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希慕书斋 > 后退无路 > 151.小张村
 
  中原省楚河市望江县。
陈斌一早起来,飞机火车长途车没停的赶,才在天黑前赶到县城。
毕竟是中原,就算是冬天,虽然冷,绝不像冰城那样冰天雪地,出气成冰。
陈斌看着天色已晚,只好找地方先住下,明天再做打算。
跑了一天,这肚子还真有点饿了,陈斌没顾上找旅馆放行李,看到街上有一个面馆,就进去先填饱肚子,然后再解决住的地方。
中原以面食为主,这倒对陈斌的口味,他点了一份羊肉烩面,大份的,还特意加了一份羊肉。
店老板笑呵呵的跟他说:“小伙子啊,看来你是饿坏了吧?我这里大碗的份量本来就很足,你这再加一份肉,估计你不一定能吃的了。这样吧,你听我的,要一碗中份,再加一份羊肉。这样正好用大碗装,就这你还得使劲儿吃才能吃的完。”
现在已经过了饭点,饭点里没几个人吃饭,店老板才有功夫跟他说笑。
陈斌:“好吧,听您的,就中份吧,免得吃不了浪费。”
门口大铁锅里炖着一锅羊肉,羊肉汤都是从这翻滚的铁锅里盛出来煮面,羊肉也是捞出来现切,看着就让人流口水。
店老板给他把热气腾腾烩面端上来,问他:“你是从外地来的?第一次到望江吧?”
陈斌:“是的,不过我以前在中原当兵,不是咱们这个市,靠北部。”
店老板:“哦,那中原也算你第二故乡了啊,对咱中原的乡土文化一定也了解不少。”
陈斌:“是啊,我前前后后在中原待了六七年,中途离开过两年,退伍前还是回到了中原,从中原回的故乡。”
店老板:“你还是给咱中原有缘分,这次来是看战友还是走亲戚?”
或许是现在没客人进来,店老板有空跟他聊,不过这个店老板真够健谈的。
陈斌看他这么喜欢聊,不如问问他小张村的情况,离这还多远,通不通车。
陈斌:“我这次来是帮一个老首长寻亲的,您知道大沿乡小张村离这有多远?通车吗?”
店老板:“这样啊,还真巧了,我就是大沿乡的啊,我是李村,离小张村不远,不知道你找的这家我认识不认识。不过呢,去乡村的路很不好走,也没有通公交,得租车过去。远倒是不远,差不多二十多里,就是路太差,都是土路,还坑洼不平。”
陈斌许是真的饿了,边听店老板介绍边拿起筷子,也不怕烫嘴,喝了几口热汤,吃了几口羊肉,满口香甜。
几口面下肚,这才打住心慌,喘口气跟店老板说:“早年出去当兵的有个叫张德凯的您认识吗?”
张德凯这个名字他听说过,只知道是战斗英雄,其他不太清楚。
陈斌:“我就是帮他寻找亲人,他常年在外工作,跟家人失去了联系,我出差路过这里,到他家长看看,看是否能帮到他。”
店老板想了一下说:“我有一个姑姑嫁到小张村,你可以到了后打听我表哥,他在村子里做书记,你可以让他帮助你打听打听。”
陈斌:“那敢情好,那就这么办,我明天直奔村委会,这样事情就好办多了。”
说着话,陈斌已经吃完了一大碗烩面,结了帐,跟店老板要了小张村书记的联系方式,告辞出来,去找地方住下。
第二天一早,陈斌在街边吃了一点早餐,叫了一辆出租车,奔小张村。
果然道路就像店老板说的那样,土路不说,还都是车辙,不是一般的难走,十多公里的路,颠簸了两个多小时才到。
好在是艳阳高照,如果是雨雪天气,就更加不好走。
村委会在街中间,他没费啥力就见到了店老板说的他表哥,小张村张书记。
村子不小,以姓张为主,张老爷子嘴里说的这个等她的女人家是外姓。
陈斌跟张书记说了来意,询问张老爷子说的这个阿姨现在是否还是一个人。
张书记:“轮起来,我们小张村都是一个祖宗,张德凯是我远房堂叔,只是他回来的少,已经失去了联系,估计他都不认识我。但我们对他印象很深,他是我们张家的骄傲,也是我们村子里走出去的一个大官,小时候大人们嘴里常常念叨的一个神一样的人物。我们也知道他和您说的这个阿姨之间的一些事,不过这么多年过去,阿姨一直一个人独居,慢慢大家都淡忘了,也就没人提起。”
陈斌:“这么说阿姨现在还是一个人?”
张书记:“是的,前段时间她外甥过来接她,说是让她去他家陪他妈妈一起生活
两个老人也有个伴,她死活不去,说一个人挺好,去别人家不习惯,唉,一个挺古怪的老人。”
陈斌:“我也不绕弯子,我直说吧,现在张老爷子老伴没了,也是一个人生活,挺孤单的,我就想,既然两个老人都是单身,又都要一个人陪伴,如果可能,让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岂不是两全其美的好事?”
张书记:“这事儿如果成了当然是好事,不过这个阿姨独居这么多年,性格有点怪,不知道我们能不能说通。前些日子她外甥天天来劝他都被她拒绝,不知道今天咱们说这个事是个啥结果。”
陈斌:“啥结果也得试了才知道,实在不行我们也不强求,随老人的心愿吧。”
张书记:“那好,你跟我去一趟,我们直接说比较好。”
陈斌点头,跟着张书记一起去阿姨家。
阿姨家比较偏,住在村子东头的一个独门小院里。
院子不大,收拾的挺干净,两间有些北房,一扇木门开着,有几只鸡在院子里溜达找食吃。
张书记在院子里喊:“王姨,在家吗?”
阿姨姓王,在小张村是独门独户。
房里传出一个声音:“在家,谁呀?”
说着从房里走出一个瘦俏的女人,梳着一头中原农村流行的盘着的头发,穿一身洗的有点发白的蓝色外套,出来打量造访的他们。
张书记说:“是我,有一个东北来的小兄弟给您捎信来了,说是有人委托他来看看您。”
陈斌在县城时买了两盒点心,一直在手上提着,看到王姨赶紧递上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