻队一位异能战士吹了声口哨,说道:“那个小朋友有点厉害。”

“我都怀疑,这个小朋友是不是从学院里跑出去的,现在自己一个小宝宝想要回来了。”

他们虽然这样说,但是认为这种可能性并不大。

大学部的学生能够成功逃出,他们是相信的,但是这么小的一个孩子想要成功逃出繁瑟学院,难度还是比较高的。

另一人说道:“先把这个孩子抓起来,也不知道是谁家喜欢扮鬼脸的熊孩子。”

“还可以带他去测一下天赋。”

他们说着,收缩包围圈,想要将容秋秋小朋友抓起来。

容秋秋再一次朝着同一个地方重重击打了一拳,从容秋秋击打的地方为中心,一层层能量波纹展开,抵挡容秋秋的力量攻击,整个防护罩进入了绝对防御模式。

不仅仅是防护罩自身防护,还携带着能量防御,是用的特定源设计的自主防御模式。

警报声频率越发高。

巡逻队一位战士说道:“一定要将这个小朋友抓进去测一下天赋。”

如果是正常状态的容秋秋,他肯定能够听到巡逻队众人说了些什么。

当他听到他们说,“把他抓进去”这几个字时,他可能就躺平任由他们将他带入繁瑟学院了。

但是,现在的容秋秋额头是细细密密的汗水,他怕巡逻队的人过来将他带去警察局,在发现自己连续两击之下都没能将玻璃罩打出一个洞洞潜入繁瑟学院,他立刻跑了。

他决定换一个方式跑进去。

巡逻队的人见状,立刻追着容秋秋跑去。

容秋秋小朋友精神高度紧张,他发现,这个样子不可以,他必须想办法才行。

忽然,容秋秋想到了自己的声音。

他知道,他在变身成第二形态后,声音的效果会达到最巅峰的状态,但是一旦变身第二形态,他美丽的衣衣都会变得湿哒哒,这样他行动起来就不方便了。

他在玻璃罩上以极快的速度爬行,回头看了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巡逻队的战士们一样,小嘴张开,喊道:“啊啊啊啊!”

带着奇妙的声音波动直入他们的灵魂深处,因为容秋秋的攻击来得突然,他们在猝不及防之下微微被影响了一下。

也就是这么短短的一瞬间,容秋秋抓住机会,小小的身体已经从另一处跳跃下去。

从下向上爬,速度是慢的,从上向下,容秋秋的速度已经快到了极限,这是哪怕速度型的一些异能战士也很难达到的超高速。

众人看到这一幕,不由为小朋友提心吊胆。

巡逻队众战士原本想仅仅追在容秋秋身后,但是担心小朋友因为害怕他们做出过激的行为,直接力量控制不稳翻车,他们现在也不敢逼迫得太厉害。

虽然是这样,他们还是给繁瑟学院内部发出了救援请求。

从实力上,他们觉得他们想要抓住容秋秋是可以,但是……

似乎有点麻烦。

容秋秋小朋友哪怕是在向下爬行时,他也会一直“啊啊啊”地乱叫,每一声稚嫩的尖叫多多少少会影响到巡逻队的战士们。

众战士们还无法简单粗暴地攻击容秋秋,这真的是一场拉锯战。

容秋秋在“啊啊啊”的叫声中,与他们拉开了越来越远的距离。

终于,容秋秋跳跃下了玻璃罩范围,小身板在碎冰上跳跃,麻溜地进入旅游团队中,抱住了一个男子的大腿。

从最开是就将容秋秋一系列骚操作看到眼中的男子忽然被这个牛逼轰轰的玛丽苏小朋友抱住大腿,瞬间有点激动,甚至不敢动了,就怕小朋友会跑走。

容秋秋用警惕的目光看着巡逻队众人。

那些巡逻队的人隔着一段距离看着容秋秋。

现在他们不敢直接追小朋友,就怕这个小朋友一言不合就是跑。

容秋秋眨巴眨巴大眼睛,说道:“qaq你们不要追可可爱爱的小啾啾,啾啾还是个孩子,啾啾什么都没有错。”

