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希慕书斋 > 幻灭之峡 > 第十七章 终至乱石镇
 
  这又是什么情况?

  乱石镇好歹是一个小镇,但地图上没有道路信息不说,连近期的新闻都没有几条……

  足足花了半个时辰的功夫,何太平才在一条不起眼的新闻中找到了一条关键信息!

  这条新闻中透露出的大致消息为:铜市松桃县木树乡某男子有梦游的症状,当他某天一觉醒来时却发现自己竟然来到了木树乡旁的乱石镇,并在镇中发现了数名死状凄惨的男性...

  从这条信息来看,乱石镇应该离木树乡不远,不然那个梦游的男人也不会在梦游期间来到乱石镇。

  至于新闻中的那些死尸...何太平并没有放在心上。

  大夏和前世的华夏一样,都是依法治国的文明国度,杀人什么的基本很少发生。

  即便是真的出了这样恶劣的事件,当地的治安部也会在第一时间将杀人凶手绳之以法。

  总而言之,大夏子民的安全还是很有保障的!

  从新闻中了解到这个关键信息的何太平,瞬间连晚饭都顾不上吃了,直接在手机上打了个滴车连夜赶往木树乡。

  当他来到木树乡时,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整了,外边的天色也早已一片漆黑。

  木树乡的占地面积并不比普通的小镇小多少,但诡异的是,现在仅仅是晚上八点钟,诺大的木树乡中就安静的落针可闻。

  身处木树乡中的街道上,一种说不出的阴森感让何太平下意识的摸了摸身上的短袖。

  顺着路灯映射出的淡黄色灯光,何太平扫了眼四周。

  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更诡异的是,这条装饰颇为繁华的街道上那么多家店铺,此刻竟然连一家开灯营业的都没有!

  鬼城?

  作为二十一世纪的青年,何太平自然不会迷信。

  而且他也知道,深蓝世界虽然有着种种神异的种族和神奇的英雄职业,但并没有鬼怪这么一说。

  一念至此,何太平悬起来的心瞬间落下。

  既然没有鬼怪,那说明木树乡的人们应该只是睡得早?

  “嗨,我这胆子啥时候变得这么小了?”

  自嘲了几句后,何太平拖着行李箱开始寻找路牌。

  既然自己要寻找乱石镇,但却又找不到人问路,那自然只有通过路牌上的指引来继续寻找了。

  六月的深蓝正值夏季,但何太平却完全无法在这里感受到一丝夏天该有的炎热。

  可能也正是这个原因,所以这里的人才不在晚上出没吧?

  一路走走停停,何太平终于看到了一块被尘土几乎掩盖住了的路牌。

  将箱子垫在地上,随后用手将路牌上的灰尘擦拭干净后,何太平才看清了这块路牌上的道路指引。

  从路牌上的信息来看,他目前正处于木树乡的宁远街道上,只要他顺着现在的方向一路往西走十来公里,应该就能够找到乱石镇了!

  来回坐车折腾了这么一天的何太平,此刻却完全没有一丝睡意。

  找了这么久,目的地终于找到了,孙羡月的容颜也再次浮现于心头。

  “羡月...我来了!”

  满怀着激动地心情,何太平连手中行李箱的重量都感受不到了,此刻的他只想快点见到那个让他魂牵梦萦的女孩儿。

  “哗啦啦...”

  拖着沉重的行李箱,何太平打开手机自带的手电筒功能,心情愉悦的连夜赶路。

  十余公里的路程,他仅仅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就走完了。

  “是这里吗?”

  望着眼前这座古老的小镇,何太平的心开始剧烈跳动起来。

  直觉告诉他,这里应该就是孙羡月所在的乱石镇了!

  和刚刚的木树乡一样,夜晚的乱石镇上也是异常安静。

  但不同的是,这座被铜市人视为禁忌的小镇中却有着久违的灯光!

  顺着灯光射来的方向,何太平一路走到了这家名为午夜客栈的破旧宾馆门口。

  然而,这家楼上看起来灯火通明的午夜客栈,此时却大门紧闭,任凭何太平如何敲门,都没有任何人来给他开门,仿佛这里面并没有人存在一般。

  “奇了怪了...这家宾馆的灯也开着,但是门却关着...敲门也没人开...”

  心中好奇的何太平不由起了别的心思。

  幸运的是,这家宾馆旁正好有一根路灯挺立,有着24点力量属性的何太平,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爬上了这根路灯。

  “嗯...这样应该就能看清楚里面到底有没有人了!”

  对自己力量十分满意的何太平当即向这家楼上开着灯的午夜客栈看去。

  这些开了灯的房间看起来颇为老气,一看就是有些年头没有装修过了。

  午夜客栈大多数的房间都拉着窗帘,何太平的目光迅速锁定了其中唯一一个没有拉窗帘的房间。

  但这一眼看去,何太平直接被吓得一哆嗦,连抓着路灯的手都有点软了下去。

  这个房间内的物品东倒西歪,似乎刚刚发生过凶杀案一般吗,到处都是殷红的血液。

  细细观察了一番后,何太平终于找到了这些血液流出的地方。

  那是...床底!?

  不知是不是错觉,一阵十分轻微的啃食声划过他的耳畔。

  三分钟后,一只沾满鲜血的手掌突然从床底伸出,紧接着一个身无寸缕、黑发齐腰的人形生物从床底钻出。

  !!!

  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被这恐怖一幕吓到的何太平,此刻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死死地看着这个正在舔舐自己身上血迹的人形生物。

  直到这个人形生物一把掀开覆盖住它上半身的黑发,何太平才大致看清了它的模样。

  从身材上来看...这好像是个...女人?

  她身上的是血吗?

  她为什么不穿衣服?

  她是这里住宿的客人吗?

  她为什么会从床底下钻出来?

  ......

  一连串的疑问让何太平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那个一直低垂着眼眸的女人?抬头,何太平才真正看清楚了她的样貌。

  这个女人年纪不大,约莫只有二十出头的样子。

  她的容貌极美,但是脸色却有些病态的苍白,她的双目猩红无比,完全不像人类该有的眼睛。

  似乎是察觉到了有人在看自己,这个诡异的女人透过窗户,一眼就看到了抱在路灯上静静看着自己的何太平。

  “吼!”

  如同野兽般的嘶吼声从女人口中传出,何太平顿感大事不妙。

  被这个女人的目光盯着,何太平竟然产生了一种被史前猛兽盯着的危机感。

  此刻的他也顾不上继续观察这家午夜客栈和这个女人了,直接一跃跳下路灯,拎着行李箱就准备跑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