巡逻队的战士目光微妙地看着容秋秋。

理论上,现在容秋秋已经后退了,他们现在没必要一直追着容秋秋不放,但是……

他们实在是很想将这个小朋友带入繁瑟学院给他测试一下天赋。

然后……

容秋秋小朋友又一次逃了。

这一次,容秋秋小朋友的速度更快,躲入人群中,又藏在了浮空客车周围,就好像捉迷藏一般,让十八位负责抓容秋秋的战士们一时之间竟找不到小朋友。

他们联系监控处,让监控处的人调监控,试一试,看看能不能将这个藏起来的小朋友找出来。

这一番联系,他们惊呆了。

听说……

不知道什么时候小朋友已经逃回去了。

回到了繁瑟学院的大门处。

当巡逻队的战士们愣了下,他们隐藏住自身气息,朝着繁瑟学院的大门处看去,悄悄观察着小朋友。

容秋秋小朋友似乎还是对自己的肥胖程度没有丝毫bb数,他双手握着铁栏,小胖脸再一次试图从中挤进去。

然后,理所当然地失败了。

容秋秋:“……”

巡逻队众人:“……”

就和之前一样,巡逻队众人认为 ,容秋秋小朋友应该放弃了,但是……

这个小朋友他没有放弃,他不死心地再一次将自己的小胖脸朝着铁栏内伸过去,伸了个寂寞。

小朋友好生气,小表情横眉竖目。

他生气地抓了抓玛丽苏七彩色头发,然后,假发被他生气地抓掉了,甩在了地上,展露出了一头在阳光下看起来带一点蓝的短发。

小朋友小表情有瞬间的僵硬,他吸了吸鼻子,两边嘴角向下,哒哒哒走过去,将甩在地上的假发捡了起来。

容秋秋笨手笨脚地试着将假发重新戴在头发上,不过这很有难度。

他现在手上并没有个人光脑,也没有镜子,很难自己戴好假发。

容秋秋再一次生气地跺跺脚,眼泪啪嗒啪嗒向下掉,看起来可怜弱小无助极了。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无论是巡逻队众人,又或者是好不容易得知容秋秋所在地重新朝着大门处赶过去的旅游团众人都无法相信,这个正在委委屈屈地哭泣的小朋友就是刚才那个凶残极了的小孩子。

容秋秋小朋友目光四处转了一圈,将主要打到了隔着一段距离悄悄打量他的人身上。

小朋友动作迅速地冲过去,把假发递给其中一位打扮精致美丽的女子,要求道:“姨姨,啾啾qaq,啾啾的假发掉辣qaq。”他说得可怜极了。

女子从容秋秋手上接过玛丽苏假发,给容秋秋戴上。

容秋秋乖乖巧巧道了一声谢谢,之后头也不回,身上的七彩衣飘飘荡荡,又重新冲向了繁瑟学院大门的方向。

小家伙上上下下看着繁瑟学院的大门,似乎在思考,他还有什么有效的办法闯进去的样子。

就在巡逻队众人彼此对视一眼,想要闯进去时,又一辆浮空车忽然停在了繁瑟学院大门处。

一位身穿军装的男子从浮空车走下,走向繁瑟学院的大门。

容秋秋立刻注意到了这位身穿军装的男子。

他眨巴眨巴大眼睛,琥珀色大眼骨碌碌转了两圈,与男子目光相对。

男子看向容秋秋。

男子的听力极好,瞬间就捕捉到旅游团中一些人的窃窃私语。

人群中有人说道:“你们说,那个小朋友会怎么做?”

“我觉得,那个小朋友会像对之前那位老师时一样,再一次说出自己帝国第一小娇花的身份,帝国第一美声的身份,然后要求对方带自己进入繁瑟学院。”

军装男子:“……”

他眉心重重跳了跳,看向容秋秋。

一大一小目光相对,容秋秋哒哒哒走到了男子面前,大概一步距离的地方停下。

男子没有后退,一直站在原地看着容秋秋。

容秋秋小小的身体摇摇晃晃,忽然柔柔弱弱颤颤悠悠地倒下了。

旅游团中又有人说道:“哎呀,这个小朋友没有炫耀自己的美貌,她碰瓷倒下了。”

容秋秋说道:“哎呀,叔叔,啾啾生病辣。”他眨巴眨巴大眼睛,用殷切的目光盯着军装男子。

男子眼睫微垂,微微蹲下身,打算将小朋友抱起来。

容秋秋在男子将自己抱起来之前,说道:“qaq叔叔,啾啾病辣,啾啾现在要去学院里面的医疗室,叔叔快快带啾啾去,如果啾啾不去的话,啾啾就会病倒,啾啾要晕倒辣!”

男子:“……”

军装男子有瞬间的无语,不过他还是将容秋秋小朋友给扶正了。

下一刻,容秋秋小朋友又歪歪扭扭柔柔弱弱地倒下了。

连续两次后,男子直接将容秋秋抱了起来,他打算将容秋秋送去给巡逻队,让他们把容秋秋送回去。

送回警察局,又或者送回家都可以。

但是,还不等男子联系巡逻队的人,他忽然收到了私信。

他单手抱着容秋秋,打开私信,看到了这样两条信息。

——抱紧那个小朋友,不要让他乱逃,这个小朋友跑起来很厉害。

军装男子有些意外,他目光好奇地上下打量小小的容秋秋。

容秋秋有求于军装男子,小胖脸贴贴对方的脸颊,手指指了指繁瑟学院大门,说道:“叔叔,快带啾啾去医务室,啾啾病病,要看病病。”

第二条私信是,将小朋友带去天赋检测室,这个孩子或许能够破格进入繁瑟学院。

军装男子简单回复了一个“。”号,他为了防止小朋友找到机会逃跑,特意双手抱着小朋友,带着他走向繁瑟学院的大门。

一道光芒进行扫射,在确认军装男子的身份后,在片刻的停顿后打开。

容秋秋眨巴眨巴大眼睛,两只手紧紧握住男子的衣领,特别紧张。

他觉得,他距离繁瑟学院,距离一直追寻的老公,还有自己的好多好多的小伙伴近在咫尺。

容秋秋小朋友超激动。

军装男子见容秋秋的表情生动可爱,抿了抿唇,抱着小朋友大踏步,进入了里面。

当一大一小进入的那一瞬间,铁门关上了。

就和进来难时一样 ,除非每个月一次的开放日,容秋秋再想要出去,那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男子抱着容秋秋,打算带着孩子直接去天赋测试室。

被关的门外,旅游团众人感叹。

其中有人说道:“那个小朋友,真的好厉害。”

“说起来,我觉得他非常眼熟。”

“……好像是,我家孩子最喜欢的小孩,我家孩子一直叫她小公主。”

“……说起来,那个孩子,就是那一位?”

-

繁瑟学院内。

男子带着容秋秋一起移动。

容秋秋小宝宝目光好奇地四处打量,最前方有一道拱门。

男子带着容秋秋一同进入了拱门,之后又带个容秋秋一起乘坐学院内部的交通车,是一辆只能在地面上行驶的无窗车。

容秋秋被男子放到了旁边的副驾驶座上,系上安全带。

容秋秋询问:“叔叔呀,这里是哪里,怎么走呀?”

男子看了容秋秋一眼,简单解释。

繁瑟学院占地庞大,分好几个区域。

幼等部、小学部、初等部、高等部、大学部。

容秋秋有听没有懂,不过,第一个他还是知道的,如果他能进入繁瑟学院,那么他应该是幼等部的小宝宝。

他思考了下,觉得菲儿和其他小伙伴都在幼等部。

他一定要去幼等部找到负心汉菲儿。

想到这里,容秋秋悲从中来,眼泪啪嗒啪嗒向下掉。

男子愣了下,目光疑惑地看向容秋秋,询问:“怎么哭了?”他说着,给容秋秋擦拭眼泪。

容秋秋说道:“qaq啾啾,啾啾结婚辣。”

男子:“……”

按照帝国法律,男性22岁,女性20岁,这才是法定可婚年龄。

容秋秋抽抽搭搭,继续说道:“脑公,脑公qaq,丢下啾啾,自己一个脑公进入繁瑟学院辣呜呜呜呜。”他哭得特别悲伤。

男子愣了下,心里想,繁瑟学院并不是随随便便任何一个孩子都能进来的地方。

容秋秋继续诉苦,告老公状,他说:“啾啾睡睡,起床,脑公不见鸟,qaq啾啾知道,脑公肯定来繁瑟学院鸟,啾啾一定要把脑公抓起来呜呜呜qaq!”他哭得伤心极了。

男子眼皮跳了跳,一觉醒来,老公没了。

他现在更加怀疑,容秋秋小朋友想要找的人绝对不在繁瑟学院。

容秋秋两边嘴角向下,下巴上一堆小窝窝,他生气地继续说道:“啾啾辣么美腻又乖乖,脑公竟然舍得抛啾啾弃宝宝,qaq找别哒小妖精哼!”他越想越生气,重重“哼”了好几声。

男子顿了下,不发表任何意见。

在两人说话时,无窗车停下,接下来就是禁车带,他们只能徒步而行。

容秋秋对男子伸手要抱抱,说道:“啾啾柔弱,啾啾走不了路辣qaq。”

男子顿了下,不过还是将容秋秋抱了起来。

容秋秋小脑袋贴贴男子的胸口,询问:“叔叔啊,幼等部怎么走呀?”

男子简单给容秋秋指路。

幼等部在学院的最北部,而男子则是带着容秋秋去往大学部的中心区域。

容秋秋立刻意识到,两人的目的地不对。

容秋秋在男子怀中挣扎了一下,从他的身上爬了下来。

男子低头,看向容秋秋。

容秋秋擦了擦眼泪,两只小手提起衣服裙摆,给男子行了一个礼貌的礼节,说道:“qaq叔叔啊,谢谢叔叔带啾啾进入繁瑟学院。”

男子说道:“我现在带你去……”

容秋秋:“叔叔债见,啾啾去找脑公去辣。”

还不等男子将话说完,不久前还说自己柔弱的容秋秋小朋友在原地蹦跶了两下,然后,朝着幼等部的方向冲了过去。

男子:“……”

容秋秋小朋友速度极快,转瞬间就消失在了男子的眼前。

男子原本想追,不过,想到他还有事情要忙,将容秋秋的事情发出信息,就走了。

瞬间,关于容秋秋的事情就在繁瑟学院中传开了。

听说,有一个小朋友从外面进入繁瑟学院,走丢了,如果有学生看到这个走丢了的小宝宝,请将这个宝宝带去天赋检测区。

容秋秋逃入繁瑟学院后,他看到了一些人。

绝大多数都身穿繁瑟学院学生制服,只有少数一些学生身穿便服。

容秋秋原本想冲过去,询问他们,他要怎么做才能找到菲儿老公?不过,还不等他冲过去,他就听到了那些人的交谈。

他们说,他们想要找到一个拥有一头七彩色玛丽苏波浪长卷发,身穿七彩色纱裙的小朋友。

容秋秋:“……”

容秋秋眨巴眨巴大眼睛,他感觉,他们要抓的小朋友就是自己。

作为熊孩子的特性之一。

容秋秋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抓自己,但是,在听说有人想要抓自己后,他第一反应就是不能被他们抓到,他要逃。

哦,容秋秋还想,他一定要想办法将衣服脱掉。

容秋秋没再想着问路,他加快脚步朝着可能是幼等部的方向跑过去,时刻警惕,一直将自己藏在角落中。

容秋秋用了自己一生的机智在躲避路线上,牛逼地没有被任何人察觉到。

容秋秋小朋友还发现,今天的繁瑟学院很热闹。

再朝着里面走去,似乎是什么典礼,明明是学院,但是还能看到一些身穿繁瑟学院制服的学生在摆摊。

容秋秋觉得有点新奇,不过,他知道现在的自己在被通缉中,他觉得他没办法出现在任何人面前。

忽地,容秋秋看到了一个看起来就比他稍微大了那么一点点的小男孩,看起来三、四岁左右。

那个小男孩有着和菲儿一样的浅金色头发,蓝色双瞳,不过,容秋秋觉得,那个小男孩没有菲儿好看。

容秋秋眨巴眨巴大眼睛,思考了下,他可不可以和小男孩换一身装备?

这样的话,他就不会被抓起来了吧?

容秋秋躲在角落,拿着一个小石子朝着小男孩丢了过去。

小男孩并不是自己一个小宝宝,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个比他稍微大一些的孩子,那两个孩子看起来七八岁的模样。

容秋秋有点紧张,他想到了容可柔对他说得话,她对他说,繁瑟学院的小朋友都非常厉害,都和那个传说中手撕星兽的大佬宝宝一样的厉害。

容秋秋看着那个比自己稍微大一点的小朋友,很担心他很厉害。

虽然还怕,但是特别会作死的容秋秋小朋友还是朝着那个小孩子丢了好几颗石子。

被连续打中好几次的小男孩有点生气,他回头四处扫了眼,一眼就看到了特意冒头给他看的容秋秋小朋友。

容秋秋对他眨巴眨巴大眼睛。

然后……

那个小男孩说道:“那个被学院通缉的七彩玛丽苏小孩就在这里。”

容秋秋:“……”

容秋秋:“…………”

容秋秋小宝宝大惊失色,立刻就跑了,哒哒哒哒,动作迅速地跑没影了。

呜呜呜qaq!

容秋秋好生气,他记住了,那个坏宝宝不讲武德呜呜呜呜qaq!

脑公,脑公,你在哪里鸭?

你的脑婆被欺负辣呜呜呜qaq,脑公!

容秋秋躲在楼与楼不显眼的缝隙里,眼泪啪嗒啪嗒向下掉,整个小宝宝都有点不大好了。

容秋秋确认,没有追兵了,他又悄悄在这一片区域转了好几圈。

他希望,能够在这片区域找到菲儿,但是,他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菲儿和其他的小伙伴。

也是在这个过程中,容秋秋才知道,今天是繁瑟学院两个月一次的典礼。

在帝国,其他学院拥有寒暑假,而繁瑟学院没有。

繁瑟学院一年最长的假期只有七天,是一年一次的初始日,这个时候孩子们可以离开繁瑟学院。

虽然没有寒暑假,平时繁瑟学院的课程也不算特别紧,双休日必修,两个月一次,学生会会举办典礼,有各式各样的活动,各式各样的比赛。

容秋秋最开始还特别伤心,但是看着看着,他就……

想吃摊位上卖的冰激凌。

想吃放到冷藏设备中的冰糖葫芦,他一次都没有吃过冰糖葫芦,听说是古老的零食做成的,价格非常贵。

除此之外,还有好多好多的美食。

容秋秋小宝宝馋了。

然后……

容秋秋小宝宝又看到了那个小朋友。

那个之前不讲武德,他想和那个小朋友以单挑的方式打一架,输了的小朋友要听对方的一个条件,但是……

哼qaq!

那个浅金发小男孩实在是太过分了,竟然直接让人抓他。

容秋秋决定,他也不讲武德了。

他要想办法偷袭那个小男孩,他要和小男孩换衣服,换假发,然后以小男孩的身份走在学院里,这样……

嘻嘻嘻。

大家会误认为小男孩是他,然后将小男孩抓起来,而他可以假扮成小男孩,光明正大的问问大哥哥大姐姐,他的脑公在哪里呀?

容秋秋法外狂徒的想法超级危险。

终于,容秋秋小朋友找到了机会。

浅金发的小男孩带着两个一路跟随在他身后的大孩子一起,进入了一栋教学楼。

看样子,他们是要进入洗手间。

容秋秋悄无声息躲起来,一路跟随。

也是今天热闹,大家并没有关注一个四处乱跑的小宝宝。

在小男孩进入教学楼二楼的楼梯时,容秋秋直接扑向小男孩,将他抱住了。

在小男孩身后的两个孩子用警惕的目光看着容秋秋。

容秋秋想到容可柔对他说过的话,繁瑟学院的小朋友都超厉害的警告,然后,他下意识地做出了对自己最有利的做法。

他一把扛起小男孩,哒哒哒,跑走了。

那两个比容秋秋稍微大一点的小朋友想要追上容秋秋。

被容秋秋抱着的小朋友很生气,他说道:“小孩,我劝你放开我,不要想着以这样的方式吸引我的注意力!”

容秋秋说道:“啾啾劝你不要不识抬举,不然啾啾就把你的衣服扒下来,让你成为超超超不检点的小朋友!”对于这一招,他其实并不是很了解,不过不妨碍他瞎说说。

小男孩试着挣脱容秋秋,然后他发现,他和容秋秋的力量有着绝对的差距。

他想要反抗容秋秋,但是又担心容秋秋真的扒下他的衣服,只能任由玛丽苏小朋友一路扛着他狂奔。

很快,容秋秋带着小男孩进入了一间教室。

教室里空空荡荡,想来所有学生都去参加典礼去了。

容秋秋握着浅金发小男孩的手腕,说道:“啾啾要挑战你。”

小男孩眯起眼睛,说道:“你是想用这种方式吸引我的注意吗?”

容秋秋想,小男孩又不是他的老公,他吸引他的注意力有什么用?

容秋秋骄傲地“哼”了一声,说道:“我们比赛,如果我赢了,你要把你的衣服脱下来给我,然后你乖乖假扮成我。”

小男孩道:“你不会以为你自己只是力气稍微大一点点,就可以赢我吧?”他用看智障的目光看向容秋秋。

容秋秋小下巴抬高,说道:“那你同意啾啾的要求吗?”

小男孩顿了下,说道:“如果我赢了呢?”

容秋秋眨巴眨巴大眼睛,他似乎在很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

在片刻的沉默后,他双手拖住自己漂漂亮亮的脸蛋,说道:“那,那,那啾啾就让你康康啾啾最美腻的第二形态。”

小男孩道:“不要。”他对面前小孩的第二形态一点都不感兴趣。

容秋秋生气,他跺跺脚道:“你是怕了吗?”

小男孩道:“激将法对我没有用。”

容秋秋道:“你是要溜了吗?”

小男孩:“都说了,激将法对我没有用。”

容秋秋:“你怕辣你怕辣。”

小男孩眉心重重一跳。

容秋秋:“你要溜辣你要溜辣。”

小男孩:“……”

小男孩深吸一口气,说道:“好,我接受你的挑战。”

容秋秋眨巴眨巴大眼睛,高兴极了,只要他赢了,小男孩就要假装成他,被其他大哥哥大姐姐抓起来啦!

小男孩说道:“不过,规则要改一改。”

容秋秋嘟嘴,有点不大高兴。

小男孩继续说道:“我看你的第二形态没什么用,如果我赢了,你就……”

容秋秋紧张。

小男孩:“你就给我当小跟班,以后我说什么,你就要听什么。”

容秋秋眨巴眨巴大眼睛,感觉这个要求似乎有点苛刻,但是,为了能够躲避外面的天罗地网,他一脸沉重地思考了下,还是点点头,同意了。

两个小朋友站立于教室两端,开始战斗。

小男孩第一时间变身成了第二形态,变成了一头白色的小老虎。

容秋秋觉得,小男孩的第二形态和王胖虎的第二形态有点像,不过,他的体积明显是王胖虎的数倍大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